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756章 张真人
  林枫望着方笑武,目中充满了将要告辞时的离别情绪,缓缓说道:“笑武,你不需要知道我是什么人,你只要知道我是你林姐夫就是了。该说的我都跟你说了,如何混进林家,我想李院长早有安排,你只管去林家四周多转一下就可以了。”

  方笑武见林枫始终不肯对自己说实话,拿林枫也没有办法,只能叹了一口气。

  无意之中,方笑武看到了那座坟墓的墓碑,发现上面只有四个字,乃“亡母之墓”,此外就再也没有别的标示。

  “林姐夫,如果你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可以去一个地方找我。”方笑武道。

  “我什么都不需要。”林枫说完之后,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点了点头,道:“好吧,你给我一个可以联系你的地方,将来或许有些用处。”

  于是,方笑武就把自己住在晶族的事告诉你林枫,要林枫将来有事的话,只管到晶族找他。

  方笑武本来想给林枫一块圣王令,但林枫担心这个东西会被别人发现,所以就没有要。

  最后,林枫拍了拍方笑武的肩膀,说道:“笑武,你不要怪林姐夫对你如此狠心,如果你还叫我一声林姐夫,那就不要再问了。从今以后,我们就算将来遇到,我也不会认你,你更不要认我,否则只会给你带来杀身之祸,甚至会连累到婉儿。你是婉儿的舅舅,总不能……”

  “林姐夫,你不用说了,我答应你就是。”

  “好,你是个好孩子。时辰就快到了,你快走吧,以免夜长梦多。”

  “林姐夫,你保重。”

  “你也保重。”

  就这样,方笑武告别了林枫,离开了青草湖。

  而方笑武走后,林枫走到坟墓前,双膝跪地,一直到了第二天天亮,他才给亡母磕了三个响头,缓缓站起,像个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离开了青草湖。

  ……

  依照林枫的指点,方笑武去了林家的大门外转悠。

  与萧家一样,林家大门只是林家的第一道门户,严格来说,不属于林家大院的范畴。

  而林家大院,等同于一座城,好在方笑武有了林枫的指点,只要先能混进林家大院,那就容易多了。

  一天下来,没什么收获。

  第二天,方笑武继续去大门外转悠,突然引起了看守大门的修士注意。

  一个修士上来盘查方笑武,方笑武也不敢跑,仗着口舌之利,倒也蒙混过关。

  就在方笑武将要转身离开的时候,只见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人大步走了出来,朝方笑武一拱手,十分客气的问道:“敢问道长,您就是干部长推荐的那位奇人吧?”

  方笑武闻言,不禁一呆。

  很快,他反应过来,忙道:“正是。”

  那中年人又问:“不知道长如何称呼?”

  所有人都认为方笑武是个道士,一时之间,方笑武哪里想得出什么好听的名字,随口说道:“我姓张,你叫我张道士长就可以了。”

  那中年人忙道:“岂敢,岂敢,原来是张真人。”

  闻言,方笑武暗觉好笑,刚才还是道长,现在一下子变成了真人,档次顿时高大上许多。

  没等方笑武开口问一下,忽见一道黄影从林家大门里飞出来,却是一只周身通红的玄鸟,长得像燕子,但有四翅,羽毛呈淡黄色。

  玄鸟之上,站着一个衣袂翩翩的少女,鹅黄衣衫,十**岁的样子,美得令人怦然心动,恍如女仙。

  本来玄鸟速度很快,眼力稍差一些的人,别说玄鸟上的黄衣少女,即便是那么大的一只玄鸟,也没办法看清。但是,玄鸟飞出大门之后,突然停在了半空中,所有人都看到了。

  只见玄鸟前面两只翅膀轻轻地扇着,后面两只翅膀却是一动不动,看上去极为神奇。

  “林福,这个道士是什么人?”那黄衣少女手里拿着一根鞭子,十分神气的对中年人说道。

  那中年人急忙将身一躬,叫道:“小姐。”

  那黄衣少女见他不回答自己的问话,不觉一笑,说道:“林福,你为什么不回答我的话,这个道士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来我们林家?

  林福忙道:“小姐,这位道长不是一般人,他是武道学院圣剑院白剑部部长干将教席推荐的张真人。”

  “干部长推荐的张真人?”黄衣少女狐疑的看了看方笑武,问道:“是干什么的?”

  “是老爷请来指点小姐剑法的世外高人。”林福道。

  “什么?”黄衣少女站在玄鸟上仔仔细细的打量了方笑武一番,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娇声道:“林福,我耳朵没有听错吧?你说这个道士是一位世外高人?”

  林福早已料到黄衣少女会有这种反应,点了点头,说道:“是的。”

  “哼。”黄衣少女小嘴一撇,道:“我看他一点也不像个高人,倒像是个专门骗人钱财的游方道士。爹爹也是真的,为什么要从外面请人来指点我的剑法,我们林家有那么多高手,随便找一个都比这个道士强。”

  闻言,林福面色大变,说道:“小姐,这位张真人是干部长推荐的,一定有真本事。”接着,又对方笑武道:“张真人,我家小姐心直口快,还请你大人有大量,不要放在心上。”

  方笑武一直在静静地听着他们两个说话,此刻看到林福向自己赔礼道歉,便淡淡一笑,说道:“你家小姐年纪还小,不懂事儿,我当然不会放在心上。”

  黄衣少女听了这话,心头顿时来气,说道:“我是年纪不大,但你不能说我不懂事,你不是干部长推荐的奇人吗?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可以指点我的剑法。”

  说完,就要从玄鸟之上飞身下来,与方笑武斗一斗。

  忽听一个大喝传来:“不得无礼!”

  一听这话,黄衣少女突然吐了吐舌头,显得十分俏皮。

  转眼间,黄衣少女变得乖巧许多,从玄鸟上飞身下来,朝大门边飞快跑去,口中娇声喊道:“爹爹,你老人家怎么有空出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