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865章 奇怪的玉佩
  c_t;方笑武呆呆的望着手掌上的那个东西,陷入了某种回忆当中。

  他的义父,也就是“百绝剑”龚剑秋,在离开武阳城之前,曾经给他过三样东西。

  第一样东西就是储物戒指,而此物对他的用处,可以用“非常实用”来形容。

  第二样东西是三‘色’羽‘毛’,也就是飞羽宗宗主胡满天的信物,而凭借这个信物,胡满天对他十分信任,就算不是他的师父,也把飞羽宗的“飞羽登天”传授给他,让他获益匪浅。

  而第三样东西,乃是一枚‘玉’佩。

  一直以来,方笑武都将这枚‘玉’佩存放在储物戒指里面,几乎没怎么拿出来研究过,所以这枚‘玉’佩对他来说,虽然十分珍贵(因为是龚剑给他的),但是,他丝毫看不出‘玉’佩有什么奇特的地方,觉得它跟一般的‘玉’佩饰物没什么区别。

  可是现在,让他万万没想到的事,那个红麒麟‘交’给他的东西,赫然也是一枚‘玉’佩。

  更惊奇的是,红麒麟‘交’给的这枚‘玉’佩,与龚剑秋送给他的那枚‘玉’佩像是出自于人同一个人之手,无论大小还是样式,都十分相似,若是放在一起比较的话,就跟“双胞胎”似的reads;。

  方笑武呆想了一会,为了确定两枚‘玉’佩是不是真的一样,他便从储储物戒指里拿出龚剑秋送给他的那枚‘玉’佩。( )

  他将两枚‘玉’佩放在一起仔细的对比了一下,发现两枚‘玉’佩确实是一模一样,根本就是同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

  如果要说两枚‘玉’佩之间有什么区别的话,唯一的不同就在于红麒麟的那枚‘玉’佩十分温暖,而龚剑秋的那么‘玉’佩略显清凉。

  “真是怪事。”方笑武想道:“记得义父说过,他送给我的这枚‘玉’佩是个信物,但是个什么样的信物,他老人家没跟我说。现在红麒麟‘交’给我的这枚‘玉’佩与义父给我的‘玉’佩一模一样,莫非是它们一对不成?”

  想了想,方笑武试着将神识朝红麒麟‘交’给自己的那枚‘玉’佩探去。

  眨眼之间,他感觉到了里面潜藏着一样东西,只是神识力度不够,暂时没法看清。

  于是,方笑武加大了神识的力量,渐渐地,他便看清了潜藏在‘玉’佩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擎天兔!”

  方笑武看清了那个东西是什么之后,不由得大吃一惊。

  上次在‘乱’葬岗,红麒麟的出现,是在方笑武被赶尸天尊“打死”以后,而以方笑武当时的情况,根本就不可能知道红麒麟的事。

  换句话说,方笑武的意识是在红麒麟走了以后,才开始慢慢复苏的,而这也是他为什么会在“死”的状态下,可以知道蝙蝠老人和北斗天虚来到‘乱’葬岗的经过。

  突然间,方笑武想起了万巧巧曾经跟自己说过,在他“死”的某段时间里,‘乱’葬岗来了十多个绝世强者,为首那人特别厉害,强大到让万巧巧有种为之恐惧的感觉。

  那伙人像是在找什么人,而他们要找的人,是一个中年‘女’子reads;。

  只因万巧巧自己也曾经昏死过一段时间,所以不清楚那伙人找的中年‘女’子是谁。

  但可以肯定的是,在他和万巧巧都没有意识的那段时间里,‘乱’葬岗一定是来了其他人,而这个人多半就是那伙人要找的中年‘女’子。

  至于那个中年‘女’子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帮他们杀了赶尸天尊,他就不得而知了。

  此外,方笑武还怀疑过擎天兔的失踪,也跟中年‘女’子有关,只是他连中年‘女’子是什么人都不知道,所以他就算想去找擎天兔,也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找,便只能等有朝一日擎天兔来找他。

  现下,他在‘玉’佩里看到了沉睡中的擎天兔,便不禁想起了那个不知道是什么来历的中年‘女’子。

  “难道……难道那中年‘女’子就是红麒麟?她是擎天兔的母亲?而擎天兔就是麒麟之子?”

  方笑武细细一想,以前不明白的地方,便渐渐想明白了。

  他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刚来元武大陆的那一年。

  当时,只因麒麟神剑的出现,引来了不少人,而就是那个时候,他在望月楼遇到了萧家的掌上明珠萧明月,只不过他当时眼力浅薄,根本就不知道萧明月其实是个‘女’孩。

  那天晚上,他在麒麟神剑飞离龙家后,特地跑去龙家看了一下,最后遇到了擎天兔。

  本来他以为擎天兔是一只发生变异的兔子,但现在看来,擎天兔才是真正的麒麟神剑。

  至于那把飞出龙家的麒麟神剑,多半是擎天兔故意放出来的烟雾弹,意在转移视线,免得被人捉到。

  只是不幸的是,这蠢货突然遇到了自己,可能是自己太英明神武了,所以它便选在了跟在自己身边。

  如果这一切都是对的话,那么,擎天兔的真正身份就是萧家失踪了几百年的那只白麒麟。

  而所谓的红麒麟,应该就是萧家那只天级最顶尖的怪兽reads;。

  方笑武想通之后,便伸手一拍大‘腿’,叫道:“哈哈,擎天兔,你这蠢货当年也真够机灵的,居然用了一招瞒天过海将所有人都骗过了,连老子都以为麒麟神剑真的已经被萧家拿走。”

  他本来想试着唤醒‘玉’佩中的擎天兔,但他试了一会儿,一点效果都没有,擎天兔仍是沉睡如故。

  接下来,方笑武就往龚剑秋送给自己的那枚‘玉’佩里面输入了一道神识,想看看里面有些什么。

  可是,这枚‘玉’佩虽然与红麒麟的那枚‘玉’佩一模一样,但方笑武的神识进入其中以后,却是什么都感觉不到。

  于是,方笑武只得将神识收回来,默默地将两枚‘玉’佩收了起来。

  方笑武沉思了一会,心头猛然一震:“既然红麒麟是萧家的那只怪兽,那她给我的‘玉’佩,多半也是萧家之物,义父给我的‘玉’佩和红麒麟的‘玉’佩一模一样,任谁都看得出它们就算不是一对,也是出自同一人之手,难道义父与萧家……”

  方笑武不敢再继续想下去。

  他感觉的出来,红麒麟一定是和萧家闹翻了。

  如果龚剑秋与萧家有关系的话,那他以后该怎么面对龚剑秋?

  万一擎天兔将来得知自己的母亲死在了萧家人手中,所谓杀母之仇,不共戴天,肯定是要找萧家报仇,而到时候,不是擎天兔死就是萧家灭亡,绝无调和的可能。

  他是擎天兔的主人,难道会不帮擎天兔吗?

  他不怕与萧家为敌。

  他怕的是:如果龚剑秋与萧家有关系,他会对龚剑秋出手吗?

  答案显然是不可能。

  所以对他来说,龚剑秋最好不要和萧家有半点关系,否则这将会是他这辈子最头疼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