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826章 诡异吸收!
  c_t;太虚真人若不出言提醒,方笑武确实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

  瞬间,方笑武面‘色’变了变:“太虚前辈,你的意思是说,我没办法回到了自己的‘肉’身之上?”

  太虚真人点了点头:“显而易见,你的‘肉’身确实出了问题。你仔细想想,究竟是哪里不对?我知道以后才能帮你。”

  方笑武听了,不由暗暗叫怪:“这位前辈对我的关心也太多了吧,只要我能在这里修炼金丹,对他来说,都是好事,我能不能回到‘肉’身之上,又有什么区别呢?”

  太虚真人似已看出他在想些什么,遂正‘色’道:“方小友,我不怕告诉你,你若不能回到‘肉’身之上,就算你将来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炼化《丹武遗书》。”

  方笑武转念一想,突然明白了这其中的道理。

  他一拍脑袋,叫道:“啊,我真是糊涂,你老比我强大万万倍,连你老都做不到的事,更何况是我?”心里却在想:“就算让我做到了,恐怕也是几千几万年以后的事啦。”

  沉思半响后,方笑武陡然想起一件事,就对太虚真人说道:“太虚前辈,我记得我昏倒之前,依稀吃过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一只蝙蝠,澳门赌博网站:叫什么万年血蝠。”

  “万年血蝠?”

  太虚真人若有所思的想了想,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问题就出在这只万年血蝠身上。毕竟你的体质还是凡人,想要把万年血蝠的气息化解掉,也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做到的。这样吧,我把你送回金丹之中,你先在那儿修炼,等我想到了解决之法,自会把你送到‘肉’身之上。”

  话罢,太虚真人浑身透出青‘蒙’‘蒙’的光彩,口中也不知道念了些什么,法力顿生。

  几个呼吸之后,方笑武便觉得四周景象不断变化,就跟来时一样。

  直到此时,方笑武才知道自己之所以莫名其妙的进入遗书空间,却是太虚真人施展神通,将他拉进来的。

  而他“诞生”的那个世界,正是他的金丹。

  回到金丹中后,方笑武继续修炼,一刻也不想耽搁。

  不知过了多久,方笑武隐隐约约感觉到金丹起了一些变化,但因为是处于修炼中,却也不知道这种变化究竟是什么。

  又不知过了多少时间,方笑武再次感觉到金丹起了些许变化。

  而这一次,他原本想收功站起,但他不收功还好,刚有收功的念头,就有一种烈火焚身的感觉,险些走火入魔。

  方笑武又惊又疑。

  下一瞬,他不敢再胡思‘乱’想,而是继续修炼。

  就这样,方笑武根本就停不下来,也不敢停下来,一直在练功,像是要练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为止。

  ……

  “师父,这都过了半个多月,方笑武明明看上去没有外伤和内伤,怎么一直醒不来?”

  “正明啊,你这是在考为师呐。”

  “弟子不敢。”

  “呵,我也不怕告诉你,其实我也看不出这小子的情况,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

  “这倒是,令狐前辈若是来了,一定有办法。”

  “我说的不是令狐十八,我根本就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我派人出去找他,实际上属于碰运气。”

  “那师父的意思是?”

  “等这小子自己醒来。”

  “等他自己醒来?”

  “对……”

  砰!

  一道金光突然冲起,布满了这间宽敞的密室。

  密室之中,李大同和宗正明师徒本来正在议论平躺在密室中心那张光滑如‘玉’周身布满灵气的‘玉’石上的方笑武,可就在这时,异变发生,方笑武身上冒出金光,使得师徒两人立刻停止‘交’谈,目不转睛的望着。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三个时辰,四个时辰,五个时辰……

  整整一天过去后,李大同和宗正明仍是像两个傻子似的望着‘玉’石上的方笑武,眼也不眨一下。

  正当两人意识到自己已经站了许久时。

  猛然,又是一道金光从方笑武身上冲起,光彩比一天前的那道金光要稍微强烈一些。

  李大同和宗正明面面相觑,均看不出方笑武身上究竟正在经历些什么。

  又是一天后。

  砰!

  第三道金光冲起,密室大亮。

  如此过了十多天后,每隔一天,方笑武的体内都会冲起一道金光,且一次比一次强烈。

  “师父,这是怎么回事?”

  宗正明已经忍了十多天,此时再也忍不住了,开口问道。

  “嘘……”

  李大同虽然看不出方笑武经历了些什么,但他感觉的出来,方笑武的气势越来越强,这说明方笑武的力量每隔一天都会有所增进,速度之快,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见师父这样,宗正明也就不再出声了,而是忍着强烈的好奇心,默默的继续看着。

  不知过了多久,反正不少于一个月左右,密室之中再次响起一声巨响。

  而这一次,当金光从方笑武身上冲起时,连带他身下的那块‘玉’石,也发生了诡异的变化。

  李大同面‘色’大变,痛心叫道:“我的‘玉’皇石!”

  只见那块‘玉’石正在一点点的失去光彩和灵‘性’,分明就是被外物吸走了它的气息。

  时间一长的话,不变成废石才怪。

  宗正明既惊奇又好笑,心想;“听师父说,这‘玉’皇石是他老人家百岁那年从一个异国修士手中买来的,既是他老人家的生日礼物,也是他老人家的龙‘床’。这么多年来,除了他老人家之外,就算是我们四个师兄弟,谁也没有在上面睡过一次。这下坏了,方笑武竟然把这张龙‘床’糟蹋了,等他醒来之后,也不知道师父又该怎么敲诈他。”

  过了一会,却见李大同忍不住伸出手去,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宗正明见了,还能说些什么?只能装作没有看见。

  整整一个时辰后,‘玉’皇石灵‘性’全失,光彩不再,全身变得乌黑一片,所有的灵气都进入了方笑武体内。

  李大同连连叹息,顿足叫道:“我的天啊,这叫个什么事!”

  就在这时候,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很快,有人进入了这间密室之中。

  而能够不经过通报便直接走进来的人,除了洪千钧之外,只怕就再也没有别人了。

  “大同,全院的比武大会就要举行了,你身为院长,不能不亲临现场……”

  洪千钧说到这里,突然看到‘玉’皇石变成了一块大黑炭,不禁愕然道:“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