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760章 收服小子
  林骧听了方笑武的话,毕竟尚未成年,顿时来气,想道:“好啊,我见你是我姐姐的教席,不想和你打,所以才会跟你客气一下,既然你摆出一副教席的面孔,我就和你斗一斗。”

  “张真人,得罪了。”

  林骧话罢,忽地一剑向方笑武刺了过去。

  方笑武也不运功,凭空一剑刺出,速度快到了极点。

  林骧尚未看清是怎么回事,忽觉手腕一麻,像是被什么东西盯了一下,尔后,手中的青铜剑竟然脱手飞出,根本就拿不稳。

  “你不要不服气,我没有运功。”方笑武望着林骧,说道:“老实说,你的剑法确实了得,但你不懂得怎么运用,换句话说,你还不知道什么叫活学活用。当然,你现在还处于练套法的阶段,还不懂得什么叫生死交战,所以在这方面有不足,也是情有可原。”

  林骧听了这些话,心里当然有些不痛快。

  他是林家家主的孙子,除了修炼的功法是他的父亲亲自传授外,他所学的几种高级武技,都是林家高手传授,无论是谁,都告诉他,他所学的武技都是当世一等一的。

  而现在,方笑武却把他的剑法说的好像没什么用处似的。

  他要不生气,那才叫奇怪呢。

  只见林骧过去将青铜剑捡起来,说道:“张真人,你是不知道,我刚才所用的剑法只是初级,我有几招厉害的剑法没有使出来,一旦使出来,你就不会这么说我了。”

  方笑武笑了笑,说道:“好啊,你就用你说的那几招厉害剑法来攻我试试看。”

  林骧貌似谦虚的道:“不行啊,传授给我这套剑法的那个人说,这几招剑法厉害无比,属于大杀器,真要施展出来,我就得全力以赴,不然就会威力大减。”

  方笑武哈哈一笑,说道:“你这小子真会说话,不就是怕伤到我吗?你这孩子也太自大了,我修为远远在你之上,就算不用气,也照样可以赢你,出手吧。”

  林骧毕竟年少气盛,微微一咬牙,叫道:“好,既然张真人本事那么大,不把晚辈放在眼里,晚辈就不客气了。”

  只见他手腕微微一抖,剑光闪耀,一瞬之间,竟然发出了一招暗藏着九九八十一种变化的剑术。

  方笑武虽然修为高,但因为不懂得这门剑法的口诀心法,一时之间,竟没有看出这一剑有什么厉害之处。

  不过,方笑武有自己的破解之法,木剑绕身一转之后,当刺出去的时候,剑尖颤抖个不停,令人无法琢磨。

  叮一声,木剑与青铜剑相交,方笑武忽觉木剑有断裂的迹象。

  然而就在下一瞬,方笑武在没有运功的情况下,只是用了一种巧劲,就将木剑断裂的危险化解了。

  两人错身而过的瞬息间,方笑武还伸手在林骧的肩膀上轻轻的拍了一下。

  林骧落地后,转过身来,惊讶的望着方笑武。

  在他的感觉中,眼前的这个道士,比他的父亲还要厉害。

  就算是那个传授他剑术的林家高手,也未必能是“张真人”的对手。

  “再来。”方笑武喊道。

  “好!”林骧大叫一声,将那几招属于大杀器的剑法统统施展出来,全力攻向方笑武。

  刚开始的时候,方笑武还有些不适应。

  毕竟这几招剑法都是这套剑法中的精华所在,林骧限于修为,只能发挥到一定程度,但它们的威力,却也非同小可。

  方笑武没有运气,只是仗着修为比林骧高的多,经验比林骧丰富得多,以及对于剑道的领悟,才没有落下风。

  过了不久,方笑武渐渐适应之后,虽不懂这套剑法的口诀,但居然可以看出内中变化,继而在与林骧交手的时候,吸收一些自己认为值得学习的东西,倒不想那么快将林骧击败了。

  相反,方笑武一边与林骧打着,一边还指点林骧的剑法,叫他不要按套路走,而是按自己的想法临场发挥。

  林骧起先自是不信,可他与方笑武打了上百招后,没有将方笑武奈何,便偷偷地采用方笑武的打法,一次奏效,便把方笑武当作神人,不再用套路和方笑武交手,而是灵活多变。

  方笑武见他终于相信自己,心底自是非常高兴。

  半个时辰后,林骧累得满头大汗,而这要是再以往,他施展了那么长时间的绝招,非得累得倒下不可,从此,足可以说明方笑武那种活学活用之法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少消耗的体力。

  方笑武见林骧就快到了支持不下的地步,突然收剑,说道:“今天就到此为止。”

  忽听“噗通”一声,林骧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仰着脸道:“张真人,你老真是厉害,请您收我为徒吧。”

  方笑武没想到林骧会给自己跪下,更想不到自己只是随便指点了他一下,就让这个孩子对自己佩服得五体投地,跪下来给自己行大礼,要拜自己为师,澳门赌博网站:不由愣住了。

  “张真人,请您收我为徒。”林骧担心方笑武不答应自己的恳求,脸上堆满了期盼之色。

  方笑武回过神来,摇摇头,说道:“我不能收你为徒。”

  “为什么?”

  “因为……因为我发过誓,这辈子只收一个徒弟,在没有最合适的人选之前,我不会随便收徒。”

  听了这话,林骧脸上布满了失望。

  方笑武笑了笑,说道:“不过,你可以随时来找我,我可以指点你。”

  林骧转愁为喜,急忙从地上爬了起来,欢天喜地的问道:“张真人,你老的意思是说,我以后可以来这里?”

  方笑武摆出一副前辈高人的样子,伸手摸了摸胡子,笑道:“这是你家,你要来这里难道还要经过我的同意吗?只要你过了你姐姐那一关,其他都不是问题。”

  林骧闻言,更高兴了。

  他姐姐虽然经常欺负他,但他知道姐姐最疼他,如果他把今天的事情跟姐姐说清楚,姐姐一定可以让他来,而只要姐姐答应了,他父亲那里,绝不是问题。

  方笑武眼见还有一些时间,就随口问道:“对了,你姐姐既然喜欢往外面跑,是不是有什么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