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778章 高深莫测的宁老道(下)
  “你看不起李大同?”方笑武忍了一下,澳门赌博网站:却没能忍住,最后还是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那人没想到方笑武会开口,不禁微微一呆。

  旋即,他冷冷一笑,说道:“听你这小子的口气,难道是想为李大同打抱不平?”

  方笑武道:“在你们眼里,我只是一个小人物,我要为李大同打抱不平的话,未免太可笑了,我只是觉得你的口气太大了。”

  那人道:“老夫说的是实话,如何口气大了?”

  方笑武道:“我并不清楚李大同是怎么当上武道学院院长的,但武道学院素有天下第一学院之称,能够当上这所学院院长的人,若没有真本事,无疑会让天下人耻笑。”

  “那又怎样?”

  “以我看来,李大同本事之大,未必就会比你差。”

  “放屁!”

  “我是不是放屁,你可以去找李大同试一试,不过我警告你,他的剑很厉害,你……”

  不等方笑武把话说下去,那人陡然狂笑一声,打断了方笑武的话。

  “你笑什么?”方笑武眉头一皱,问道。

  “老夫笑你孤陋寡闻。你以为老夫不知道李大同有‘剑长’之称吗?哼,老夫实话告诉你,老夫不但精通幻术,天下不做第二人之想,就连剑法,也足以称得上是天下一流。若是比剑,老夫一定会让李大同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剑法……”

  “未必!”说话的人是宁老道。

  由于说这话的人是宁老道,而不是方笑武,所以那人的面色不觉微微一变,道:“你说未必?难道你与李大同交过手?”

  “我与李大同是交过手,不过我们只是下棋,并没有动武。”

  “那你怎么敢说未必的话?”

  “我虽然没有和李大同正式交过手,但我与他一共见过三次,尤其是最近一次,据我观察,他的的修为并不在你我之下……”

  “什么?”那人露出一副不相信的表情。

  “你用不着如此惊讶。老实说,李大同的资质确实不怎么样,但他能够当上武道学院的院长,绝对是实至名归。如果你不相信我说的话,你将来可以去找他比比看。”

  “……”

  那人说不出来话,仍是处于不相信的状况中。

  “好了。”宁老道的声音继续从方笑武身后传来:“再过一会儿,说不定会有人从此经过,我们还是散了吧。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本来不想回答,但他想了想,却淡淡的道:“我姓史,你可以叫我史宗发。”

  方笑武闻言,不禁想道:“原来这老家伙不是姓李,而是姓史。”

  只听宁老道说道:“好,史宗发,你先往北走,我待会会追上你,带你去那个地方。”

  史宗发望了一眼方笑武,道:“这小子……”

  宁老道说道:“你放心,如果你去了我说的那个地方,我不能让你心服口服,用不着你出手,我自会把这个小子给你抓来,你想怎样对他,我再也不会插手。”

  “好!”

  话音一落,史宗发身形一动,施展乘风飞行术,朝着北方过去了,很快消失在天边。

  而等史宗发走后,宁老道突然出现在方笑武面前,神色严肃的道:“方笑武,你……”

  方笑武叫道:“等等,前辈,你老是怎么看出我就是方笑武的?难道你也精通幻术不成?”

  宁老道骂道:“笨蛋,我是什么人?怎么会看不出你就是方笑武?你以为史宗发真有本事和我对峙那么久吗?”

  方笑武面色一变:“难道你……”

  “你明白就好,用不着说出来。”宁老道话锋一转,道:“记住,我只帮你这一次,今后无论你遇到多大的困难,都要靠你自己。还有一件事,你回武道学院以后,不要多嘴,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知道吗?”

  “知道了。”方笑武道。

  “知道就好,临别之际,我赠你一句话。”

  “前辈请说。”

  “不要去方家。”

  “不要去方家?前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

  不等方笑武问下去,宁老道也不解释一下,转身朝北如飞而去,转眼就消失了踪影。

  方笑武原本想追上去问个清楚,但他只是动了一下,就没有追上去,而是从半空中飘落至地。

  他往前走了几步,自言自语说道:“难道废柴舅舅真的与京城方家有莫大的关系?”

  想了一会,始终想不通这里面究竟有着怎么样的一段故事,索性不再想了,决定赶路要紧。

  当天下午,方笑武以惊人的速度赶到了武道学院。

  而远远望见武道学院的大门以后,他心里总算踏实了。

  方笑武进入武道学院的时候,居然没有受到任何人的盘查,就好像早已得到了吩咐似的。

  方笑武也不管了,既没有去圣剑院,也没有去找李大同或者宗正明,而是回到了碧落居。

  沙乐见他回来,仅仅只是多看了他两眼,似乎觉得他这个样子有些可笑,面皮微微抽动了一下,却连一声问候都不说。

  方笑武将身上的道袍脱下,随便往椅子上一扔,叫道:“沙乐,你想不想知道我这些天都干什么去了?”

  “不想。”沙乐道。

  “一点兴趣都没有?”

  “没有。”

  “我就奇怪了,你这个人难道是木头做的不成,对什么事都不好奇?”

  “……”

  “你怎么不说话?”

  “信。”

  “信?什么信?”

  只见沙乐从怀中掏出一份信笺,递给方笑武,也不愿意多解释一下。

  方笑武只能苦笑一声,伸手接过信笺,打开来看。

  仅仅只是看了开头了两句,方笑武便不由大叫一声:“哎哟,那小妮子怎么也到京城来了?糟糕,不会是平西王听说我在京城出现,就让这小妮子从华阳城到京城找我逼婚吧?”

  “谁要找你逼婚?”一个声音突然从厅外传了进来。

  方笑武转身一瞧,见得是宗正明,就干笑了一声,也没有把信看完,而是折起来随手放在一边。

  “宗教席,你老来得正好,我正打算去找你呢。”方笑武道。

  “你找我?”宗正明认识方笑武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多少也知道方笑武的一些脾气,笑道:“你回到武道学院以后,第一个去的地方就是这里,难道不是想等我这个总教席找上门来吗?”

  闻言,方笑武老脸不禁一红,说道:“宗教席,你老就不要取笑我了。我这次去林家,可谓九死一生,现在好不容易回来了,你就不想听听我是怎么拿到飞鸿刀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