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822章 宁道凡
  c_t;电道人身为魔教的古魔,实力强横,剑法也早已到了化境。

  可是,电道人发出的剑气却连宁老道的一根头发都没有伤到,显得他在宁老道面前仿佛一点用处都没有,与普通人没什么区别,这让电道人心里很不是滋味。

  电道人暗中运了一口气,让伤势稍微好转了一些,尔后冷冷地问道:“你是什么人,竟敢与我魔教为敌?”

  宁老道呵呵一笑,说道:“我姓宁,至于我敢不敢与你们魔教为敌,目前还不好说。”

  电道人张口‘欲’言,忽听血布衣说道:“看你的样子,莫非就是白云观的观主?”

  宁老道笑道:“正是贫道。”

  血布衣听到宁老道承认自己是白云观的观主,面‘色’不禁微微一变。

  他虽然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宁老道,但他以前听说过宁老道的名字,知道宁老道是一个深不可测高手,如果宁老道一定要管这件事的话,结果如何,怕是还不好说。

  “白云观属于什么势力?”雷震天皱了皱眉,问道reads;。

  “白云观不是什么势力,而是京城的一座道观。这座道观原先住着一群修士,时不时的跑出去干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几十年前,白云观来了一个老道,自称宁道凡,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将那些修士震住。

  之后几年,那些修士走了许多,只剩下七个人。( 广告)

  这七个人几十年前的修为也就是入圣境,但几十年后,他们的修为居然突飞猛进,差不多是每十年增加一个层次,现在已经是合一境前期的绝世强者,合称白云七子。”

  血布衣之所以将白云观的事说得那么清楚,无非是想让其他人知道宁老道的厉害。

  要知道对于许多修士来说,能够成为武圣就已经很不错了,而想要从武圣景升成为绝世强者,不但需要时间的累积,且还需要一些机缘,若无机缘,光靠努力修炼也未必能够成功。

  “白云七子”几十年前还是入圣境的武圣,但几十年后,他们却个个成为了合一境的绝世强者,真正可怕的不是他们,而是让他们能有如此大造化的宁道凡(宁老道)。

  试问普天之下,又有几个人敢说自己能够在几十年内将七个武圣造就成绝世强者?

  “宁道凡?”

  风信子、雨好古、雷震天、电道人都是活了几百年的老家伙,搜肠刮肚之下,却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面上均是‘露’出了‘迷’茫之‘色’。

  魔教的情报工作可以说是十分‘精’密,渠道诸多,绝大多数人不知道的事,却早已在魔教的掌握之中。

  然而,这宁道凡却像是凭空冒出来的,连四大古魔都是第一次听说,可见宁道凡的来历有多神秘。

  这时候,突听魔后说道:“白云观主,你既然知道我们是魔教的人,为何还要和我魔教过不去?难道我魔教以前有什么得罪过你的地方么?”

  宁道凡微微一笑,说道:“这倒没有。”

  “既然没有,白云观主又何必多管闲事?”

  “我没有多管闲事,只是想找洪千钧问一件事reads;。”

  “你想问什么事?”

  “此事关系重大,我与你们魔教没有‘交’情,不方便说。”

  “白云观主,你若不说的话,摆明了就是要和我魔教过不去,你可知道我魔教有多势大?”

  闻言,宁道凡哈哈一笑,说道:“还好,还好,我对你们魔教倒是有一些耳闻。”

  魔后心头一动,问道:“你都有些什么耳闻?”

  宁道凡双目轻轻眨动,极具神力,笑道:“我若说出来,是不是意味着你会让我把洪千钧带走?”

  魔后道:“那要看你能够说出一些什么来。”

  宁道凡点了点头:“这倒是,我若不说出一些惊世骇俗的耳闻,你也不会轻易罢休。”

  顿了一顿,接着道:“据我所知,许多年以前,不要问我是什么年代,反正那个时候,你们魔教号称天下第一教,教众无数,魔头众多,影响力之广,不但是元武大陆,甚至连其他世界,都有你们魔教的传说。然而有一句话叫做物极必衰,过了几代之后,你们魔教内部发生了一场浩劫,要不了多久,便四分五裂……”

  听到这里,除了魔后之外,其他人都是面‘色’剧变。

  别说是洪千钧和史千秋这两个外人,即便是血布衣、风信子、雨好古、雷震天、电道人、桃仙姑这六个魔教的古魔,也都震惊于宁道凡怎么会知道这么多。

  老实说,血布衣等人虽然知道他们魔教历史上曾经发生过一次巨大的变故,但因为年代实在太久远,他们知道的也不多。

  而现在,宁道凡说起当年的事,却犹如亲历似的,比他们这些魔教古魔知道的还多。

  要说他们不惊诧,那才叫怪事呢。

  “你究竟是什么人,怎么知道本教那么多事?”电道人冷声喝道。

  “我叫宁道凡,是个道士。”宁道凡强调一般的说,然后望向魔后,笑道:“许多年之后,你们魔教有一件宝物流入了武道学院,此事被你们魔教的人得知后,就想派人来夺取,但武道学院素有天下第一学院之称,你们魔教早非最辉煌之时,也不敢与武道学院正面对抗,就玩了一处美人计。可惜天算不如人算,最后还是失败了。”

  听了这话,魔后倒没有什么,桃仙姑却是面‘色’一变,叫道:“千秋,你把我们的事都告诉他了?”

  史千秋对桃仙姑余情未了。

  闻言,他不禁将头微微一低,不敢与桃仙姑对视,道:“他本事比我大,我不得不告诉他。”

  桃仙姑大声道:“照你这么说,你今天也要和我为敌了?”

  “我……我没这么说过。”

  “既然如此,澳门赌博网站:你就到我身边来,我们一起对付宁道凡。”

  “……”

  “千秋,我知道你比洪千钧有良心得多,只要你过来,我们还是能和以前一样。”

  唉~

  史千秋突然叹了一声,抬起头来,望着桃仙姑,道:“仙姑,时光不能倒流,过去的事都已过去了。你虽然芳华仍在,但我已经是个糟老头子,我今天能和你再见,已属天赐,至于别的,我再无所求。”

  桃仙姑见自己的美人计不行,便冷冷地道:“好呀,我还以为你是个很有骨气的男儿,没想到你也是个没有骨气的糊涂虫。洪千钧当年把你害得那么惨,你不但不想找他报仇,还想和他联手对付我,你……”

  “不是的!”史千秋急忙为自己辩解:“我从未想过要和你‘交’手,就算你打死我,我也不会反抗。”

  “好!”

  桃仙姑断喝一声,身形电起,急速来到史千秋身前,一掌拍向了史千秋的‘胸’口,出手看似又快又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