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734章 形神俱灭
  (全文阅读)

  那萧家下人带着方笑武离开后,几个修士就开始议论起来。

  据他们所知,能被萧家请去喝茶的修士,修为至少都是返璞境前期,且还大有来历,若无大的来历,即便是武圣,也未必有这样的礼遇,所以他们就认为方笑武是个武仙,来头很大。

  另一边,要不了一会,方笑武就被那个萧家下人带进了萧家大门,去到一座宏伟的大堂里,不但有香茶,还有各种各样的糕点,有不少还是方笑武以前从未吃过的。

  方笑武一见到吃的,就忍不住嘴馋了,与那个下人聊了几句后,就不顾仪态的开吃起来。

  萧家那个下人起先还以为方笑武只是略微意思一下,并不是真的要吃,没想到的是,方笑武一吃上之后,嘴里就没停过,就像是饿死鬼投胎似的,不觉暗暗苦笑。

  他本来还想带方笑武到几处好玩的地方转一转,但现在看来,方笑武最在乎的是吃,而不是观赏。

  方笑武正在吃的工夫,忽见一个人走了进来,看到方笑武以后,面露讶然之色,显然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到方笑武。

  方笑武没看到这个人的脸,还以为对方也和自己一样,都是萧家请来喝茶的客人,而等他吃得半饱,不经意望去时,刚一看到这人的脸,就呆了一呆,嘴里的食物却是咽不下去了。

  那人见方笑武终于看到自己,面上就淡淡一笑,说道:“方笑武,看来你还认得我。”

  闻言,方笑武将嘴里的食物硬生生咽下,不再吃了,说道:“前辈修为绝顶,晚辈当然还认得你老。”

  那人正是曾经对天门楼抱有争夺之意的白衣修士。

  其实,光看长相的话,白衣修士并不是很老,只能说是中年,只不过方笑武以前见过白衣修士,知道白衣修士修为高达合一境后期,所以才会如此说话。

  “前辈二字我足以称得上,但‘你老’这两个字,就不必了。想不到你也会被请进来喝茶。”白衣修士说道。

  方笑武干笑一声,说道:“与前辈比起来,晚辈确实差的太远,但这里是萧家,萧家的人请我进来,我也只好进来了。”

  “原来两位客人是认识的。”萧家那个下人突然说道。

  “岂止是认识。”白衣修士怪异的瞟了方笑武一眼,说道:“当初要不是形势使然,说不定我就会与他动手了。对了,方笑武,你查到那个抢走天门楼的人是谁了吗?”

  方笑武摇摇头,道:“查不到。”接着补充道:“那人修为太高,连天音寺的第一高手玄湛都不是他的对手,就算让我查到了他是谁,给我一万个胆子,我也不敢找他。”

  白衣修士当初走得太早,并没见过抢走天门楼的人,此刻亲耳听到方笑武说抢走天门楼的人连玄湛老僧都不是对手,不免又惊又奇。

  蓦地,大堂外又进来了两个人。

  方笑武抬眼一瞧,认得是徐秋娘和火孩儿夫妇,差点没叫出声来。

  他本以为自己在这里见到白衣修士就已经属于偶遇了,没想到的是,徐秋娘和火孩儿夫妇也会在这里,早知道这样的话,他就不该进来,免得一时不慎,惹祸上身。

  “咦,小兄弟,你也来了。”徐秋娘一看到方笑武,就眉开眼笑,像个大姐似的打招呼。

  没等方笑武开口,火孩儿大声道:“这小子是谁?你为什么要和他打招呼?你是不是看上这小子了?”

  徐秋娘咯咯一笑,说道:“老头子,我知道你爱吃醋,但这种没来由的干醋,你就没必要吃了,你忘了他吗?”

  火孩儿盯着方笑武看了一会,猛然一拍脑袋,叫道:“啊,我想起来了,这小子就是那个拿着天门楼的娃娃,奇怪,他来这里干什么?”

  徐秋娘白了丈夫一眼,娇嗔道:“你问这么多干什么?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

  火孩儿哈哈一笑,摸了摸头,就不再好奇了。

  方笑武知道这三个人都不是等闲之辈,担心与他们相处时间长了,会平白无故的惹上麻烦。

  尤其是火孩儿,动不动就吃醋,偏偏徐秋娘对他又叫得那么亲切,万一火孩儿又吃醋起来,将会大大不妙。

  于是,他就说自己还有事情,不能久留,很快就告辞走了。

  从萧家大门里出来后,方笑武回头看了一眼,见三人都没有追上来,暗自松了一口气,施展轻功,往集镇赶去。

  三里路程一晃而过,进入集镇后,方笑武顺着原路来到那家酒楼外,正要进去把轿夫叫出来,突听“砰”的一声,一人从大厅里飞了出来,来势异常凶猛。

  瞬息间,方笑武向外躲开,只见那人半空中一个翻滚,蓬的一声,以头触地,竟是死了。

  街上本是人来人往,突然死了人,顿时吓跑一半,而剩下的另一半,无一不是身怀本事的修士。

  方笑武看了看那个死人,见对方是个老头,相貌桀骜不驯,生前定也是个响当当的角色。

  没等方笑武把头望向酒楼里,只见那个老头全身迅速萎缩起来,从尸体里冒出一股股的白烟,甚是诡异。

  片刻之后,白烟散尽,地上除了一大堆瓶子和一个高级储物袋外,连血水都没有残留,分明就是形神俱灭了。

  方笑武为之骇然,扭头看向酒楼里,却见大厅食客稀少,也就两人,一个正是轿夫,而另外一个,赫然就是百里长空。

  “原来杀人的是百里长空,不知道那个老头何事得罪于他,竟被他一招打死了。”方笑武暗暗想道。

  他与百里长空是见过的,自是不能装出不认识的样子,就朝酒楼里的百里长空笑了一笑。

  “把东西捡进来。”百里长空突然说道。

  方笑武伸手一指自己的鼻子,问道:“前辈,你是在叫我吗?”

  百里长空双目微微一瞪,不怒自威,说道:“不是你是谁?快。”

  于是,方笑武只好将地上的东西全都捡起,进了酒楼,全都放在百里长空的桌子上。

  方笑武看了一眼轿夫,见他虽然站起来了,但像是谁都不怕似的,若不是自己早已看出他的修为只是登堂境,见此情景,恐怕还以为他是一个实力深不可测的绝世高手。

  蓦地,酒楼外响起一声惊呼:“我想起来了,那个老头好像是蝙蝠洞的一个副洞主……”

  方笑武听到“蝙蝠洞”这三个字,心头诧异:“原来是蝙蝠洞的人,奇怪,蝙蝠洞远在登州,蝙蝠洞的人怎么会突然跑到京城来了?难道是为了参加武道大会?

  不可能啊,蝙蝠洞在登州虽然是一流势力,但到了京城以后,连京城的三流势力都不如,怎么敢参加武道大会?莫非是听到消息,知道我在京城,所以要来杀我?”他,竟被他一招打死了。”方笑武暗暗想道。

  他与百里长空是见过的,自是不能装出不认识的样子,就朝酒楼里的百里长空笑了一笑。

  “把东西捡进来。”百里长空突然说道。

  方笑武伸手一指自己的鼻子,问道:“前辈,你是在叫我吗?”

  百里长空双目微微一瞪,不怒自威,说道:“不是你是谁?快。”

  于是,方笑武只好将地上的东西全都捡起,进了酒楼,全都放在百里长空的桌子上。

  方笑武看了一眼轿夫,见他虽然站起来了,但像是谁都不怕似的,若不是自己早已看出他的修为只是登堂境,见此情景,恐怕还以为他是一个实力深不可测的绝世高手。

  蓦地,酒楼外响起一声惊呼:“我想起来了,那个老头好像是蝙蝠洞的一个副洞主……”

  方笑武听到“蝙蝠洞”这三个字,澳门赌博网站:心头诧异:“原来是蝙蝠洞的人,奇怪,蝙蝠洞远在登州,蝙蝠洞的人怎么会突然跑到京城来了?难道是为了参加武道大会?

  不可能啊,蝙蝠洞在登州虽然是一流势力,但到了京城以后,连京城的三流势力都不如,怎么敢参加武道大会?莫非是听到消息,知道我在京城,所以要来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