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772章 龙息破飞花(下)
  (全文阅读)

  “道士,澳门赌博网站:本王叫你起来!难道你耳朵聋了吗?”

  生门王的声音比刚才大了一倍有余,显然是不满方笑武不遵照自己的话去做,震得飞花乱舞。

  眼见方笑武仍旧是坐在地上,生门王面色阴沉,突然向前跨出一步,右手按着剑柄上,一副将要动手的样子。

  可是就在下一瞬,生门王猛然向后退了几步,一副厌恶的样子,叫道:“好臭,什么味道?”

  方笑武依然不理他,始终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生门王的鼻子好像不太亮光,嗅了嗅之后,才发现臭味是从方笑武身上散发出来的。

  “臭道士,你敢在本王面前随便放屁!”

  生门王怒斥一声,但终究没有拔剑出鞘对方笑武展开攻势,看来是自忖身份,不屑在这种时候对方笑武出剑。

  过了一会,生门王还是可以闻到臭气,面上开始露出不耐烦的表情,喝道:“臭道士,本王警告你!你若不起来,休怪本王对你不客气。”

  方笑武继续不闻不问。

  生门王等了一会,见方笑武一直把自己的话当耳边风,不由得怒火大涨,霍然拔剑出鞘,一剑劈向了方笑武的脑袋。

  事实上,方笑武根本就不知道生门王已经出来了。

  这段时间以来,方笑武一直在修炼《龙息功》。

  他第一次吃龙涎的时候,就觉得自己的《龙息功》有了很大的进步,但不知因为什么,始终不能突破到最后一个境界。

  而这一次,他在吃下龙涎后,进步比第一次更快,现在仍是处于冲刺的阶段,总觉得自己这次可以破冲玄关,将《龙息功》的境界提升。

  “咣”一声,生门王一剑劈在方笑武肩上后,一股反震之力从方笑武身上涌出,将生门王震得手腕一麻,力道颇重。

  “咦,这臭道士修炼的是什么功法,怎么如此厉害?”生门王向后退了一段距离,开始沉思起来。

  一个时辰后,生门王见方笑武仍是坐着不动,想了想,突然以手代剑,飞身逼近方笑武,点向了方笑武的脑门。

  他的这一招,确实狠毒,若是被他点中的话,方笑武恐怕会身受重伤,元魂受损。

  骤然间,那些臭气突然急速的卷作一团,形成一个龙头的样子,挡住了生门王的指头。

  “砰”的一声,生门王觉得手指几乎要折断了,人也被震得倒飞出去,飘然落地。

  而那个龙头,也在生门王这一指的力道之下,渐渐消散而去。

  随后,方笑武的身上,开始散发出了一股股异香。

  生门王仅仅只是闻了一下,就好像是遇到了克星似的,面色大变,急忙往生门那边过去。

  然而,没等生门王去到生门处,那股异香便以铺盖天盖之势席卷全场,冲击七个大门。

  扑通一声,生门王距离生门也就还有半尺距离,尚未入内,就突然从半空中掉落下来,全身簌簌发抖。

  ……

  外间,也就是飞花阁外,本是静悄悄的。

  但就在方笑武身上发出异香的时候,飞花阁便开始显得十分不安,不但微微颤抖,且还散发出阵阵恐怖的气息。

  “嗖”一声,一道人影突然飞来,打算进入飞花阁之中。

  然而,随着“嘭”的一声之后,那人被飞花阁发出的一股力量震得口吐鲜血,急忙倒飞回去,远离飞花阁,不敢靠近飞花阁百丈以内。

  下一瞬,飞花阁四周突然出现了数百个修士,修为最低的也是超凡境前期,而修为最高的一个,已经达到了合一境前期,全都是林家的高手。

  至于先前那个受伤的人,修为之高,已经是合一境中期。

  “传我之令,谁也不许靠近飞花阁十里之内。”受了伤的那个修士将手一挥,下令道。

  接着,此人便对一个修为高达天人境后期的绝世强者道:“快去把家主请来,就说飞花阁有变。”

  话音刚落,忽见两人并肩踏空而来。

  右边那个中等身材,两鬓微微泛白,头戴一顶羽冠,修为之高,已是合一境后期。

  左边那位五尺来高,穿一件道袍,颌下留着一部长长的白须,将至小腹,修为比右边那人还高,已经是合一境巅峰,且不是初级,已经到了中级。

  “全都闪开,越远越好。”

  那道袍人来近之后,突然将手一挥。

  霎时间,除了头戴羽冠的那个修士之外,其他人,包括那个合一境中期的修士,全都退得远远的,守住四周,而他们,也不敢朝飞花阁的方向多望一眼。

  “院长,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那个偷刀人已经……”头戴羽冠的那个修士说道。

  “情况有些复杂,一时之间,老夫也说不清楚。”道袍人一目不瞬的盯着飞花阁看了一会以后,突然眉头一皱,长袖向外一卷,一股强大的元力将飞花阁强行压制。

  头戴羽冠的修士本来想问些什么,但他看到道袍人面色严峻,就忍了下来,没有开口。

  不多一会,道袍人面色不仅仅是严峻,而是还变得凝重起来,似乎遇到了什么大难题。

  忽听“轰”的一声,一股冲天之力从飞花阁中爆发出来,将道袍人震得防御为之一泄,仿若漏了一股气似的。

  一息之间,一道人影就像是那股气,从防御最薄弱的地方飞出,落在了不远处的一棵老树上。

  那颗老树少说也有两千年来,虽然不高,但枝叶繁茂,犹如一把撑开的巨扇,覆盖了四十余丈。

  头戴羽冠之人见了,就要过去。

  “家主,先等一等。”道袍人微微摇了摇头,意思是让头戴羽冠的人先不要过去。

  就在头戴羽冠之人脸上略显疑惑之际,忽见飞花阁连续闪了几下,每闪一下,就会迅速变小,而等它闪完之后,飞花阁已经变成了一座精巧玲珑的宝阁,类似模型一般。

  道袍人又惊又喜,隔空伸手一抓,已将飞花阁拿到手中,递给头戴羽冠之人,说道:“恭喜家主。”

  头戴羽冠之人愣了愣,旋即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急忙双手接过飞花阁,道:“多谢院长。”

  “家主要谢的话,就谢那个偷刀人吧。”

  道袍人说完,深深地望了一眼那棵老树上的方笑武,也没问什么,腾升飞起,转眼消失于黑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