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843章 方外之交
  c_t;“慧聪大师将小罗汉拳秘笈归还我达摩寺,原本是一番好意,奈何当时的掌‘门’不解其意,得知小罗汉拳确实是被天音寺的僧人拿去,大怒之下,与慧聪大师‘交’手,结果败于慧聪大师,郁郁而终。

  转眼过了百年,慧聪大师离开了天音寺,不知去向。便在此时,本寺数百高手围攻天音寺,抢走了罗汉脚与罗汉手,惟独罗汉简,因为被天音寺的一位高僧以死相护,才没有失去。

  然而没想到的是,本寺那数百高手得到了罗汉脚与罗汉手以后,居然在半路上互相厮杀,几乎全军覆没。

  幸亏本寺一位多年不‘露’面的高僧及时赶到,将罗汉手与罗汉脚收了,将活着的人抓回达摩寺,关在地牢中。

  过后,那位高僧十分震怒,将当时的方丈责打了一百罗汉棍,让方丈辞去掌‘门’一位,另选能人,而选出来的那位新掌‘门’,名讳法可,正是老衲的师祖。”

  听到这里,方笑武总算明白了一些事情。

  他暗道:“难怪涅生不肯跟我说罗汉脚与罗汉手的事,原来此事对他们天音寺来说,乃是一件奇耻大辱。”

  想了想,他问道:“贵寺的僧人以后就没过来天音寺吗?”

  空禅大师道:“不是没有来过,而是很少,即便是老衲,也只去过天音寺一次,且还不敢公开身份。”

  方笑武道:“如此说来,大师应该见过玄深大师啦?”

  空禅大师点了点头,道:“老衲去天音寺的时候,尚在六十多年前,当时是为了应了李兄之约,前来武道学院讲学。老衲来到京城后,想到天音寺,就装成世俗之人,在天音寺与玄深大师见了一面。”

  方笑武问道:“在大师看来,玄深大师实力如何?”

  空禅大师道:“阿弥陀佛,玄深大师虽然只是天音寺的第二高手,但他佛法之深,不在老衲之下reads;。”

  方笑武想了想,就将自己怎么得到罗汉简的事说了。

  当然,有一些事属于他的**,他没有必要告诉空禅大师,只是让空禅大师知道他得到罗汉简的经过而已。

  空禅大师听后,对方笑武的造化颇为惊诧。

  他当初修炼小罗汉拳的时候,修为之高,已经是天人境前期,具有极高的佛理造诣,为了能够入‘门’,便‘花’费了整整十年的时间。

  而方笑武,既不是出家人,更不要说懂什么高深的佛法了,居然可以将罗汉简收走,最后还学会了里面的小罗汉拳,实是一大异数。

  空禅大师心里直叫可惜。

  要是让他早点遇到方笑武,或许方笑武就是他们达摩寺的弟子了,而方笑武一旦成为他的徒弟,他肯定会不遗余力的将方笑武培养成为达摩寺的未来第一人。

  “大师,我得到罗汉简属于幸运使然,学会小罗汉拳更是稀里糊涂,你老不会怪我学了你们达摩寺的绝学吧?”方笑武试探‘性’的问道。

  空禅大师道:“对老衲来说,你能学会小罗汉拳,乃我达摩寺之幸,老衲不会怪你,只是你今后使用这‘门’拳法的时候,最好不要让本寺的其他僧人瞧见,以免有人对你起疑,倘若追究起来,老衲虽是一派掌‘门’,到时候也无法为你掩盖。”

  方笑武点了点头,说道:“大师言之有理,晚辈自当遵从。”

  因为与空禅大师相处了也有一段时间,方笑武已经知道了空禅大师确实是那种气度宏远的高僧。

  他突然想到一事,就顺口问道:“大师,你老人家认识天龙寺的白首上人吗?”

  空禅大师笑道:“方公子,你这话问的真好。”

  方笑武诧道:“此话怎讲?”

  空禅大师笑了笑,解释道:“当世九大高僧之中,老衲与白首上人关系最好,你这么问,岂不是问对了吗?三日之后,便是老衲与白首上人相见之期,你若想拜会这位大师,老衲自当为你引见。”

  方笑武听了,甚是高兴,觉得运气来了,想挡也挡不住。

  要知道在此之前,他与空禅大师八竿子打不到一块,但现在,他不但与空禅大师成了方外之‘交’,且还借着空禅大师,与白首上人联系上了,澳门赌博网站:到时候见了白首上人,一定要问问九转天龙镜的事。

  在许多人眼里,空禅大师属于高高在上的人物,无论他有多谦和,谁也不敢放肆,说话之时,多少都要小心些。

  方笑武可不管这些。

  他只知道空禅大师是一个讲道理的老人,当下就要留空禅大师在碧落居住一晚。

  空禅大师并没拒绝,欣然同意。

  不久之后,方笑武让沙乐准备了一顿素菜,陪着空禅大师饮用,随便向他请教一些武学上的难题。

  席间,一老一少相谈甚欢。

  但凡方笑武有所疑问,空禅大师必定解答,且不艰涩,几句话就能直指核心,令方笑武受益匪浅。

  ……

  是夜,武道学院,天刀院。

  一座规模宏大的剑阁内,恭恭敬敬的站着几个人,为首之人正是天刀院的院长。

  而其他几人,除了他的弟子贝志成之外,还有他的几个亲信。

  天刀院院长名叫裘舜远。

  此时的他,像是在恭迎什么大人物,看架势,比迎接院长还要重大。

  少顷,剑阁内的一面落地宝镜之中,随着一片水‘花’‘乱’响声过后,陡然出现一道人影。

  镜中之人身穿一件华服,长得一脸正气凛然,给人第一眼的印象就是此人很正义,而他的那双眼睛,似乎可以‘洞’察一切,纵然是合一境后期的绝世强者,也没几个人能够逃过他的法眼。

  “参见牙老。”

  裘舜远等人齐声叫道。

  镜中人挥了挥手,道:“不用多礼,都放轻松些。”

  “是。”

  裘舜远等人表现得稍微放松一些,但也不敢太过放松。

  随后,裘舜远就将全院大赛的事详细的说了一遍。

  镜中人听了后,却是笑道:“那方笑武果然有些本事,居然能够禁得住铁战的一拳。”

  贝志成忍不住道:“牙老,只要你老开口,小贝愿意为你老将方笑武赶出武道学院。”

  镜中人笑道:“小贝啊,我知道你很想与方笑武打一架,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如愿的。”

  “牙老。”裘舜远道:“再过七天就是天下武道大会,不知你老有什么吩咐?”

  裘舜远想了想,说道:“舜远啊,你们也辛苦了一段时日,此事就暂时告一段落吧,来年的‘春’天,我们再做其他打算,如无别的事情,本老这就走了。”

  “恭送牙老。”

  裘舜远等人将身一弓,直到镜中人消失不见,察觉不到一丝异动后,这才站直了身躯。

  “师父,方笑武那小子……”贝志成道。

  “志成,难道你刚才没有听到牙老的话吗?”裘舜远训斥道:“你要是敢擅自去找方笑武的麻烦,到时候真要惹出了什么事,别怪为师保不住你!知道了吗?”

  “弟子知道了。”贝志成面上老老实实的说道,心中却在想:“哼,方笑武,你等着吧,我会要你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