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764章 败长老
  看到方笑武和那老头一副将要动手的样子,林羽彤咯咯一笑,将林骧拉到了场外,不让他多嘴。

  而林骧呢,却是一张苦瓜脸,不想看到方笑武和那老头相斗。

  随后,只见方笑武和那老头各自挑了一把宝剑,也没有礼让的意思,就在场上比试起来。

  说是比试,其实属于客气话,无论是方笑武还是那老头,都想赢对方。

  那老头修为在方笑武之上,尽管很想赢方笑武,但他担心自己出手太猛,将方笑武打伤了,所以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想过要倾尽全力,自认就算只拿出三成的实力,也足以让方笑武认输。

  不料,那老头与方笑武斗了七八十招之后,业已发挥了三成的实力,但方笑武仍是和他打得有声有色,不由惊诧不已。

  渐渐地,老头也就不再轻视方笑武了,而是不断的加快攻势,争取早些击败方笑武,方能显示出自己的威风来。

  此刻,早有人把方笑武和那老头相斗的事,赶去禀报给林惊鄢知晓。

  林惊鄢听了这件事,澳门赌博网站:自是觉得关系重大。

  他正要出去,忽见一人从外面走了进来,边走边笑道:“四弟,你干什么去?”

  那人年约七旬,身穿便服,气势非凡,任谁见了,都会觉得他是一个大人物。

  而他,也正是林家的长子,林惊鄢的大哥林惊师。

  “大哥。”林惊鄢没想到林惊师会来,急忙迎了上去。

  “参见少主。”其他人赶紧行礼。

  林惊师挥了挥手,说道:“不必多礼。”走入厅内。

  林惊鄢跟着走进大厅,以主人身份请林惊师坐下后,就把方笑武与那老头比试的事说了。

  林惊师想了想,笑道:“四弟,那张道士是干部长推荐的,若没有一些手段,又怎么可能会来?你放心吧,没事的。”

  林惊鄢苦笑一声,说道:“大哥,我不是担心张真人,而是担心连长老。”

  林惊师诧道:“这是为何?”

  林惊鄢道:“虽然张真人的修为和我一样,都是入圣境巅峰,但正如大哥所说,他是干部长推荐的,干部长那个人我颇为了解,从来不会做没把握的事。我怀疑这个张真人的实力深不可测,一旦连长老将他逼急了,恐怕……”

  听到这里,林惊师突然大笑一声,说道:“如果张道士可以打败连长老,那这次真的有好戏看了。”

  林惊鄢不知他话中有话,还以为他说的就是眼下这件事,仍是苦笑道:“大哥,你可能没见过这位张真人,据我观察,此人确实了得,他第一次看到林骧练剑的时候,就指出了林骧的不足之处。”

  林惊师也不解释自己的话是什么意思,笑道:“那也很好啊,万一连长老输了,既能让连长老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也能让我林家从从此以后更加小心,不能小瞧外人。此乃一石二鸟之策,那张道士也算是帮了我们林家一个大忙了。”

  林惊鄢没想到林惊师会这么说,愣了一下之后,就没再多嘴了。

  过了片刻,只见一个林家修士走了进来,弓身道:“张真人与连长老打得难分难解,不相上下。”

  不多一会,又有一个修士进来,同样也是弓身禀道:“连长老中了张真人一剑。”

  闻言,林惊鄢双眉微微一挑,叫道:“这么快。”

  很快,又有人进来禀道:“连长老连中三剑。”

  话音刚落,忽见第四个人疾步入内,面色惊骇的道:“连长老宝剑脱手飞出,不敌张真人。”

  林惊师再也坐不住了,起身喊道:“四弟,你快去吧,别让后果变得非常严重。”

  林惊鄢见他这个时候才着急,不由暗道:“这已经很严重了,你现在才让我去,不觉得太晚了吗?”

  想是这么想,但他身为这片区域的主管,还是得去瞧一瞧。

  一出大厅,林惊鄢就施展御剑飞行,往北而去。

  没等林惊鄢赶到场上,忽听远处传来“轰”的一声巨响,乱石翻飞,气流横空。

  林惊鄢加快速度,瞬间赶到现场,往下一看,不由得暗暗苦笑。

  只见下方多了一个巨大的石坑,昔日可以抵挡入圣境巅峰高手相斗的场地,已经不复存在。

  方笑武悬空而立,手中拿着宝剑,气色还好。

  对面二十多丈外,那老头也是悬空而立,但灰头盖脸,衣裳破了好几处,并无外伤,显然是方笑武手下留情了。

  看到林惊鄢来了,那老头就算心里有多不甘,也不敢再出手,急忙飞落地面。

  林惊鄢收剑落下,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只能挥了挥手,让那老头离开。

  此时,方笑武也落下地来。

  林惊鄢问道:“张真人,你没事吧?“

  方笑武笑了笑,屈指弹了一下宝剑,发出嗡的一声,然后说道:“有劳林兄关心,我没事。”

  就在这时,林羽彤和林骧飞身而来,前者倒好,后者却是又惊又奇,还有一丝害怕。

  没等姐弟两开口,林惊鄢就板着脸对林骧道:“骧儿,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让张真人和连长老打起来,我罚你面壁思过十天,快去!”

  林骧十分郁闷,心想这件事与我无关啊,然而老爹的话,他又不能不听,只得离开场上,跑去面壁思过去了。

  “羽彤,你年纪也不小了,怎么也不劝劝?”林惊鄢训完林骧后,才对林羽彤说道。

  “爹爹,张教席和连长老非要打不可,我又有什么办法?况且,他们打了之后,我才知道爹爹给我找的这位张教席确实本事很大,我再也不敢小看他了。”

  林羽彤浑然不知这件事的严重,仍是调皮的说道。

  林惊鄢拿这个女儿没办法,只得苦笑了两声,摇摇头,说道:“你也走吧,你要是继续留在这里,我怕我会被你气的吐血。”

  林羽彤吐了吐舌头,娇声道:“爹爹,你老别生气了,我保证以后不会发生这种事了,一定的。”说完,朝方笑武偷偷的做了一个鬼脸,转身如飞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