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799章 木人碎
  c_t;那黑衣修士落地后,并没有立即死去,而是陡然坐了起来,面容枯槁,一下子苍老了几十岁。

  “你……你……”

  黑衣修士伸手指着寒人,喉咙里惊怒地嘶吼着,但除了“你”之外,却说不出第二字。

  “五!”

  寒人脚下一步踏出,声动四野,全身爆发一股无形压力,席卷全场,使得蝙蝠老人等人心头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似乎只要寒人一出手的话,就没人可以躲过他的攻击。

  噗!

  那黑衣修士本来想从地上站起来,但他的屁股才刚离开地面,便突然张嘴一吐,鲜血狂喷。

  下一瞬,黑衣修士发出一声哀嚎,仰天倒下,在地上略微挣扎了一下,便已经断气。

  蝙蝠老人等人见黑衣修士就这么死了,无不面‘露’吃惊之‘色’。

  要知道黑衣修士不是普通的的修士,也不是寻常的绝世强者,而是修为高达合一境前期的绝世强者,不论是‘肉’身还是元魂,都已强大到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地步。

  要想将黑衣修士杀死的话,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非得拥有强大的实力不可。

  寒人看似没有怎么动手,黑衣修士就已经死在了他的手上,寒人若是真的出手,又有谁能抵挡得住?

  “‘洞’王。”那长袍老者将身一晃,出现在蝙蝠老人身边,低声说道:“这家伙有些古怪,我们要不要……”

  “六reads;!”寒人又是一步跨出,身上的气势更加惊人,大有碾压一切的味道。

  蝙蝠老人深深地看了一眼寒人,却是看不出寒人现在的虚实。

  他眉头皱了皱,沉声道:“本‘洞’王这次到京城来,除了要杀方笑武之外,还要参加天下武道大会,如果就此退去,岂不是让人笑话?”

  “七!”

  寒人喊出这声的时候,再次向前踏上一步。

  奇怪的是,他身上的气势却是突然弱了下去,感觉就好像已经到了巅峰,没办法往上冲,只能往下落。

  这一瞬间,有人施展瞬移**,猛然出现在寒人的身后。

  嘭的一声,此人一掌打在了寒人的背上,元力之多,业已超过了五千多亿,分明就是运足了全身的力量,再加上自身修炼的功法,威势之强,直‘逼’六千亿!

  本来以这一掌的强势,山河都要为之颤抖,可诡异的是,这一掌打中寒人之后,对寒人居然没有任何效果。

  寒人俨然一座大山,稳稳地耸立在大地之上,面上不但没有痛楚之‘色’,反而‘露’出了鄙夷的怪笑。

  “八!”

  寒人叫一声,继续往前踏上一步。

  站在寒人身后的那人本来想收掌,但寒人的动作比他快一步,寒人走上一步之后,他便身不由主跟着往前走了一步,看上去就好像是被寒人带动一样。

  “杀!”

  那人怒不可遏,落在寒人身上的那只手掌微微向前一推,竟是自损元气,打算与寒人拼个两败俱伤。

  不料,他刚一自损元气,便发觉元魂一阵战栗,像是中了什么攻击。

  此人尚未反应过来,忽觉一股气息从寒人体内涌出,顺着他的手臂往里过去,转眼封住他的全身经脉,连元魂也来不及反抗,连同‘肉’身一起被制住了。

  “九!”

  寒人又是一步踏出。

  而在寒人踏出的同时,呼的一声,一掌打在他背上的那个人突然向后倒飞数丈,犹如一具死尸,全身软绵绵的仰天落地,气绝身亡。

  此人乃是那六个合一境前期修士中的一个,实力之强,虽然不能排在第一,但也名列第二,连他都死在了寒人的手上,由此可见现在的寒人有多可怕。

  不等寒人喊出“十”来,蝙蝠老人突然将手一挥,喝道:“走!”

  其他人听了,均是松了一口气。

  要知道蝙蝠老人是蝙蝠‘洞’的‘洞’主,他不说走的话,没人敢走,如今他说走了,那就意味着他们不会与寒人拼命了。

  蝙蝠‘洞’的人正要离去,而寒人的脸上,也在别人毫无察觉的情况下,闪过了一丝轻松之‘色’。

  蓦地,一道近乎无声无息的人影一闪之下,出现在寒人的左手边,一拳打出,击中了寒人的肩膀。

  看似轻描淡写的一拳,却有着无比巨大的威势,轰的一声,将寒人震飞出去,全身暴开粉碎,与大地同尘。

  “蝙蝠‘洞’主,你也太没眼力了,难道没有看出这厮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吗?”随着话声,那人转过身来,望着蝙蝠‘洞’的人,却是一个貌约三十出头,身穿锦袍的男子。

  这锦袍男子的修为高达合一境后期,神‘色’颇为高傲,一看就知道是那种目空一切的人,纵然是和他同修为的高手,也未必会放在他的眼中。

  他的腰间悬着一把大剑,足足有巴掌宽,剑柄上镶嵌着七颗绿眼宝石,威风凛凛。

  “你是何人?”蝙蝠老人冷冷地问道。

  论修为,他是比锦袍男子差了许多,但真要打起来的话,他未必就会输给锦袍男子reads;。

  而他一旦施展杀手锏的话,自认还能胜过锦袍男子,甚至连杀掉锦袍男子都有可能。

  锦袍男子伸手在宝剑的剑柄上轻轻一拍,剑鸣之声大作,隐隐带着杀伐音。

  他傲然一笑,说道:“北斗府,破军堂堂主,北斗天虚。”

  除了蝙蝠老人之外,其他人都是面‘色’大变。

  蝙蝠‘洞’虽然是登州一大势力,但与北斗世家比起来,无论是实力还是历史,都差了一大截,如果这个锦袍男子真是北斗府破军堂的堂主,蝙蝠老人再怎么嚣张跋扈,也不会轻易得罪对方。

  “哦,原来你就是北斗府破军堂的堂主,你突然来到京城,是为了杀方笑武吧?”蝙蝠老人道。

  “方笑武算什么东西?”北斗天虚面‘露’不屑之‘色’,冷冷地道:“本堂主要杀他的话,也就挥挥手的事儿,根本不费力,本堂主真正要杀的人是那个名叫阳天的小子。”

  听了这话,蝙蝠老人突然怪笑一声,说道:“既然你是为了杀阳天而来,方笑武就‘交’给本‘洞’王收拾好了。”

  “哼!”北斗天虚道:“本堂主是要杀阳天,但方笑武本堂主也不会放过,这里没有你们蝙蝠‘洞’的事了,你们走吧。”

  “你这算什么意思?”蝙蝠老人颇为不满的道。

  “什么意思?本堂主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让你们立刻滚蛋。”北斗天虚道。

  蝙蝠老人正要开口,忽听地面咝咝作响,一片片的木屑漂浮起来。

  短短几个弹指之后,先前被北斗天虚打得粉碎的寒人,竟是出现在地上,身上依旧带着一个孔‘洞’,而他的额头上,也多了一个怪异的犬首标记。

  “咦,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怪物,居然没被本堂主毁掉?”北斗天虚没想到寒人还能“复活”,面泛惊讶之‘色’,同时将手放在了腰间的剑柄上,浑身剑气凛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