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853章 蝴蝶公子
  c_t;冰虎出手之前,本来已经设想过无数种白首上人怎么接下的他的第一掌,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白首上人的应对之法竟然会是用自己的‘肉’身去抵挡他的掌力。

  难道白首上人是黄金之身不成?

  而看到白首上人中掌后,仅仅只是衣袖拂动,此外就再也没有别的事情,冰虎顿时有一种被羞辱的感觉。

  白首上人就算是九大高手之一,可他冰虎也是八虎山的一位当家,从某方面来说,他们是一个档次的。

  但现在,有伤在身的白首上人居然如此胆大,敢用‘肉’身硬接他的掌力,这让他情何以堪?

  “找死!”

  冰虎彻底的怒了。

  人争一口气,佛受一柱香,他今天就要让白首上人知道他冰虎的真正实力!

  瞬息间,澳门赌博网站:冰虎右手在‘胸’前不停地划动。

  短短一个呼吸之间,竟然让他划出了数千种不同的符号,而这些符号却结成了一道冰网,当冰虎右手往前一推的时候,冰网犹如天罗地网似的罩向了白首上人。

  冰网一击就到,转眼便将白首上人牢牢裹住,恐怖的寒气往白首上人体内钻进去,冻住了白首上人的经脉,甚至连白首上人的气息,都彻底冻住了,令白首上人无法呼吸。

  不等第二掌的结果怎么样,冰虎右手突然指天画地,尔后南北一引,似把天地之间的寒气全都引到了他的身边,形成一把冰剑,手掌往前一送,冰剑“咻”的一声飞向了白首上人。

  而在发出第三掌之后,冰虎的面‘色’也‘露’出了疲惫之‘色’,显见他为了要发动第三掌的力道,自身也消耗了不少‘精’力。

  冰剑破空而出,速度并不是很快,但具有无上神威,即便是空禅大师见了,也为之皱了皱眉。

  眼看冰剑就要解接近白虎上人,突听“呼”的一声,看似被冰网完全封住的白首上人,双眉轻轻地跳动了一下,便将经脉解封,身上的冰网犹如遇到了烈火似的,瞬间蒸发。

  噗!

  白首上人张口一吐,一道气息喷出,将迎面飞来的冰剑从中吹开,从身边过去以后,寒气全无,眨眼消失。

  冰虎呆了一呆。

  旋即,他心底为之骇然:“这和尚用的是什么功法,怎么如此厉害,竟然可以化掉我的三道寒冰。”

  原来,冰虎修炼的《天南地北寒冰手》乃一‘门’天级上品武学。

  此功对人身有严格的要求,若无相应的体质,纵然是绝世天才,也不可能修炼。

  冰虎满月之时,就被人丢到了寒冰里,足足受寒气“侵蚀”百日。此后,冰虎‘花’了几百年前的时间,在体内形成了一种名为“三道寒冰”的气息,而所谓的“三道”,就是天、地、人三道。

  冰虎学成《天南地北寒冰手》之后,从来没有在外人的面前使用“三道寒气”,即便是他当年去八虎山挑战之时,也从未用过“三道寒气”,而他要是用“三道寒气”的话,连金虎都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这本来属于冰虎的杀手锏,其他七虎以前也只是‘私’底下听他说过,但并未见他用过。

  然而现在,冰虎的这个杀手锏居然在白首上人面前一点用处都没有,白首上人的功法也太邪‘门’了!

  “阿弥陀佛。”白首上人双手合十,说道:“七当家,你的三掌着实厉害,老衲领教了,佩服,佩服。”

  冰虎面‘色’微微一红,想说什么,但话到嘴边,却化成了哼的一声,纵然有千言万语,也不足以形容他此刻的心情。

  “二哥,怎么办?”金虎小声问谢谛。

  “什么怎么办?当然是和他拼一拼。老八虽然死了,但我们还有老三……”

  谢谛虽然吃惊白首上人明明有伤在身,却还能有这种近乎仙术的手段,但他不甘心,打算把三弟,也就是白虎山的三当家“大虎”叫过来,一起对付白首上人。

  蓦地,天边忽然过来了一道黑影。

  这道黑影来得好快,转眼就来近了。

  众人见后,均是微微一愣。

  只见此人盘膝坐在一个风筝之上,而那个风筝,居然可以凭空飞行,因为样子是个蝴蝶,所以看上去就像是一只能飞的蝴蝶风筝。

  这人看上去年纪不大,也就三十到四十之间,长得颇为英俊。

  来近之后,只见他突然站了起来,一个跟头从风筝上翻落,同时伸手一抓,便将风筝拿到了手中,尔后轻飘飘的双脚着地。

  “各位前辈、同道,在下有礼了。”此人手拿风筝,一步步的走来,面上带着微笑,令人很难生出排斥之感。

  “站住!”八虎山的一个修士喝道:“你是什么人?来这里干什么?”

  “在下柳长风,奉家师之命前来劝架,希望各位能给在下一个面子,就算要打,也得等天下武道大会过了再说reads;。”

  “哈哈哈……”

  八虎山的许多人都笑了,在他们的眼中,这个柳长风连武圣都不是,仅仅只是一个归真镜后期的武仙,但他居然说要在场的人给他面子,这不是笑话又是什么?

  蓝明皇比较谨慎,问道:“令师是什么人?”

  柳长风笑道:“家师名讳天机子。”

  天机子!

  许多人都心头都是微微一震。

  突听有人叫道:“我想起来了,你是蝴蝶公子!”

  柳长风笑道:“原来这位同道听说过在下的外号,失敬,失敬。”

  谢谛皱了皱眉,说道:“柳长风,你师父虽然是个大名人,但我八虎山的事,他还没有资格多管。你小子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不要让老夫生气,否则有你好看。”

  闻言,柳长风仍是一副“不知死活”的样子,笑道:“谢前辈,此言差矣。白首上人是我师父请到京城来当天下武道大会裁判的高僧之一,你们八虎山与他为难,不是要扫我师父的面子嘛,我……”

  “扫你师父面子又怎么了?滚!”

  黑虎不屑的冷笑了一下,右手轻轻一弹,朝柳长风发出了一道指劲,打算击中柳长风的膝盖,令柳长风摔倒。

  不料,柳长风的修为虽然只是个武仙,但不知怎么回事,他的膝盖被指风打中以后,居然没事。

  如此一来,许多人都是大吃一惊。

  就连黑虎自己,也又惊又诧。

  他发出的指力虽然很小,但足以对付初级武圣,柳长风连武圣都不是,到底是如何承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