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780章 老狐狸
  方笑武目送洪千钧落地后,突然身形一晃,消失在地上,也不知道何处去了,只得转过身来。

  “拿来。”李大同将手一伸。

  方笑武知道李大同想要什么,嘴里说道:“刚才因为有洪前辈在,我给你面子,所以才会叫你一声院长,现在洪前辈已经走了,我可不会叫你院长了。”

  说话间,将飞鸿刀拿出来,本来想递给李大同,但突然想到什么,急忙缩了回来。

  李大同一怔,道:“你干什么?”

  方笑武将飞鸿刀拿到身后,一副极为谨慎的样儿,说道:“你只老狐狸太狡猾了,我不能上你的当。你先把几十种灵草交给我,然后我再把飞鸿刀交给你。”

  李大同吹了吹胡子,伸手摸摸鼻子,没好气的道:“你这小子想那么多干什么?我让你去林家,无非是想让你去磨练一番,现在你回来了,就算是完成了任务,你以为我还会赖账吗?”

  “这可很难说。”方笑武一脸精明的道。

  李大同苦笑一声,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既然这样,我就先给你几种灵草,让你看看我这个人从来不会骗人。”

  说完,随手在身上掏了几下,不知怎么的,就掏出了几个盒子,随手放在石凳上。

  随后,只见他一一打开盒子,让方笑武看清里面的东西,全都是灵草,精华内蕴,无一不是极为罕见的珍奇之物。

  方笑武担心李大同反悔,急忙将几个盒子收进储物戒指里面,然后把飞鸿刀递给李大同,说道:“看在你还算讲些信用的份上,我就把飞鸿刀交给你吧。”

  李大同自从当上武道学院的院长以来,什么时候会有人敢这么对他说话?

  偏偏他与方笑武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骗过方笑武,心里对方笑武多少有些愧疚,所以无论方笑武对他说出什么样的话来,他都不会真的生气。

  伸手拿过飞鸿刀以后,李大同屈指一弹,铛的一声,甚是清亮。

  “嗯,确实是飞鸿刀。”李大同点了点头,将飞鸿刀收起,问道:“对了,你是怎么破掉飞花阁,从里面跑出来的?”

  这话若是以前说,方笑武听了之后,指不定会破口大骂,但方笑武刚刚得了几种灵草,心里美滋滋的,也就没有生气。

  “你想知道的话,我可以告诉你,不过你先把其他的那些灵草交给我再说。”方笑武道。

  李大同伸手一摸鼻子,叫道:“你以为我真的很想听吗?反正我对你的这次考验已经过关了,我听不听都无所谓……”

  “你想赖账?”方笑武大叫一声。

  “谁说我想赖账?其他那些灵草我会交给你,但不是现在。放心吧,等你离开武道学院的时候,我会把应该属于你的东西全都交给你,另外我还会给你算利息。”

  “这还差不多。”

  “唉,现在的年轻人呐,怎么一点也不知道什么叫尊老,想当年,我……”

  “不是我不尊老,而是要看对象,你把我骗来武道学院,我都没跟你算账,而我到了这里之后,你不是让我干这个就是让我干那个,也不知道你究竟到底要让我做些什么,试问……”

  “好了,好了,我只是感慨两句而已,你没必要跟我说长篇大论。”李大同说到这里,突然话锋一转,笑道:“你这次去林家,是不是遇到了一个漂亮的小姑娘?”

  方笑武愣了愣,问道:“你说的是林羽彤?”

  李大同道:“好像是吧。”

  方笑武哭笑不得,说道:“什么叫好像是吧?不是就不是,是就是。”

  李大同摸摸鼻子,道:“我只知道她是林泰鸿的孙女,至于叫什么名字,我哪记得那么清楚。”

  方笑武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好吧,算你有道理。我是见过林羽彤,怎么了?”

  “你觉得那个小姑娘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咳咳咳,我的意思是说,你们两个若是凑成一对的话,你觉得如何?”

  “什么?原来你让我去林家不仅仅是为了偷飞鸿刀啊。说,你到底有什么居心?”

  “我能有什么居心?不就是见你一个人,身边没有伴儿,就想给你介绍一下吗?如果你对那个小姑娘满意的话,过两天我就去林家跟林院长说一声,让你和那个小姑娘……”

  “等等,你说的这个林院长,是不是一个身穿道袍,留着白胡子的老头?”

  “对啊,就是此人。咦,你见过他吗?奇怪,他是林家秀林院的院长,以他的身份,应该不会出来见你,难道……”

  方笑武嘿嘿一笑,一脸高深莫测的样子,说道:“老狐狸,看来你这次失策了。只要你把你为什么把我骗我来武道学院的真正目的说出来,我就告诉你我这次去林家的经过,如何?”

  李大同想了想,突然一拍脑袋,叫道:“我真笨,我直接去林家问问林院长就可以了,何必与你此说这些废话?”说完,将身一晃,从石亭里飞了出去。

  方笑武没想到这家伙说走就走,急忙追到石亭边,朝下喊道:“喂,老狐狸,你先别走,我还有话要问你,你究竟是怎么认识令狐十八的?是不是他叫你骗我的?”

  李大同头也不回的道:“什么令狐十八?我不认识。我先走了,待会洪老会把你送出去,澳门赌博网站:千万不要下来,以免将你摔死。”

  话声中,李大同已经落在地上,就跟之前的洪千钧一样,身形微微一晃,便消失无踪,不知去了何处。

  方笑武本来要跳下去的,但他一只脚跨出去的时候,不由犹豫起来,最后还是没敢往下跳。

  无论李大同是不是在吓唬他,反正他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别看石亭与地面只有三十多丈多,对他来说,也就一瞬之间而已,但谁又敢说这里面是不是藏起危险?

  洪千钧和李大同之所以敢下去,那是因为他们一个是这里的主人,一个是武道学院的院长,就算再怎么危险,也拿他们没有办法,他不能与这两个老家伙比,还是不要冒这种险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