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784章 赶尸天尊
  (全文阅读)

  是夜,方笑武睡下后,迷迷糊糊间,他又听到了那个奇怪的声音在喊老大。

  那喊声听上去比以前更焦急,放佛已经到了性命攸关的地步。

  听着听着,方笑武不觉冒出了一身冷汗,陡然睁开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到底是不是擎天兔在喊我?如果是的话,它究竟身在何处?遭遇了什么事?”

  方笑武正这么想着,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些动静,像是有什么人来到,正在与沙乐说话。

  不一会儿,脚步声来到房外,有人敲响了房门。

  方笑武问道:“谁?”

  “我。”沙乐的声音道。

  “谁来了?”方笑武又问。

  “有人找你。”

  “找我?”

  方笑武愣了愣,知道沙乐不喜欢说话,就算跟沙乐说半天,也未必能说明白,就急忙下床穿衣,开门走了出去。

  到了大厅,见了来人,却是认识的,正是第一次来武道学院的时候,遇到的那个看守大门的青年人。

  那青年人见了方笑武,也不多说,直接递给方笑武一份信。

  方笑武莫名其妙,伸手接过信来一看,也没有名字,随口问道:“谁给我的?”

  “回方公子,那个人没说名字,只是说你看了以后自会明白。”青年人道。

  方笑武打开信来看了一下,面色猛然一变,二话不说,直接冲了出去,一副要去某地的样子。

  沙乐和那个青年人都觉得奇怪,等他们追出去时,方笑武早已去得远了,想追也追不及。

  一盏茶后,武道学院的大门处,方笑武急冲冲的来到,张口就问:“找我的人呢?”

  看守大门的人见得是他,忙道:“已经走了。”

  “走了?”方笑武诧道。

  “是啊,已经走了好一会,说是方公子看了信后,自会明白。”那人道。

  方笑武拿起信来继续看下去,才知道后面还有提示,迅速看完之后,便出了大门,往信中指示的地方过去了。

  方笑武心急如焚,恨不得一瞬间赶到自己要去的地方,但京城那么大,他要去的地方十分遥远,一时半刻之间,他根本就没有办法赶到,只能拼命御剑飞行。

  半个时辰后,方笑武终于赶到了自己想要去的地方,却是一片阴气森森的乱葬岗。

  他收剑落下,正要飞身进入乱葬岗中。

  忽听“轰”的一声巨响,乱葬岗深处爆发出一道惊人的气流,所过之处,摧毁一切。

  要不了几弹指的时间,偌大的一个乱葬岗,已经有一半被夷为平地。

  别说坟头,就连一根杂草也都看不到了,地面焦黑松软,直达地底近百丈。

  方笑武长啸一声,拿出斩邪紫晶剑,人剑合一,挟着一股强大的气势,往乱葬岗里面飞了进去。

  不料就在这个时候,乱葬岗深处传来一股可以说是恐怖之极的气息,不但将方笑武锁死,且还让方笑武没办法继续往前飞进。

  嘭!

  方笑武连那个出手的人都没有看见是谁,就被一股元力震得口吐鲜血,摔落在地上,溅起满天黑土。

  “哼,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

  一个冷嗖嗖的声音传来。

  接着,方笑武便觉得手指一松,手里的斩邪紫晶剑脱手飞出,落在了那人的手中。

  方笑武大吃一惊,知道自己遇到了没办法战胜的对手。

  要知道斩邪紫晶剑是有灵性的,方笑武意念一动之下,就能将它收起,但现在,这把剑却是没办法听方笑武的使唤,被那个人强行隔空吸到手中,从此足以说明此人修为之高,已经到了合一境巅峰。

  方笑武的修为只是入圣境巅峰,属于顶尖武圣。

  而这个人的修士高达合一境巅峰,堪称顶尖绝世强者,其实力之强,怕是已经到了独步天下的地步,纵然是同级绝世强者,也没多少人能与他抗衡到底。

  “咦,这把剑倒也不错,本天尊收下了。”那人稍微看了一会斩邪紫晶剑,随手一挥,便将此剑收得无影无踪。

  方笑武暗暗叫苦。

  没了这把剑,他就没有办法让晶族六宝形成一体,从而与玉髓剑融为一体,组成天晶尺。

  天晶尺是他目前最强的杀手锏。

  以前无论遇到多大的危险,他都没有想过要用此物,但现在,他就算想用这件兵器,却也没有办法做到了。

  当然,澳门赌博网站:他还有大荒剑、水石剑,甚至是须弥珠和血河王冠(狱龙冠),都可以使用,但这些兵器或者法宝对于目前的他来说,还远远没有到可以驾驭的地步。

  更糟糕的是,那个人连斩邪紫晶剑都收走了,他真要拿出大荒剑或者水石剑的话,只怕尚未来得及出手,就会被对方夺走了,岂不是白白便宜了对方?

  过了片刻,方笑武动了动身子。

  而这个举动,已经引起那个人的惊奇,叫道:“咦,你这小子中了本天尊的一击之后,居然这么快就能动了,肉身之强,也未免太古怪了,难道你拥有黄金之身?”

  方笑武趴在地上转头一看,虽是深夜,但他目力超人,看到远在数十丈外,倒着一人一狼,正是寒人与寒兽。

  写信给他的人正是寒人,只是他们这次遇到的对手实在太强,连寒人与寒兽都遭遇了重创,从方笑武所在的位子看过去,根本就不知道这两个家伙到底还活着没有。

  “别看了。”那人冷嗖嗖的道:“本天尊要杀那两个家伙,也就挥挥手的事儿,但本天尊现在不想杀他们,还留了它们半口气,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

  方笑武内伤甚重,业已到了《九重九劫功》也没办法调元的地步,只能依靠一股意志坚持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擎天兔?”

  那人狂笑一声,从地上站了起来。

  只见这家伙穿着黑色的长袍,面容十分苍白,似乎有几百年没有见到阳光,再加上空洞的双眸,远远看去就像是一个幽灵似的,浑身散发出一股诡异的尸气。

  那人冷笑道:“臭小子,你不认得本天尊,但本天尊却见从剑书中见过你的模样,你们害死了本天尊的徒弟,还以为可以活着么?”

  方笑武心头一凛,叫道:“你……你是赶尸天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