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777章 高深莫测的宁老道(上)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很快就过去了一盏茶时间。

  除了方笑武之外,宁老道和那个人也都没有动过一下,似已陷入了僵持之中。

  然而十里之内,却是飞鸟进不来,风儿进不去,处于一种极为诡异的状况之中。

  方笑武看不到后方的宁老道,只能通过前方的那个人来判断两人对峙的形势。

  刚开始的时候,方笑武还能从那个人的脸上看出一些端倪,因为那个人的面色显得十分凝重,分明就是遇到了劲敌的表情,但随着对峙的时间越长,那个人脸上的凝重之色便渐渐地消失了。

  到了最后,那个人的脸上就再也看不到任何表情,显得十分平静。

  而如此一来,方笑武就没有办法从他的脸上看出两人对峙的形势怎样。

  有那么一段时间,方笑武甚至怀疑宁老道处于下风,因为那个人所表现出来的状态,看在方笑武的眼中,对于方笑武来说,似乎是一种对自己很有信心的样子。

  终于,半个时辰过去了。

  突然间,方笑武隐隐看到那个人的眉毛微微跳动了一下。

  方笑武虽然感觉不到两人的对峙情况怎样,澳门赌博网站:但那个人突然跳动了一下眉毛,说明两人的对峙应该开始产生了一些和之前不太一样的变化。

  当此时,方笑武一点也不敢大意,暗中蓄势以待。

  只要场上的形势稍微有些对他不利,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拼命自保,而不是妄想在两大绝世高手的夹缝之中侥幸跑到一边。

  蓦地,方笑武又看到了那个人的双眉跳动了一下,就好像是跳舞似的,显得颇为古怪。

  方笑武看不出个名堂,所以就越发小心。

  不知不觉间,由于太过紧张的原因,方笑武的双手冒出了冷汗。

  反而是两个对峙的绝世高手,却是面色一直未变,犹如石化了一般。

  又过了片刻,方笑武第三次看到那个人的眉毛跳动了一下。

  但与前面两次不一样的是,这次那人不仅仅是眉毛跳动,就连嘴角,也微微抽动了一下,面色显得有些铁青。

  忽然,那人身躯微微一震,向后退了数尺,右手缓缓举起,一副将要大打出手的样子。

  见此情景,别说是方笑武,即便是合一境后期的绝世强者,也会为之面色大变,如临大敌。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方笑武不但运足了全身的力量,且还全身紧绷,感觉自己的心脏已经提到嗓子眼,有一种生死一瞬间的感觉。

  只见那人的右手一点点举高,场上的气氛随之变得越来越凝重,而等他将手高高举过头顶,已经不能再继续举起的一瞬间,那种大战一触即发的气氛也就达到了顶点。

  突地,位于方笑武身后的宁老道发话了:“你若出手,我会不惜一切代价和你对抗到底,直至将你击杀!”

  “你敢威胁老夫!?”

  那人双目怒视,看上去像是在对方笑武生气,而实际上,他愤怒的对象是宁老道。

  “这不是威胁。”宁老道的语声充满了力量,沉沉地道:“如果你有本事将我打败的话,早就动手,而不是和我对峙了这么久。老实说,我真要杀你,也就一招的事儿,但我一旦那么做了,我自己也不会好过。”

  “哼!”

  那个人重重的哼了一声。

  他当然不相信宁老道可以一招杀了自己,但宁老道的话,确实说中了他的要害。

  他与宁老道对峙了那么久,确实没有把握击败宁老道,而对于他们这种级别的高手来说,若是遇到了劲敌,越不会轻易大打出手,可真要动手了,就不会轻易罢手。

  “你用不着哼,要不要动手,全在你的一念之间,你自己看着办吧。”宁老道说完,就没有再出声。

  方笑武已经脱离了险境,很想回头看一下宁老道现在是个什么样,但他望着前方的那个人,却是不敢回头,好像一回头的话,那个人就会突然对他出手似的。

  天空中沉默了一会之后,那个人冷笑一声,将高高举起的右手放下,且拿到了身后,做出一副天下唯我独尊的样子。

  他说道:“道士,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本事?”

  宁老道的声音从方笑武身后传来:“你真想知道我是谁的话,可以去白云观。”

  “白云观?”那人面色愣了愣,道:“白云观是什么地方,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你当然没有听说过,白云观的历史不过一百多年……”

  “原来如此,我离开京城的时候,尚在三百多年前。不过……”说到这里,那人面上露出了疑惑之色,道:“看你的样子,应该不是武道学院的人,你与这个小子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当然不是武道学院的人,至于我与这个年轻人是什么关系,你没必要知道。”宁老道的声音略微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我知道你不服,所以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

  “什么机会?”那个人问道。

  “你跟我去一个地方,我保证让你心服口服。”

  “你想骗我去什么地方?”

  “你不敢去吗?”

  “谁说我不敢?”

  “既然敢的话,你又何必多问?”

  那人想了想,道:“好,我跟你去,但在走之前,我要问清楚一件事。”

  宁老道问道:“你想问清楚什么?”

  “你认识洪千钧吗?”

  “洪千钧?洪千钧是什么人?”

  “看来你确实不是武道学院的人。”

  “原来你说的这个洪千钧是武道学院的人,你放心吧,整个武道学院,我只认识一个人,那就是李大同。”

  “哼。”那人面露一种不屑的表情,说道:“老夫当年在武道学院的时候,那李大同还只是一个小人物,跟老夫提鞋都不配,没想到三百多年后,他居然摇身一变,成了武道学院的院长。”

  不知怎么的,听到这个人如此小看李大同,方笑武心中有一种很不高兴的感觉。

  按理来说,他之所以会成为武道学院的教席,全都是李大同害的,别人说李大同的坏话,他应该感到高兴才对,可现在,他居然会李大同感到不平,也未免太奇怪了。

  转念一想,方笑武终于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不错,他是不满李大同将自己骗进了武道学院,但当初的那种讨厌情绪,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淡化了。

  他现在的身份是武道学院的教席,而李大同,却是武道学院的院长。

  从某方面来说,他和李大同属于同一个阵营。

  那个人连身为院长的李大同都不看起,岂不等于把整个武道学院的人都藐视了?

  他是武道院校的一份子,自然就会有一种被羞辱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