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742章 奔跑吧,少年
  (全文阅读)

  看到方笑武眉飞色舞的说着,妙真睁大了眼睛,期期艾艾的道:“可是,可是……”

  方笑武见妙真支支吾吾的,似有什么难言之隐,觉得有些奇怪,问道:“可是什么?”

  妙真想了想,道:“先不说这事了,我现在带你去住的对方。”

  方笑武见了,越发可疑,但妙真不说,他也没有办法。

  两人从大厅里出来,朝方笑武住的地方走去。

  “啊,公子,我忘了问你,不知你尊姓高名。”

  “我叫方笑武。”

  “方笑武?难道公子是方家的人。”

  “不是,天下姓方的那么多,我只是一个外地人。”

  “哦,原来如此。”

  ……

  次日早上,天刚刚亮,妙真就来到了方笑武的房门外,敲响房门。

  方笑武早有心理准备,刚一听到敲门声,就立刻爬了起来。

  尚未梳洗,方笑武就被妙真带到了一间磨房里。

  只见妙真指着磨石对方笑武道:“方公子,师父中午要吃面条,你要赶在中午之前把面粉磨好,由我和面煮给师父吃。对了,师父说过,磨面的时候不能运功,否则面就不好吃了。”

  闻言,方笑武卷起袖子,笑道:“容易。”

  他本以为自己是个武圣,就算不运功,别说区区一块磨石,就连一座小山,照样也能推得动。

  岂料,他刚一上手,竟然没有推动磨石,笑容顿时僵住了。

  妙真站在一旁看着,神色古怪。

  此时此刻,即便妙真不解释,方笑武也知道在白云观里干活一点也不简单。

  难怪妙真会担心自己吃不消,光是磨面这一项,他刚上手就没有成功,可见这个活一点都不好干。

  当然,方笑武并不认为自己连一块磨石都对付不了,渐渐加大了力量,只是那磨石好像故意好和他作对似的,始终不动。

  片刻后,方笑武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推动了一下磨石,而他的脸上,已经隐隐见汗。

  妙真摇摇头,说道:“方公子,照你这样下去,磨到天黑也未必能磨出一碗面来,我去跟师父说,叫他不要为难你。”

  方笑武忙道:“别去。听你的口气,你以前每天都会磨面,是吗?”

  “是啊。”

  “那你示范给我看看,我试着学一下。”

  “好。”

  等方笑武退下来后,妙真就上去了,虽然有些吃力,但动作比方笑武快了不知多少,很快就是三圈。

  方笑武本以为妙真磨面的时候,有什么诀窍,所以就仔细的看着。

  当妙真退下来后,方笑武上去磨了一会儿,澳门赌博网站:居然只是动了一下,而他明明就是学葫芦画瓢,依照妙真的样子磨的,怎么就不管用呢?

  这也太邪门了!

  “方公子,看来你真的不会,我……”

  “别去,我就不信我做不到!”

  方笑武想到不懂武功的妙真可以做到的事,自己要是做不到的话,那就是笑掉大牙了,也没问磨石里面到底有什么古怪,咬着牙,卯足了劲,推得汗流浃背,才勉强推动磨石半圈。

  只见妙真点了点头,笑道:“这样的话,应该可以赶在中午前将面磨好。方公子,我出去了,你慢慢磨。”

  说完,他转身走了出去。

  一个时辰后,方笑武磨得全身大汗淋淋,若非意志坚强,早就躺下了,可他不想认输,再怎么辛苦,还是坚持磨下去。

  不过,他心里却是在想:“******,那牛鼻子老道倒是讲究,中午要吃面,你能不能吃些别的,磨得我都快散架了。

  又是一个时辰后,妙真走了进来,看了看情况,点头道:“差不多了。”

  一听这话,方笑武当即放下手中活儿,躺在了地上,累得不行。

  仅仅过了一顿饭时间,没等方笑武恢复,妙真回到磨房,见方笑武还躺在地上,转身就走。

  “等等。”方笑武从地上爬起来,有力无气的道:“还有什么活,统统交给我,我还能干。”

  “方公子,你这幅样子……”

  “不用说了,走吧,带我去。”

  于是,妙真带着方笑武出了磨房。

  而方笑武出了磨房以后,每走一步,都觉得全身上下犹如压着一座百里大山,再怎么运功,都没办法让这种感觉消除掉。

  好不容易来到了白云观的后院,只见前方是一片田地,一亩大小,地里的泥土是灰色的。

  就在田地的边上,有一个特殊的装置,就像是水渠一样,通过一个管子,延伸到一个罐子里。

  妙真伸手一指田地,对方笑武道:“这块地叫茶田,可以制成一种茶泥……”

  方笑武叫道:“别说这些废话,我该怎么做?”

  妙真道:“你脱掉鞋袜,进入茶田,在不能运功的情况下奔跑。”

  “然后呢?”

  “然后只要跑出了三颗茶泥,就算完事了。”

  “就这么简单?”

  “是啊。”

  闻言,方笑武立刻脱掉鞋袜,进入茶田中,觉得十分暖和,不由笑道:“这茶田里有什么?”

  妙真道:“有一种药物。”

  “药物?”方笑武愣了愣。

  突然间,他觉得脚底奇痒无比,就像是有一万只蚂蚁在脚底心爬动似的,说不出的难受。

  妙真见他面色古怪,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喊道:“方公子,你快跑,这种药物只有经过奔跑才能化解。”

  于是,方笑武就在茶田里狂奔起来。

  虽然没有运功,但他的速度也很快,然而他的速度再怎么快,都没有办法化解脚底下的奇痒,有好几次险些跑出茶田,不想禁受这种无法忍受的折磨。

  然而,据妙真说,那种药物厉害无比,方笑武真要从茶田里跑出来,等于是前功尽弃,唯一能破解的法子,就是一直在茶田里奔跑,直到觉得不痒为止。

  一个时辰后,方笑武累得不行。

  偏偏脚底下的奇痒仍是十分难受,只有不断的奔跑,才能让自己在心理上更好过一些。

  两个时辰后,方笑武终于跑出了一颗茶泥。

  而那颗茶泥不知道是怎么形成的,竟是通过管道,滚进了罐子里。

  渐渐地,天色黑了下来。

  妙真给师父做好了饭菜,端给师父吃,并等师父吃完后,把碗拿回去刷洗干净,这才来到后院看方笑武取得了什么样的成果。

  “方公子,不行啊,还是只有一颗茶泥。”妙真看了一眼罐子,无奈的摇了摇头。

  方笑武从起来到天黑,脸都没有洗,就一直在干活,此时听到茶泥只有一颗,顿时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早知道白云观的活这么难,自己就不要逞能了。

  但是,他又不是那种半途而废的人,除非是真的累得连站都站不起来,否则的话,他一定会继续干下去。

  到了大半夜,方笑武终于完成了任务,跑出了三颗茶泥。

  说来也怪,第三颗茶泥出来后,方笑武便开始觉得脚底下渐渐不痒了。

  用特制的药水泡过脚以后,方笑武就躺在了床上,什么都不想,只想好好的睡一觉。

  可是他知道,明早天亮他就得起来跑去磨房磨面,而现在距离天亮也就两个时辰。

  他不仅感叹:这过的什么日子啊,又苦又累,比牛马都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