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732章 有钱就是这么任性
  (全文阅读)

  皇城,京城名头最响亮的地方。

  三千多年前,大武王朝的开国皇帝朱元明之所以要将武圣城选为京都,正是因为看中了武圣城的人杰地灵,而要说京城最有灵气的地方,便就是明皇山了。

  明皇山又名元始山,且元始山才是它的本名,明皇之名,乃是朱元明后来改的。

  传说,很久很久以前,太古时代,有一个名叫太始的大能,在元始山修炼过,后来不知道过了多少个年头,人们就把此山称之为元始山。再后来,元始山又成了明皇山。

  明皇山就在皇城内,而以明皇山的雄伟辽阔,也只占了皇城的五分之一。

  皇城有多大,由此可见一斑。

  不过,与武道学院大门不一样的是,皇城的城门仅有武道学院大门的一半高,可即便是如此,人站在城门以及城墙底下,也跟一只蚂蚁似的,小的可怜。

  环绕皇城四周,分八段城墙,每段城墙长得犹如无边无际,而断裂之处,共有八个法阵,每个法阵均是最顶尖的,号称除了武道巅峰级的高手外,无人能破。

  这八个法阵既各自为阵,又互相联系,一旦联系在一起,就会在整个皇城的上空布下一个八阵玄关。

  传说,除了仙人之外,即便是大圆满之境的武道巅峰高手,也未必能打得破八阵玄关。

  一千五百年以前,八阵玄关一直是关着的,因为朱家皇族有自己的骄傲,相信没人敢闯进皇城。

  然而就在一千五百年的时候,数百绝世、绝顶、顶尖高手硬闯皇城,为首的那一个更是修为达到了武道巅峰,与朱家皇族的高手杀得血流成河,最后虽未攻破皇朝,但也令全大陆为之震惊。

  经此一役,朱家皇族再也不敢骄傲自满,而从此以后,八阵玄关就一直开着。

  不过,这八阵玄关有一个弱点,那就是每隔百年,它会在某一天突然自动关闭,而这一天,会被朱家皇朝视为守关日。

  到时候,从早到晚,全皇族的人,包括皇帝在内,都要披挂上阵,严阵以待,以防发生意外。

  能够进入皇城的人,除了皇族中人外,无一不是人中龙凤,且深得朱家皇朝信任。

  对于方笑武来说,他能够游玩的地方,也就皇城正门外十多里大的范围,真要绕着皇城走一圈,先不说太大,万一让城内的修士察觉,认为他是奸细,那就等于是自找死路了。

  方笑武没住客栈,而是买了一座豪宅。

  他志向远大,要把这座豪宅当做一处根据地,将来或许有用得着的时候。

  一天下来,方笑武带着沙乐向两只没头苍蝇似的,到处乱逛。

  每到一处,凡是见到好玩好吃的东西,方笑武都会买下来。

  而对他有大用的灵草、灵石以及其他可以用来炼制丹药,炼制器物的材料,无论多高的价格,只要付得起,他都会一一买下,绝不放过。

  次日,沙乐觉得游玩没意思,就回武道学院了,方笑武拉不住他,只能一个人继续游玩。

  如此过了三日,方笑武收获不小。

  他想到自己既然到了京城,又怎么可能不去京城第一世家的萧家的周边转一转。

  于是,他就离开豪宅,打算坐轿子去萧家。

  京城有一种轿子叫做武夫轿,抬轿之人均是修士,速度贼快,轿子也是特制的。

  不过,能坐武夫轿的人,绝不是一般人,因为价格昂贵,一趟下来,少说也得一万两,而最高的,竟可以达到一百万。

  一百万,那可是他们方家总财产的两倍。

  当然,价值一百万的轿夫,修为都不低,至少也是炉火境,只要肯放下身段,一个月赚几百万都不是问题。

  方笑武向人打听了一下,很快就找到了武夫轿组织的一个分部。

  刚一进门,方笑武就听到里面有人骂道:“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既然来当轿夫,竟然还挑三拣四,这个不行,那个也不行,要不是我舅舅看你可怜,早就把你赶走了,岂能容你在此做事?”

  方笑武抬头望去,见骂人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而被骂的人,一身轿夫打扮,身材魁梧,乃六尺男儿,但因为满脸胡子,不怎不么梳洗,浑身充满了落魄味。

  方笑武定睛一看,当即瞧出汉子修为乃融会境前期,而挨骂的轿夫,修为只是登堂境前期。

  难怪轿夫一声不吭,原来他的修为比汉子低了两个层次。

  方笑武本来没怎么在意,但那汉子越骂越凶,许多难听的话都说出来了。

  于是,他就大声说道:“大家都是修炼之人,你又何必骂的那么难听?”

  “你是什么东西,竟敢……”那汉子以为方笑武是来当轿夫的,连方笑武也骂上了。

  “啪”的一声,方笑武甩手就是一下,但不是巴掌,而是一张银票,打在了那汉子的脸上。

  那汉子愣了一下,刚要动怒,却见方笑武双手一扔,变戏法似的扔出了几十张银票,全都是一张一张的万两银票。

  那汉子见了,急忙换了一副尊容,作揖道:“原来是贵客光临,失敬,失敬。”对之前的事,像是已经忘了。

  随后,他一张一张的捡起银票,恭恭敬敬的递送给方笑武,始终笑脸相迎。

  方笑武抽出三张银票,递给那个轿夫,意思是请他抬轿。

  那轿夫看了方笑武一眼,默默地接过银票,将其中两张交给那汉子,剩下那张自己收下,就走了出去,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那汉子本来想骂,但想到方笑武之前就是因为自己骂轿夫而开口的,就没有骂出来。

  不多时,方笑武去到了轿子的存放地,那轿夫早已在此等候。

  方笑武上了轿子后,那轿夫一人抬着轿子,四平八稳的走出此地。

  当轿夫从方笑武口中得知要去萧家以后,目中陡然闪过了一丝光芒,脚下跑得飞快,比马还要疾。

  两个时辰后,轿夫抬着轿子进入一片类似集镇般的所在,停在一家酒楼外。

  终于,轿夫开口了:“公子,出了这个集镇,往前走三里,就是萧家的大门,你是直接过去,还是先在这里歇一歇脚。”出去,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那汉子本来想骂,但想到方笑武之前就是因为自己骂轿夫而开口的,就没有骂出来。

  不多时,方笑武去到了轿子的存放地,那轿夫早已在此等候。

  方笑武上了轿子后,那轿夫一人抬着轿子,四平八稳的走出此地。

  当轿夫从方笑武口中得知要去萧家以后,目中陡然闪过了一丝光芒,脚下跑得飞快,比马还要疾。

  两个时辰后,轿夫抬着轿子进入一片类似集镇般的所在,停在一家酒楼外。

  终于,轿夫开口了:“公子,出了这个集镇,往前走三里,就是萧家的大门,你是直接过去,还是先在这里歇一歇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