|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882章 魔僧百忍
  c_t;倏忽之间,一道矮小的人影悄无声息来到血布衣身后。( )

  只见此人轻轻一掌拍出,便打在了血布衣的后心,注入一股魔气,转眼就化解了“海‘潮’七重天”的指力,将血布衣从危境之中拉了回来,总算没有元气大伤。

  卫圣州冷眼一瞧,见来人是个四尺来高的老和尚,不由一怔。

  此时,身在一旁的方笑武忽觉周围的空气微微动了一下,像是解封了似的,急忙倒飞出去,落在了远处。

  而事实上,他之前在没办法动的情况下,已经暗中发动“金丹”,且有了可以动的迹象,只是他不敢动,因为他怕自己动的话,就会引起卫圣州对他的注意。

  要知道卫圣州出现之后,就控制了整个客栈的局面。

  别说是他,就算合一境前期的修士,恐怕也没几个人能挣脱身上那种束缚之感,他要是真的挣脱了,卫圣州一旦打倒了血布衣,接下来要找的人就是他。

  “这矮小的老和尚是什么人?竟然会有这等神通。”方笑武暗暗想道。

  “你是谁?”卫圣州问道。

  “阿弥陀佛,老衲山野之辈,没有名字。”

  “哼,你是哪一派的?”

  “老衲无‘门’无派。”

  “撒谎!你分明就是魔教中人,说,你到底是谁?”

  卫圣州虽然认识血布衣,但他却不认识老和尚,想了好几个人的名字,都觉得是,但又不太像。( )

  老和尚笑了笑,说道:“施主既然知道老衲出身魔教,又何必问那么多?请吧。”

  “你要本座走?”

  “是的。”

  “本座若不走呢?”

  “你若不走,老衲就与这位施主一起走。”

  “慢着!”

  卫圣州本来想动手,但他觉得老和尚实力太高,倘若真的动手,他未必能是老和尚的对手,面‘色’‘阴’冷地道:“本座早晚会查出你是谁,不过本座这次到京城来,就是想见一见魔化元,既然你的本事那么大,你就代本座转告魔化元一声,如果你们魔教还要继续搞一些小动作,譬如袭击圣‘女’,到时候别怪我们圣宫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老和尚尚未开口,却听血布衣冷笑道:“卫圣州,你也回去告诉你们的宫主,就说嫁祸于人之事,我魔教不屑为之。”

  卫圣州当然知道血布衣说的“嫁祸于人”是指什么,冷笑道:“此事乃别人所为,本座……”

  血布衣道:“无论是谁干的,这件事与你圣宫都脱不了关系。”

  这话把卫圣州说得哑口无言,因为血布衣说的那件事确实出自他们圣宫之手。

  稍微沉默了一下之后,卫圣州深深地看了一眼老和尚,身形一晃,登时消失无踪,不知去向。

  而卫圣州刚走,那老和尚也转身走了。

  只是他没有离开客栈,而是沿着一条道路往里走,好像就住在客栈里似的。

  “大师,请等一等。”血布衣追了上去。

  “阿弥陀佛,施主,老衲与你素不相识,请回吧。”老和尚脚下不停,越走越远。

  方笑武目送两人一前一后远去,不由心想:“看这光景,这老和尚就住在此地,他到底是什么人?”

  转身走了几步,突然全身一震,面‘露’恍然大悟之‘色’,叫道:“原来是他!”

  ……

  当天深夜,方笑武一个人偷偷来到了老和尚所住的院落,在里面转了一下,便找到了老和尚所住的房间外。

  他穿得像个伙计,而这身穿着,是他跟客栈的一位伙计借的。至于他怎么知道老和尚的住处,也是他从伙计口中打听而来。

  “希望真的是他,如果不是,我马上就走。”方笑武想定之后,便上前敲了敲房‘门’。

  突听里面传来老和尚的声音:“年轻人,进来吧。”

  方笑武不免一怔,但是很快,他还是推‘门’而入,看到那老和尚盘膝坐在‘床’上,犹如高僧一般。

  “大师……”方笑武叫道。

  突见老和尚摆了摆手,意思是叫他不要多说。

  片刻后,老和尚开口问道:“年轻人,你是不是姓方?”

  方笑武道:“晚辈确实姓方。”

  老和尚点了点头,笑道:“既然你姓方,那就对了。”

  方笑武本来想问“什么对了”,但见老和尚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就忍住了,没问出声来。

  “据老衲所知,你身边有一个身型巨高的大汉,怎么不见他的踪影?他到何处去了?”

  “大师,请恕晚辈斗胆,你老当真是高铁柱的师父?”

  “呵呵,老衲不是他的师父,只是因为他偷吃了老衲的虫子,老衲才会把他关了几年,后来又传了三招功夫给他。”

  一听这话,方笑武终于敢确定对方就是高铁柱所说的那百忍和尚。

  而百忍和尚这个人,实际上就是魔教的“魔僧”,魔教四散人之首的姬冲天。

  方笑武急忙拱了拱手,颇为恭敬的道:“原来真是你老,晚辈方笑武,见过大师。”

  百忍和尚笑道:“什么大师不大师的,与真正的大师比起来,老衲连个屁都不是。老衲当年之所以出家,无非是为了图个心静,并非真的要一心向佛。老衲与你一样,酒照样喝,‘肉’照样吃。”

  方笑武原先还担心自己与他有代沟,说不到一块去,没想到这个百忍和尚竟是如此风趣,便嘿嘿一笑,说道:“不管怎么样,你老都是大块头的恩人。晚辈有一事不明,还请大师解答。”

  “你说。”

  “晚辈与你老从未见过,且晚辈还有幻术在身,不知你老是怎么知道晚辈这号人的?”

  “此事简单。几个月之前,老衲遇到了一个人,是这个人告诉老衲的。这个人你也认识,他就是傅采石。”

  “啊,原来大师和傅前辈早已见过了,怪不得大师知道我是谁。”

  闻言,百忍和尚呵呵一笑,说道:“方公子,你这次跑过来找老衲,难道就是想跟我说这些话吗?”

  方笑武忙道:“当然不止这些。既然你老问起大块头的事,晚辈这就跟你老说一说。”

  接着,方笑武就把高铁柱被天目四郎“抓走”的事说了一遍。

  百忍和尚听后,不由皱了皱眉,思索起来。

  须臾,只听他道:“天目四郎这个人虽然颇有名气,但他的来历,就连我们魔教,也查不出来。难道他不是大武王朝的人?”

  方笑武点了点头,说道:“有此可能。”

  百忍和尚想了想,突然眉开眼笑的说道:“如果天目四郎真不是大武王朝的人,那大块头日后的成就将不可限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