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881章 圣魔之战(下)
  c_t;“是你!”

  血布衣像是事先不清楚方笑武就住在这家客栈里,澳门赌博网站:面‘色’显得颇为意外。( 广告)

  “看来这家伙已经识破了我的幻术,还看到了我的真身。”方笑武暗暗想道。

  “你住在这里?”血布衣接着问道。

  “是的。”方笑武点点头,决定少说为妙。

  “你身边的那个和尚呢?”血布衣又问。

  “我们早已分开了。”

  “哦……”

  血布衣‘露’出一副像是才知道这件事的样子,说道:“你小子的提升速度好快啊,几个月不见,你都成了绝世强者,真是个天才。若是往日,老夫一定把你抓起来研究研究,但老夫现在没空,算你走远,走吧。”

  方笑武转身‘欲’走,忽听有人冷笑道:“血布衣,你来这里干什么?”

  血布衣闻言,神‘色’不由微微一变,望向说话之人,却是个刚刚出现的奇怪老头。

  那老头身穿一件黑袍,头戴一顶四四方方的金边小帽,长相不能说是丑,只能说是相当怪异,长脸长身,长手长脚,就连眉‘毛’和胡子,也都是又长又黑。

  血布衣先是一怔,接着便如临大敌,低声叫道:“卫圣州!”

  方笑武虽然是第一次听说“卫圣州”这个人,但此人的名字里面有个圣字,且还能让血布衣如此警惕,说明此人定是来自圣宫,且来头巨大,连血布衣都被吓了一跳。

  “哼!”

  卫圣州冷声道:“你既然认出了本座是谁,就该知道你不是本座的对手,说,魔化元派你来这里干什么?”

  血布衣知道卫圣州的厉害,丝毫不敢大意,一边暗中运气,一边说道:“真是笑话,这里乃是客栈,又不是你们圣宫,本魔来要就来,要走就走,你能怎样?”

  卫圣州瞥了一眼方笑武,尔后对血布衣道:“看来你是想跟本座斗一斗啦?”

  血布衣笑道:“卫圣州,虽说你是圣宫的一大头目,但本魔也是魔教的一大巨头,你以为你可以镇得住本魔吗?”

  卫圣州讥笑道:“血布衣,你好大口气,你真以为本座不敢对你下狠手?快说!”

  血布衣此时已将所有的内气聚集了右手之中,只等寻找到机会,就给卫圣州重重的一击。

  他不是没有想过施展瞬移**离开,但他早已想过了,无论他的瞬移**多么厉害,都不可能避开卫圣州。

  既然这样的话,他又何必要跑?

  正如他自己所说,他好歹也是魔教的巨头,就算抵挡不住卫圣州的攻势,他也要展示一下自己的手段,让卫圣州知道他的厉害。

  “卫圣州,你以为本魔会说吗?”

  “你无路可逃,不得不说!”

  “好!你要是能接下本魔的这一招,本魔就……”

  话未说完,血布衣骤然动手,以一招“横扫千军”朝卫圣州打了过去。

  只见他手掌红如鲜血,而他的面庞,更是红得发紫,分明就是将自身修炼的功法催动到了极致之境reads;。

  “既然你要战,本座便成全你!”

  卫圣州说着,猛然往前一步踏出,弹指之间,已然向血布衣点出一指,‘潮’水般的指力凭空涌现,看似动静不大,其实蕴含着无上劲道,具有“阻挡反杀”的威能。

  “海‘潮’七重天!”

  血布衣虽然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指法,但魔教与圣宫暗中相斗了许多年,而他乃是魔教的巨头,一见到卫圣州发出了如此惊人的指力,顿时想到了这种指法的名字。

  “海‘潮’七重天”乃圣宫三大指法之一,号称天级最顶尖的武技。

  这‘门’指法虽然威力强大,但有个缺点,那就是修为不够的话,一旦施展,无论到了几重天,都会在将来的七天之内无法运气。

  可以这么说,就算有人学会了这‘门’指法,也只能当做杀手锏,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谁也不会使用。

  然而,卫圣州一出手就是这‘门’指法,而他的样子,看上去又不像是要和血布衣拼命,这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卫圣州的修为已经到了可以完全掌控这‘门’指法的境界。

  而能驾驭这‘门’指法的修为,便就是合一境巅峰。

  本来以血布衣的实力,仗着自身魔功的威能,足可以和一般合一境巅峰的修士抗衡,但是,他现在面对的不是一般合一境巅峰的修士,而是来自于圣宫的卫圣州。

  别说卫圣州的修为已经踏入合一境巅峰,就算他的修为只是和血布衣一样,乃合一境后期的顶尖,他也照样能赢血布衣。

  因为他所修炼的“海‘潮’七重天”,原本就要略微强于血布衣修炼的任何功法武技。

  血布衣本来没有想过要与卫圣州硬拼,然而此时,他不得不和卫圣州拼了,瞬间催动元魂的力量。

  而另一边,卫圣州自认修为在血布衣之上,所用指法更是强于血布衣的任何招数,所以毫不畏惧,仍旧是一指点出。

  砰!

  卫圣州一指点在了血布衣的手掌心。

  而血布衣再怎么强势,仅仅也只维持了三个呼吸的时间,便嘴角流血,全身巨震,朝后退了好几步。

  卫圣州手指朝天,浑身透出一种似发未发的气势,喝道:“血布衣,你已经中了本座的海‘潮’七重天,就算不死,也要重伤,说吧,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噗!

  血布衣张口喷出一口鲜血,又向后退了几步,脸上却是红光满面。

  紧接着,血布衣浑身又是一震,再次后退,根本就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噗!

  第二口鲜血从血布衣口中喷出,而血布衣的脚下,继续后退,面‘色’也开始由红转白。

  “咦,想不到你这魔头的‘肉’身果然够强悍,中了本座的海‘潮’七重天之后,居然还能站着,始终不肯倒下。”卫圣州道。

  其实,以血布衣的实力,完全不是卫圣州的对手。

  他之所以没有倒下,一是他的‘肉’身确实很强,二是他几个月前喝过嗜血金‘花’的血,属于大补。

  若非他喝过嗜血金‘花’的血,恐怕已经倒下去了。

  可即便是如此,血布衣的情况也很糟糕,已经到了即将元气大伤的地步。

  就在这时,忽听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阿弥陀佛,施主出手未免太重了些,老衲只好出手了。”

  闻言,卫圣州不觉大吃一惊。

  整个客栈已在他的掌控之内,他要谁死谁就得死,但这人来的无声无息,他竟然事先没有察觉到,这也太可怕了!

  对方元力之深,绝对要在他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