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759章 世家教席
  大世家的情况,澳门赌博网站:往往都很现实。

  父亲若是家主,除了长子之外,其他子女的地位都差不多。

  林惊鄢之所以可以掌管那么大的一片区域,不是因为他修为高,实力足够强,完全是因为他的老子是林家家主。

  一旦他的老子林泰鸿去世,或者将家主之位传给大儿子。

  那么,林惊鄢的地位就不如从前了,再也没有办法拥有现在的权力。

  林惊鄢在七个兄弟当中,资质只能说是中等。

  他现在能够成为入圣境巅峰的武圣,除了修炼的功法乃天级上乘外,还有从小服食了不少灵丹妙药。

  林惊鄢对权力不怎么感兴趣,但他既然是家主的儿子,就得帮父亲分忧解难。

  他知道十几年以后,自己不可能再享有现在的权力,所以他要利用自己现在可以利用的一切资源,在这十几年内,将林羽彤和自己的幼子造就成为可以独当一面的年轻一辈高手,以便将来能在林家有一片立足之地。

  林惊鄢的这番苦心,林羽彤当然不明白,而且以她现在的性格,就算明白了,也不会当一回事。

  要知道林羽彤是个女孩子,对争权夺利的事,根本就没有兴趣。

  林家那么大,有那么多人,多她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不少。

  等以后她老子从林家权力核心退下来,去林家的养老组织养老,她就可以到处跑了。

  就算将来几年回一次林家,对她来说,也没有什么问题。

  因此,在这样的情况下,林惊鄢要纠正林羽彤不喜欢练功的毛病,等同于缘木求鱼。

  转眼过了三天,方笑武已在林家住了下来,并有自己的活动场所。

  每天早上,方笑武都要场地去指点林羽彤练剑,下午可以自由活动,而到了晚上,就是方笑武练功的时间。

  第四天早上,方笑武天刚亮就起来了,梳洗完毕,像个道士似的去到了林羽彤练剑的场地。

  等了一会,方笑武便看到林羽彤来了,不过,林羽彤不是一个人来的,而是和一个小孩。

  那小孩正是林惊鄢的幼子,名叫林骧,资质极高,小小年纪,修为就已经是登封境前期。他本来不想来的,但林羽彤非要叫他来,他只好跟着姐姐一块儿来了。

  “见过张真人。”林骧很有礼貌,朝方笑武行了一礼,问候了一声。

  反之,林羽彤则是连一声招呼都不打,就直接对方笑武道:“张教席,我想跟你商量一个事。”

  “什么事?”方笑武问道。

  “我这位弟弟天赋过人,非一般小孩能比。”

  林羽彤指着林骧对方笑武说道:“我今天有事要出去,不能练剑,我想让我弟弟代替我……”

  没等她把话说完,林骧就不依了,大声道:“姐姐,你怎么可以这样做?张真人是你的教席,不是我的教席,你要这样的话,我就去告诉爹爹。”

  “你敢!”林羽彤双手叉在腰间,跟许多喜欢欺负自己弟弟的大姐姐都差不多,说道:“你要是敢把这件事告诉爹爹,我就把你偷懒的事告诉爹爹,叫他老人家罚你面壁思过。”

  一听这话,林骧的面色立刻变了。

  因为是男孩子的关系,林惊鄢对林骧管得特别严,若是让林惊鄢知道林骧偷懒,林骧肯定要被罚去面壁思过,而面壁思过对于林骧来说,比什么都痛苦。

  于是,林骧急忙道:“好姐姐,你别这样,我答应你还不成吗?不过,这也得张真人点头同意才行呀……”

  “我同意。”方笑武突然说道。

  林骧没想到方笑武会答应,顿时愣住了。

  林羽彤也没想到方笑武会答应的那么快,呆了一呆之后,笑道:“张教席,你可不能耍赖。”

  “我怎么耍赖啦?”

  “你是不是想等我走了以后,你就跑去告诉我爹爹,好让我爹爹教训我。”

  “没那种事,我这个人很好说话,绝不会做小人做的事。”

  闻言,林羽彤面上一派狐疑,说道:“奇怪,你是我爹爹请来管教我的,但你的样子,好像对这件事不在乎似的。”

  方笑武淡淡一笑,说道:“小丫头,这正是我与其他人不一样的地方。经我三天考察,你练剑的时候,根本就心不在焉,与其让你练下去,倒不如放你一天假。”

  林羽彤担心方笑武会反悔,忙道:“这话可是你说的,万一我爹爹来了,看不到我,你得负全部责任。”

  方笑武点头道:“放心吧,我会负责。”

  林羽彤听他会负责,不由大喜,说道:“张教席,我以前觉得你这个人不怎么好,但我现在发现,你是个好人,等我晚上回来,我会给你送一些好吃的,准叫你赞不绝口。”

  说完,伸手捏了捏林骧的面庞,扬长而去。

  “张真人,你……你真的要指点我练剑吗?”林骧目送姐姐远去之后,转头望着方笑武,一脸苦色。

  方笑武二话不说,走到场外的兵器架前面,随手拿了一把青铜剑,扔给林骧,说道:“你自己先练着。”

  林骧接过青铜剑,依照方笑武的吩咐,当场练起来。

  方笑武站在一边看了一会,发现林骧的剑术不错,但有一个不足之处,那就是有些过于形式化,也就是所谓的呆板。

  方笑武是经历过许多次生死考验的人,知道什么样的剑法才是最实在的,既然已经看出了林骧剑法的缺点,当然也想指出来,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所以就打算以后再说。

  林骧练了一个多时辰的剑之后,见方笑武光是站在一旁看着,也没吭一声,还以为是自己的剑法了得,让方笑武看不出任何毛病,顿时有些飘飘然,练剑的时候,自然就会有些许变化。

  方笑武懂的剑法并不多,但这不影响他可以看出剑法的好坏。

  他看到林骧的剑法起了变化,就知道这小子开始骄傲自满了。

  过了片刻,方笑武走到场外,随手拿了一把木剑,走到场中,说道:“林骧,你来攻我。”

  林骧收剑道:“晚辈不敢。”

  方笑武瞪了林骧一眼,说道:“我叫你出手你就出手,不要婆婆妈妈的,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