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735章 泥剑轰庙
  (全文阅读)

  就在方笑武暗自猜测之际,百里长空将桌上那些东西分成两份,长袖一卷,就将其中一份收得无影无踪,然后指着另外一份对方笑武道:“见者有份,这是你的。”

  方笑武不敢不要,急忙将自己的那一份收进了八荒袋之中。

  “你胆子可真不小。”百里长空突然说道。

  “……”方笑武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只能用沉默来回应。

  “我问你,你是不是去了武道学院?”百里长空问道。

  方笑武闻言,顿时放心了。

  他还以为百里长空要问天权神剑的事,没想到百里长空没有揭破这件事,不过百里长空竟然知道他去过武道学院,也算是消息灵通了。

  “是的。”

  “既然去了武道学院,就该好好在里面呆着,跑出来干什么?”

  “这……”

  “这什么?不服气吗?要不要我也把你扔出去。”

  “不敢,不敢。”

  “我早就听说你这小子胆大包天,以前还不相信,而今我才知道你的胆子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大,你跟我来,我要好好的教训你一下。”

  说完,百里长空起身向外走去,似是知道方笑武一定会跟着来,头也不回一下,转眼就出了酒楼。

  方笑武见状,急忙拿出五张银票,走上去放到了那轿夫的桌上,说道:“这五万两是我打赏给你的,刚走的这位前辈若还没有付账的话,请你帮忙付了。”

  不等那轿夫有何表示,他就身形一晃,出了酒楼,左右看了看,见百里长空已远在左边十多丈外,便急忙追了上去。

  那轿夫拿着五张银票追出酒楼,本来想追上去把银票还给方笑武,但想了想,最后还是收下了。

  ……

  荒野地里,有一座破庙,年代久远,残败不堪,仅能遮蔽风雨,完全不能住人。

  此时,一人大步走进破庙,径直去到庙堂之上,转过身来,双手倒背于后,正是百里长空。

  少顷,方笑武跟着也进来了,一边走,一边还探头探脑的。

  等方笑武走到庙堂上以后,百里长空突然屈指一弹,嗡的一声,在破庙四周布下了一道禁制,除非是和他同级的人,否则谁也别想偷听到他与方笑武的对话。

  “方笑武,你好大的胆子,竟敢骗我!”百里长空声色俱厉的道。

  方笑武心头微微一跳,忙道:“前辈,我是拿了天权神剑,如果你想要的话,我……”

  “谁跟你说这件事?”

  “不是这件事?那是什么事?”

  “你心里清楚。”

  “我……”

  方笑武才说了一个字,澳门赌博网站:忽见百里长空将右手从身后拿到前面来,随意翻动之下,光华闪耀,手掌上已经多了一物,赫然是天门楼。

  方笑武大吃一惊,失声叫道:“天门楼,你……”

  百里长空道:“哼,你现在知道我是谁了吧。”

  方笑武定了定神,突然想起自己第一见到百里长空的时候,百里长空身穿白衣,而那个抢走天门楼的人,也是一个白衣人,至少是一道白影,只因为抢走天门楼的人当时来去太快,根本就不看清是谁,没想到的是,此人就是百里长空。

  “前辈,原来你就是那个……咳咳,天门楼已经落在前辈手中,前辈还想怎样?”方笑武道。

  “事到如今,你还不说实话吗?”百里长空道:“我自认天下无敌,却被你这小子骗了,以为自己拿到的真是天门楼……”

  方笑武听到百里长空已经知道天门楼是假的,不由骇然。

  要知道天门楼不是凡物,除了涅生之外,即便是玄湛老僧,对着假的天门楼看上几年,也不可能发现它的真伪,百里长空不是天音寺的人,拿到天门楼也就两三个月,竟然可以看出是假的,这也太夸张了。

  方笑武知道瞒不下去,况且他也知道对方就是百里长空,所以就老实说道:“不错,真的天门楼还在我手上,不过……”

  百里长空挥了挥手,打断他的话道:“不用说了,你承认就好。”

  话罢,将手中的天门楼收起,也不晓得想到了什么,面上竟是露出了一种怪异的笑容。

  方笑武先是一愣,接着明白了。

  那种笑对他来说就是坏笑,他要是没有猜错的话,百里长空以后肯定会拿假的天门楼来干坏事,而到时候,上当的人无一不是顶尖高手、绝顶高手,甚至有可能连绝世高手也会被骗。

  换成是他自己,只要想一想,也会忍不住露出这种笑的。

  “笑什么?”百里长空突然瞪了一眼方笑武,似乎已经知道方笑武猜到了自己的用心,说道:“你这小子最近最好是机灵一点,蝙蝠洞的人不但来到了京城,就连北斗府的人,也在前日进入了京城的地界。此外,要找你麻烦你的人,不止这两个势力,你不嫌自己命长的话,就赶紧回武道学院,别到处溜达。”

  “多谢前辈提点。”方笑武拱了拱手,问道:“前辈,那个名叫阳天的少年现在怎么样了?”

  百里长空道:“有我在,他死不了。”

  话音未落,百里长空突然一掌拍出,打中方笑武的胸口。

  霎时间,一股怪异的劲道进入方笑武体内,然后化作一片白气,又从体内冲了出来。

  与此同时,方笑武却被百里长空这一掌打飞出去,半空中翻了三个跟头,落在庙堂外的院子里。

  方笑武怔了怔,诧道:“前辈,你这是干什么?”

  百里长空面露惊异之色,挥了挥手,说道:“没什么,你走吧。”

  方笑武见他一脸沉思,不敢打扰,转身离开了破庙。

  而等方笑武走远之后,百里长空才从沉思中抽离出来,自言自语道:“奇怪,魔化元到底在搞什么鬼?这小子身上明明没有暗疾啊。难道是我修为不够,看不出魔化元在这小子弄了什么手脚?”

  想了一会,举步向外走。

  不料,他才走了五步,陡然间,一股庞大的气息从远而来。

  那道气息来势好强,足以用铺天盖地来形容,所过之处,竟是卷起几尺厚的泥土,

  然而,这些泥土并没有四散,而是逐渐形成一把巨大的泥剑,瞬间掠过数里,轰向破庙。,你这是干什么?”

  百里长空面露惊异之色,挥了挥手,说道:“没什么,你走吧。”

  方笑武见他一脸沉思,不敢打扰,转身离开了破庙。

  而等方笑武走远之后,百里长空才从沉思中抽离出来,自言自语道:“奇怪,魔化元到底在搞什么鬼?这小子身上明明没有暗疾啊。难道是我修为不够,看不出魔化元在这小子弄了什么手脚?”

  想了一会,举步向外走。

  不料,他才走了五步,陡然间,一股庞大的气息从远而来。

  那道气息来势好强,足以用铺天盖地来形容,所过之处,竟是卷起几尺厚的泥土,

  然而,这些泥土并没有四散,而是逐渐形成一把巨大的泥剑,瞬间掠过数里,轰向破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