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744章 水下人
  (全文阅读)

  “师父,方公子呢?”妙真将李大同送走以后,回到屋子里,没看到方笑武的踪影,开口问道。

  “哦,我叫他出去帮我办一件事去了。”老道说着,从榻上下来,走到柜子边,伸手在柜子上拍了拍,道:“妙真,你七位师兄今天下午就会回来,他们若是问起师父何处去了,你就说我去访友了。”

  妙真道:“是。”

  只见老道手掌一翻,已将柜子举在手中,大步向外走去。

  妙真跟着出了屋子,心里十分纳闷。

  十多年以前,他还是个小孩的时候,好奇心驱使下,曾经想要打开柜子瞧一瞧里面藏着什么宝物。

  可无论他怎么使劲,都没有办法将柜子打开。

  直到老道回来以后,急忙把他拉开,似乎那个柜子很可怕似的。

  这十多年来,他从未见过师父摸过柜子一下。

  怎么今天师傅的行径有些古怪,不但摸了柜子,而且还要带着柜子出去访友。

  师父访的友是谁?

  为什么要带着柜子去?

  ……

  昏昏沉沉中,方笑武没有时间概念,只能依稀记得自己被老道一掌打进了柜子里,而那个柜子好像是一个宝物,不但可以容纳他,且还让他有一种不知深浅的感觉。

  不知过了多久,蓬的一声,像是天亮了,而方笑武,也身不由自己的从柜子里滚了出来。

  方笑武在地上骨碌碌的滚了十多圈以后,终于站了起来,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从未来过的地方。

  四周高峰林立,白云环绕,前方不远处有一座水潭,颜色呈深红色,犹如一片血海似的。

  方笑武回头一瞧,见那老道正站在自己身后数丈外,十分不解,问道:“前辈,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里来?”

  那老道不说话,只是伸手指了指水潭。

  方笑武不明白他的意思,问道:“怎么?”

  “你过去瞧瞧。”

  “瞧什么?”

  “你过去就知道了。”

  方笑武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因为知道老道不会害自己,所以就朝水潭走了过去。

  等他走到水潭边以后,便伸长脖子朝里看了一下,什么也看不出来,也没什么反应。

  “前辈……”

  方笑武正要转身回头,忽听哗啦一声水响,水潭底下猛然窜起一只巨大的血手,将方笑武裹住,带进了水潭里,转眼消失不见。

  那老道本来可以出手解救方笑武,但他没有出手,甚至连动都没有动过一下,始终站着远处。

  ……

  方笑武觉得自己就快死了,但就在他觉得自己快死的一瞬间,有人在他背心上打了一拳,顿时感觉好多了。

  四周全是红色的水,奇怪的是,这些水都近不了他的身。

  方笑武知道这不是因为避劫珠,可能就跟身后那个打了自己一拳的人有关。

  “别转身。”身后那人叫道,嗓门奇大,声音粗豪,很难不让人对此人展开奇妙的联想,一万个人当中,也会有九千九百九十九个人认为此人是个身材高大,相貌伟岸的奇男子。

  闻言,方笑武不敢动一下。

  不知怎么的,他突然想到了自己的父亲。

  当然,他想起的父亲不是方云天,而是方大山,那个前世的生父。

  他那个父亲,不但喜欢看武侠小说,而且还喜欢练武,大冬天里穿着大裤衩蹲马步的背影,他至今难忘。

  “你叫什么名字?”那人问道。

  “方笑武。”

  “大笑的笑,武功的武功?”

  “对。”

  “今年多大?”

  “虚岁二十。”

  “错!”那人道:“你今年不是二十,是二十三。”

  “二十三?”方笑武诧道:“这怎么可能?”

  “我说是就是,你敢质疑我的话?”

  “好好好,是就是。”

  “我问你,你身上是不是有一把木剑?”

  “木剑!”方笑武全身一震,道:“前辈,你怎么知道……”

  “哈哈哈……”那人在方笑武身后狂笑,震得水波乱流,犹如翻江倒海一般。

  这一瞬间,方笑武陡然想起了一个人,但又不敢确定,更怕自己问出来以后,会令自己的命运改变。

  就在方笑武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当儿,那人笑道:“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许多年。记住,我今天跟你说过的话,不要对任何人说起。这次见面,我很开心,等下一次见面,我会更开心。”

  方笑武正打算说些什么,那人突然又是一拳打在方笑武的背上,方笑武顿时脑袋一昏,毫无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间,方笑武觉得自己被人往上一抛,像是冲上了九天云霄似的,哗啦一声,从水潭里冲了出来,浑身没有一丝水迹,就跟没入水前一样。

  半空中横跨一步,方笑武缓缓落在地上。

  目光一扫之下,方笑武发现水潭的四周多了十多具尸体,分明就是刚发生过激斗。

  “这……”方笑武道。

  见方笑武上来,澳门赌博网站:那老道一言不发,将十多具尸体全都扔进了水潭里面,打开柜子,叫道:“进去吧。”

  方笑武望着黑洞洞的柜子,脚下未动,问道:“我什么时候还可以见到水下的那个人?”

  “等你成为强者的时候。”那老道说道。

  于是,方笑武走了上去,距离老道还有一丈的时候,突然问道:“前辈,你到底叫什么名字?”

  “你很想知道吗?”

  “你不说的话,我可以回去问妙真。”

  “你问了也没用,他也不知道我的名字。”

  “我可以问李大同,他把你叫做宁兄,你一定姓宁,至于名字……”

  “叽叽喳喳的,吵死了,进来吧!”

  宁老道话罢,不容方笑武开口,伸手隔空一抓,已将方笑武抓飞起来,嗖一声,钻进了柜子里面。

  砰地一声,柜子的大门关上了,方笑武再次陷入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

  宁老道举起柜子,纵身飞起,如一只仙鹤似的穿过白云,踏云如飞而去,瞬息不见。

  不久之后,水潭迅速流动起来,似在绞碎什么。

  而等水面完全平静下来以后,一张巨大的面庞突然出现在水面上,自言自语道:“二十年了,我终于可以重见天色了。不出十年,我定可以从此出去。届时,我要这天,再也遮不住我的身体,我要这地,再也挡不住我的气息,九天十地,唯我独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