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869章 第一嘉宾
  c_t;天机子落在望仙台上后,先是朝四方微微行了一礼,然后声音颇为清朗的说道:“各位能来参加鄙人住持的武道大会,乃是鄙人的荣幸,为了让这次武道大会更加‘精’彩,鄙人特地请来了一些高人,作为大会的嘉宾,或者说是裁判,还请各位看看他们的风采。( )”

  方笑武虽然不知道天机子请来了多少嘉宾,但据他所知,空禅大师与白首上人都是这次武道大会的裁判。

  如果天机子要一个个请出来的话,那第一个出场的嘉宾应该就是空禅大师。

  然而,让方笑武意想不到的是,天机子第一个请出来的人并不是很空禅大师,而是一个谁也不认识的人reads;。

  那人复姓东方,单名一个礼字,看上去也就四十出头的样子,身穿一件月白‘色’的长袍,身材颇为修长,极有风度。

  东方礼的出场方式很普通,就是施展了乘风飞行术来到望仙台上,而看在别人的眼里,他的样子虽然十分亲和,但谁也不会把他当做一个绝顶高手,甚至是绝世高手。

  要知道能当上武道大会嘉宾(裁判)的修士,首先得有大本事,不然的话,根本就不能服众。

  按理来说,天机子身为主持者,无论他请多少嘉宾,本事再怎么低,都不能弱于绝顶高手,即便是与绝顶高手稍微差了一些的顶尖高手,除非是威望很大,否则也很难让人信服。

  可是,天机子请出来的第一个嘉宾不但名不见经传,且还没人看出东方礼的修为,难道天机子老眼昏‘花’,又或者是他与东方礼‘私’‘交’甚好,所以就胡‘乱’来了?

  是故,东方礼才刚落在望仙台上,有人就忍不住嚷了起来:“天机兄,你是圣宫指定的主持者,你喜欢请谁当嘉宾是你的事,不过你请来的嘉宾若不能服众,恐怕……”

  不等此人把话说完,只见东方礼微微一笑,问道:“敢问尊驾可是姓范?”

  那人愣了愣,问道:“你怎么知道老夫姓范?”

  东方礼笑道:“在下不但知道尊驾姓范,而且还知道尊驾来自雍州。”

  那人面‘色’变了变,心头又惊又疑。

  他原先还有些瞧不起东方礼,可现在呢,却把东方礼视为奇人。

  东方礼道:“在下若是没有猜错的话,尊驾应该就是无生教的副教主范齐叟范副教主吧。”

  此言一出,顿时引起一片惊异声。

  无生教是雍州的一大教派,虽然不能与魔教相比,但也是大武王朝境内的一大修真势力。

  无生教崛起于三千多年前,与大武王朝的开创时间差不多reads;。

  无生教的第一代教主被尊为无生老祖,左右共有八大教尊,俱都是实力绝顶之辈,而八大教尊座下,各有三十六个护教长老,总共就是二百八十八人。

  想当年,无生教乃雍州第一大势力,风头之健,整个雍州境内无人敢招惹,也没有任何势力敢与之为敌,从某方面来说,凡是雍州境内的修真势力,都属于无生教的附庸。

  可是过了两千年后,尤其是这三四百年来,无生教大不如前,内斗不断,损失了不少高手。

  要不是现任教主实力超群,震慑全教,恐怕要不了百年,无生教便要支离破碎,成为历史。

  无生教现任教主自号无生子,于七十年前当上教主,以霹雳手段铲除了教内一些对他不满的宿老级人物,然后严令教中弟子不得‘私’自外出,钻心修炼,这几十年来,倒也恢复了一些元气。

  十年前,曾有人传言,说是无生教打算恢复旧制,重开八大教尊之位。

  如此一来,无生教不但有了八大教尊,且还突然多了好几个副教主,代教主管理教内事务,而教主本人,却潜心修炼,十年不见踪影。

  范齐叟就是那几个副教主中的一位,从小就在教内长大,直到当上副教主,也没出过几次大‘门’,别说外人,就连教内的一些弟子,也没见过他的真面目。

  东方礼与范齐叟第一次见面,却能一口道破范齐叟的身份,范齐叟若不叫奇,那才叫怪呢。

  “东方礼。”范齐叟定了定神,问道:“你怎么知道老夫乃是无生教的副教主?”

  东方礼淡淡一笑,说道:“这个问题在下很难回答,等范副教主有空之时,在下可以详细的给你解释一遍。”

  范齐叟见他不说,不禁怀疑教内出了叛徒,沉声道:“东方礼,你今日若不说个明白,休怪老夫对你不客气!”

  天机子皱了皱眉,张嘴‘欲’言。

  却听东方礼笑道:“范副教主,在下知道你对我当我这个嘉宾很是不服,所以在下愿意借这个机会向范副教主讨教两招,不知范副教主可赐教么?”

  天机子原本是要介绍东方礼的身份,免得众人不知东方礼的厉害,可东方礼已经把话抢先说了,他要是这个时候说明东方礼的来历,那就显得有些不礼貌reads;。

  于是,他便一言不发,静观其变。

  突见人影一晃,有人去到了望仙台上,正是范齐叟。

  范齐叟早就想试一试东方礼的手段了,难得天机子不吭声,他倒要看看东方礼有多大的本事,可以当武道大会的嘉宾。

  霎时间,天机子与他的七个弟子,全都退到了望仙台的另一边,空出一块地方让东方礼与范齐叟‘交’手。

  范齐叟冷冷地道:“东方礼,这是你自找的,别说老夫非要找你的麻烦不可!”

  东方礼笑道:“能得范副教主的赐教,那是在下的荣幸。”

  方笑武见这家伙自始至终都是一副笑脸,好像不知道什么叫生气似的,不觉想道:“难怪他会叫东方礼,如此彬彬有礼的人还当真少见,不知这家伙是什么来头,竟可以排在空禅大师前面。”

  此时,望仙台上的范齐叟早已忍耐不住。

  他的修为高达合一境前期,本该很有耐‘性’才对,但他这次到京城来,其中一个目的就是参加天下武道大会。

  无论东方礼是什么人,反正东方礼是天机子请来的嘉宾,而能与嘉宾‘交’手,不管胜负如何,都是一次天大的机会。

  所以,他才不管东方礼为什么会被天机子请来,先与东方礼打上几下再说。

  倏忽之间,范齐叟双肩晃动,竟是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分从八个方向朝东方礼扑了过去。

  “分身术!”

  许多人失声惊呼,震惊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