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879章 与君共饮
  c_t;原来,那人虽然是一身男子穿着打扮,但她长得十分标致,瓜子脸,柳叶眉,稍微有些眼力的人,都可以看出她乃‘女’扮男装。

  而这个‘女’子,正是方笑武第一次来京城之时,在武侯关受到张天寿的刁难,半路上杀出的那个大姑娘。

  方笑武当时想了半天,也想不通这个大姑娘为什么要帮他的忙,甚是纳闷。

  如今想来,萧明月当时就在附近,只是方笑武没有看到,而萧明月早已看到了他。

  方笑武暗暗惊奇:“当初在武侯关的时候,我不懂得幻术,修为也不高,萧明月能认出我,倒没有什么,可是现在,我修为高达天人境中期,且还有幻术在身,她究竟是怎么认出我来的?难道是萧易恒告诉她的?但这不可能啊,萧易恒就算识破了我的幻术,他又没有见过我,又怎么知道我就是方笑武?”

  萧明月像是看出了方笑武的疑‘惑’,展演一笑,说道:“方兄,你定是在奇怪我怎么会知道你是谁吧?”

  方笑武点头道:“正是。”

  萧明月解释道:“不瞒方兄,我一年前得了一场大病,说来也怪,我病好之后,人就变得有些不一样了,无论是什么样的幻术,在我的眼中,都跟没有一样,所以你刚来的时候,我就认出了你是谁。”

  方笑武恍然道:“原来如此,萧……萧小姐,请恕我放肆,你的身子似乎尚未痊愈。”

  萧明月笑道:“多谢方兄关心,不过方兄有所不知,我得的这种怪病很奇怪,明明已经好了,身子却柔弱的很,尤其是眼神,再也没有以前的光彩,希望方兄不要把我当成是一个怪人。”

  方笑武忙道:“萧小姐,你言重了,你既然还记得我,我又怎么会把你当做怪人?”

  他本来想问一问萧明月得的是什么怪病,竟会让她变成这样。

  可是,这件事属于萧明月的**,他就算要问,也不能当着其他人的面问。

  再者说了,以萧家的势大,尚且没能“治好”这种怪病,他知道了又怎么样?

  还不是照样束手无策?

  “对了,方兄,忘了给你介绍。”

  萧明月伸手一指那个大姑娘,笑着说道:“她名叫萧雨,是我的贴身丫鬟,你千万别小看她,她的本事大着呢。”

  方笑武道:“在下上次看到萧雨姑娘之时,就已经觉得萧雨姑娘不是寻常之人,今日再见,对此更是深信不疑。”

  萧雨忙道:“方公子过奖了。”

  这时,又听得萧明月说道:“至于星辰,在我得到麒麟神剑,回到京城之后,他便入了天星阁,方兄听说过天星阁吗?”

  方笑武道:“当然听说过。天星阁是你们萧家的六大宝地之一,凡是进入天星阁的人,无一不是资质超群之辈,而从天星阁里出来的人,全都是绝世强者。”

  萧明月笑道:“既然方兄早已知晓,我就不用多说了。这次能在这里碰到方兄,我十分高兴,不知方兄能否赔我喝两杯么?”

  方笑武道:“可以。”

  话音刚落,只见一条壮汉走上前来,伸手在腰间的储物袋上轻轻地拍了几下,犹如变戏法似的,顷刻之间,地上不但多了桌椅,而就在桌子上,还放了一壶酒和两个漂亮的酒杯。

  萧明月请方笑武坐下,叫萧雨往两只酒杯倒满了酒,然后举起身前那一只,对方笑武说道:“方兄,第一杯酒就当做是久别重逢,可好?”

  “好。”方笑武道。

  于是,两人一饮而尽。

  随后,不用萧明月吩咐,萧雨便在两只酒杯里倒了酒,然后退到一边。

  “方兄。”萧明月盈盈一笑,说道:“你身边的这两位姑娘真是漂亮,我倒想认识一下。”

  方笑武忙道:“既然萧小姐想认识她们,我就介绍一下她们,她叫元小小,她叫万巧巧,都是……都是我的随从。”

  萧明月笑道:“一个叫小小,一个叫巧巧,当真有趣得很。来,方兄,我们再喝一杯。”

  话罢,她当先一饮而尽。

  方笑武仰首喝了第二杯酒后,便开始觉得这酒有些古怪。

  当然,他不是怀疑酒中有‘迷’‘药’,而是他在喝第一杯的时候,全身就有些暖洋洋的,而第二杯下肚后,这种暖洋洋的感觉更是强烈,奇经八脉犹如打开了一样,全身‘毛’孔舒展,妙不可言。

  “萧雨,倒酒。”萧明月娇声喊道。

  萧雨像是有什么顾虑,说道:“小姐,您已经喝了两杯,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萧明月道:“这叫什么话?我又不是不能喝,难得今日遇到方兄,无论如何,我都要再喝一杯。”

  忽见萧易恒走了上来,弓身道:“小姐,请您以身子为重。”

  萧明月听了,颇有些不高兴的道:“你这么说,是在怪我任‘性’啦?好,我活到现在,尚未任‘性’过一次,我这就任‘性’一回。”

  突听“噗通”一声,萧易恒跪了下去。

  而差不多就在同时,包括萧雨在内,其他人也都跪在了地上。

  “小姐。”萧雨一脸祈求的道:“我知道您这一年来,受了不少委屈,但这酒对小姐来说,却不能多喝,万一小姐有个身子不适,我等纵有千万条‘性’命,也不足以……”

  萧明月面‘色’微微一沉,道:“够了,这种话我不爱听,倒酒。”

  萧雨闻言,不敢再说,而是缓缓站起,向前走出,觉得脚下沉重,每走一步都像是灌了铅似的。

  方笑武看到这里,便将手一推,说道:“萧小姐,既然这酒不能多喝,那就不必再喝了。”

  萧明月突然叹了一声,问道:“方兄,难道你也认为我喝了第三杯酒会死吗?”

  方笑武面‘色’微变,澳门赌博网站:道:“萧小姐,你误会了,我只是觉得既然萧雨姑娘都那么说了,我们还是……”

  说到这里,突然看见萧明月的神‘色’有些古怪,怕自己说错了话,就没再说下去,而是戛然而止。

  “唉……”

  萧明月幽幽长叹一声,说道:“我本以为方兄是知我之人,但现在看来,方笑武对我的了解也仅限于表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