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743章 干活的甜头
  (全文阅读)

  时间飞逝,不知不觉中,七日时光一晃而过。

  这七日来,方笑武干的比牛马多,吃的比牛马少,根本就没有好好的休息过。

  就连做梦,梦里也是不断的奔跑,不断的推磨,简直就是梦魇。

  要说收获的话,倒是有,那就是肉身一天比一天强一点点,这可以从他每天收工的时间判断得出来。

  第一天的时候,方笑武干了两个多时辰才能磨完一碗面,跑了七个多时辰才跑出三颗茶泥,而到了第七天,他磨面少用了半顿饭时间,跑茶泥少用了半个时辰。

  第八天,方笑武发现又轻松了一些,只用了一个半个时辰,就磨好了面,而在跑茶泥方面,他只用了六个时辰。

  第九天,情况差不多。

  第十天,情况也差不多。

  到了第十天,方笑武磨面只用了一个时辰,而跑茶泥只用五个时辰,也就是全天下来,他只干半天的活。

  第十一天,方笑武终于能吃上自己亲手磨出的面,虽然分量很少,但面的味道十分好吃,简直就是人生一大享受,加上又是自己亲手磨的,每吃一根面条,就像是在吃自己的一段岁月,倍感珍惜。

  而到了晚上,方笑武终于可以喝上一颗茶泥泡的茶,发现茶水的味道是自己从未尝过的,忍不住泪流满面。

  第十二天,方笑武在进入磨房之前,问妙真道:“妙真啊,你磨面需要多长时间。”

  妙真笑道:“一顿饭时间。”

  方笑武闻言,澳门赌博网站:又惊又疑。

  妙真似乎没看到方笑武的面色,补充道:“我记得最快的一次,我一顿饭时间内,磨出了十碗面。”

  方笑武不敢再问,他觉得自己太丢脸了。

  妙真不懂武功,甚至连修为都没有,可以在一顿饭时间内磨出十碗面,而他,竟然会为一个时辰磨一碗面而沾沾自喜。

  实际上,妙真之所以磨的那么快,那是经过十几年的苦练造就,而方笑武可以在短短十一天内取得不小的进步,也算是奇葩了。

  磨完面后,再去茶田之前,方笑武忍不住问道:“妙真啊,你跑茶泥需要多长时间。”

  妙真笑了笑,说道:“一个时辰。”接着补充道:“我记得最多的一次,一个时辰内,我跑出了十颗茶泥。”

  方笑武表示无语。

  他不是没有想过问一下妙真明明没有修为,不懂武功,怎么就能干出连他这个武圣都干不出的事来,但是,他一直强忍着,因为他觉得现在还不是时候问。

  方笑武已经认定妙真的师父是个奇人,就算不是奇人,至少也是个修为直逼武道巅峰的绝世强者,自己能得到这种人的提点,也算一种机会,要知道这种机会对于别人来说,纵有千年,也未必能遇得到。

  很快,从方笑武来到白云观的第二天算起,已经过去了半个月。

  此时的方笑武,终于尝到了甜头。

  当他在第十六天起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修为竟然提升了,相信用不了几日,便可突破到入圣境后期。

  如果这种方法可以一直提升修为,方笑武真想在白云观里干一年,甚至是十年。

  和往常一样,方笑武起床后,就去了磨房。

  然而,当他走到磨房外的时候,发现磨房大门紧闭,在外面还上了一把锁。

  他搔了搔头,叫道:“奇怪,难道今天不需要磨面吗?”正要去找妙真,妙真却已经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妙真,怎么回事?不磨面了吗?”

  “嘘,师父正在跟人下棋,小心点,我带你去见师父。”

  妙真说完,转身就走。

  方笑武跟在身后,想道:“什么人来到了白云观,居然还跟牛鼻子老道下棋。”

  不多时,妙真将方笑武带到了老道的屋子外。

  方笑武进去一看,差点惊叫出声。

  只见榻上坐了两个人,一个正是老道,而另外一个,长得怪里怪气,赫然是李大同。

  两个老家伙正聚精会神的对弈着,对于方笑武和妙真的进来,恍若未闻,连头也不转一下。

  方笑武定了定神,心道:“原来这老家伙还记得我,竟然找上门来,与牛逼老道对上了。”

  过了片刻,那老道下了一枚棋子以后,清笑一声,说道:“李兄的棋艺果然不减当年,我输了。”

  李大同目泛讶然之色,心想明明是你故意走错,让我赢了,真要继续对弈下去,十天十夜也不可能分出高下。

  于是,他转过头来,望了一眼方笑武,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也不出声。

  那老道伸手一指方笑武,对李大同道:“李兄,我知道你这次是为了这个少年而来,我本来要让他在这我这里干满七十二天,但现在看来,已经没有那个必要了。”

  李大同道:“既然如此,宁兄就对他网开一面,让我把他带回武道学院去吧。”

  那老道笑了笑,说道:“人我是会放,不过得在三天以后,李兄,请吧。”

  李大同知道老道说一不二,说放人就会放人,只是要在三天后,也不觉得这有什么,起身下榻。

  李大同瞄了一眼方笑武,也没说什么,就走了出去。

  “妙真,替为师送客。”

  “是。”妙真跟着出去了。

  “方笑武,你过来。”等妙真走得稍微远了一些,那老道说道。

  方笑武依言走近。

  “转过身去。”老道又说。

  方笑武不知他要干什么,反正听着就是了,就转身背对着老道。

  只见那老道伸出一根手指,落在了方笑武的背脊上,往下慢慢地滑动。

  方笑武觉得有些发痒,想动一下,但又不敢,只能忍着。

  终于,老道的手指来到了方笑武的腰间,微微向里按了一下。

  一瞬间,方笑武觉得全身奇痒无比,忍不住耸了耸肩。

  “果然!”老道叫了一声,陡然化指为掌,蓬的一声,打在了方笑武的背上。

  方笑武身不由己的冲了出去,咣当一声,正好冲进了屋子中的那个柜子里,砰一声,像是柜子的门从身后关上,等方笑武回头看去时,早已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