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733章 天下第一世家
  (全文阅读)

  方笑武本来不明白轿夫的意思,但他只是略微想了一下,就领悟了轿夫的用意。

  原来,那轿夫担心方笑武去到萧家的大门外之后,萧家的人不鸟他,会吃闭门羹,到时候他又得回到集镇来找吃的,故而停在了一家酒楼外,方便方笑武选择。

  方笑武忖道:“我与萧家的人不认识,真要去到萧家的大门外,肯定会没人理我。况且萧家是京城第一世家,大武王朝数一数二的超级大势力,我就算自报身份,恐怕也没人会招待我。

  算了,我就先进酒楼吃喝一顿,然后慢慢地一个人去萧家大门外转一圈,也算是来过了。”

  于是,他就跟那个轿夫交代了一下,让轿夫和他一起进去喝酒,然后等他一个时辰,等他从萧家那边过来之后,再把他送回去。

  那轿夫点了点头,算是答应。

  轿夫把轿子停放在一边,就跟方笑武进了酒楼。

  没想到的是,那轿夫进了酒楼后,却不敢与方笑武同桌,而是另坐一桌,也不要方笑武请他喝酒,独自叫了两个小菜,外加十斤烈酒,孤零零的吃喝起来。

  方笑武见轿夫的行为如此古怪,也就没有多管。

  一顿饭后,方笑武从酒楼里出来,而那轿夫要的十斤烈酒,还有大半,足够他慢慢喝,慢慢等了。

  此去萧家也就三里多的路程,对于方笑武来说,也就抖抖腿的事儿。

  很快,方笑武一个人出了集镇,踏上了前往萧家的大道。

  等方笑武走到距离萧家大门还有两百多丈的时候,才看到萧家的大门远非自己想象。

  所谓的大门,除了一座巨大的门楼之外,两旁还有数百座高大的楼房。

  每一座楼房都不低于三丈,而楼房与门楼比起来,也就十分之一而已。

  “天下第一世家”这六个字灼灼生辉,老远就看得一清二楚,令人有种望而生拜的感觉。

  方笑武既见过武道学院的大门,也见过皇城的城门,但现在见到了萧家的门楼,还是忍不住心神微微一凛。

  其实,比起萧家来,方笑武更想去的地方是方家,而他之所以没有选择去方家,那是因为他有顾虑。

  此刻,他看到了萧家的巨大门楼,顿时便将其他想法抛之脑后,打算走近去仔细的瞧一瞧。

  反正前来观摩萧家大门的人又不止他一个,就算他去到了近前,也没什么人会注意他,都会把他当做是前来观摩萧家大门的外地修士。

  片刻后,方笑武走到了萧家大门外,与早在他之前便已经来到这里观摩的十多个修士一起啧啧有声,像是看到了稀罕物似的。

  门楼底下,左右各有十个看守门户的修士,均是一身劲装,腰悬长剑,威风凛凛。

  别看这二十个修士只是给萧家看守大门的,但他们的修为却相当高,每一个人都不低于登封境。

  而为首的那一个,更是位造极境的高手。

  事实上,这处所在仅仅只是萧家的第一道门户,由此往里去十里,才能看到萧家高大的院墙。

  相传,由大门到院墙的十里之地,是萧家的门面,普天之下,无论是谁,只要敢不经通报,硬闯进这处地方,那就是破坏了萧家的门面,萧家将会视为不共戴天的死敌。

  是故,在萧家的历史上,至少近三千来,到今天为止,还没有一个人敢在没有通报的情况下,就擅自进入这片区域。

  即便是皇帝来了,也要先在外面稍等一下,然后才能进入。

  萧家身为京城第一世家,当然早已习惯了那些到此瞻仰的修士,反正大门仅仅只是一个象征,十里外才是萧家大院,只要前来观摩的人不闹事,萧家的人也不会把来人当做苍蝇赶走。

  相反,萧家还十分欢迎所有人都来观看,因为这不仅可以显示第一世家的大度和气派,更能体现萧家的辉煌。既然敢称第一,就应该热热闹闹,而不是冷冷清清,门可罗雀。

  方笑武仔细的观看了一会萧家的门楼以后,隐隐发觉这座门楼与众不同,但它的不同在哪里,却又说不上来。

  反正在他看来,这座门楼一点也不简单,虽然比不上天门楼,但也不是一座死物。

  观摩过门楼后,方笑武跟在几个修士后面,朝左走了过去,一边听他们低声议论萧家的气派,一边欣赏周围的风景。

  那几个修士的修为都不算高,也就登封境,朝前走了一会,发现有人跟在后面,就转过身来。

  方笑武见他们突然转身,就朝他们微微一笑,以示友好。

  只见其中一个修士深深地望了一眼方笑武之后,面露狐疑之色,接着,他仔细一想,陡然面色大变,叫道:“你……你是……”

  方笑武笑道:“你认识我吗?”

  那修士点了点头,面色开始显得有些苍白。

  方笑武见他如此反应,苦笑不得,说道:“我方笑武既不是坏人,也不是吃人的老虎,你何至于吓成这样。”

  方笑武!

  其他修士本来不认识方笑武,听方笑武自报身份,全都变了面色,有一个甚至还朝后退了一步。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虽然是下人打扮,但穿得十分干净、体面的修士从萧家大门那边赶了过来,距离方笑武还有数丈就停住脚步,垂手问道:“敢问公子可是左手武神方笑武?”

  方笑武闻言,便转过身来,点头道:“我是。”

  那萧家下人听得方笑武承认,急忙将身一弓,道:“小的有眼无珠,竟然没能认出方公子,实在该死。”

  方笑武怔了一怔,不知他这是什么意思。

  那萧家下人又道:“方公子既然来了,就请到迎宾馆喝杯香茶,不知方公子肯赏脸吗?”

  方笑武从未想过要进萧家的大门,只是来逛逛,突然听到对方请他去喝茶,顿时有些愣了。

  好在他很快反应过来,自忖还有一些时间,就笑道:“既然这样,恭敬不如从命。”

  那几个修士修为有限,根本看不出这个萧家下人的修为多高,但方笑武早已看出,乃是个武神,所以哪怕对方是个下人,他也不敢摆出高人一等的样子,语气十分谦和。将身一弓,道:“小的有眼无珠,竟然没能认出方公子,实在该死。”

  方笑武怔了一怔,不知他这是什么意思。

  那萧家下人又道:“方公子既然来了,就请到迎宾馆喝杯香茶,不知方公子肯赏脸吗?”

  方笑武从未想过要进萧家的大门,只是来逛逛,突然听到对方请他去喝茶,顿时有些愣了。

  好在他很快反应过来,自忖还有一些时间,就笑道:“既然这样,澳门赌博网站:恭敬不如从命。”

  那几个修士修为有限,根本看不出这个萧家下人的修为多高,但方笑武早已看出,乃是个武神,所以哪怕对方是个下人,他也不敢摆出高人一等的样子,语气十分谦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