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731章 彪悍的教席(下)
  (全文阅读)

  听了方笑武一席话,澳门赌博网站:卜天雕虽然没有流眼泪,但眼角已经湿润,分明就是想哭,但因为内伤太重,却没办法哭出来。

  方笑武见火候到了,就慢慢地走到了场地中心,双手背在身后,朗声说道:“我不否认,你们个个都是天才,比一般人确实有着独特的一面,但有一句话,我不知道你们听说过没有,那就是枪打出头鸟,刀砍地头蛇。

  在我家乡,有一位老人说过,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你们既然都是天才,那妒忌你们的人,肯定是多如牛毛。你们不想有朝一日坠落的话,就得有强大的觉悟,而不是别人的阿谀奉承。

  老实跟你们说我,我不是天才,甚至连一般人都不如。在你们这个年纪的时候,我还是一个废物,一个连怎么运气都不懂的大废物。但是,那又怎么样?”

  说到这里,方笑武右手倒背,左手高高举起,指尖闪耀着恐怖的光芒,犹如一团电光。

  随后,只见他轻轻向下一划,也不见光芒飞出,但一股强得离谱的无形力道已经笼罩全场,三个教席也在当中,别说动一下,连运功都没有办法做到,骇然不已。

  霎时间,天才班的地面化作了一片灰烬,地底下的灵石也早已粉碎,失去了所有灵性。

  方笑武将左手放到身后,说道:“我今天对你们出手是很重,但我没杀你们,那是你们还有进步的希望。要知道将来,你们的敌人,绝不会对你们手下留情,只会把你们往死里打。

  我马上就要离开,而我这次走了以后,三天内不会督导你们。我将会在最后一天来到这里,我希望你们到时候能够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而不是依然故我,不思进取。”

  话罢,方笑武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全场鸦雀无声,连三个教席都还处于震惊当中。

  良久以后,三个教席醒悟过来,互相看了一眼,这才开始去检查学生们的伤势。

  另一边,方笑武回到剑阁后,开始闭关修炼。

  三日时光一晃而过,方笑武出关,修为虽然没有突破,但有极大的进步。

  方笑武往天才班过去的时候,一路之上,凡是遇到的人,无论是谁,都用看怪物的眼神看他,即便是他认识的,也没有上来跟他招呼,而是匆匆而去。

  足足用了大半个时辰,方笑武才来到了天才班。

  终于,他脸上露出了舒心的笑容,因为他已经看到天才班二十五个学生,再加上三个教席,一共二十八人,早已在此等候,大有等一辈子也会等下去的意思。

  没有人说话,但无声胜有声,方笑武一步步的走近,心情难免有些小小的激动。

  他的目光掠过一个个伤势未愈的学生,最后定格在只能坐在地上的卜天雕身上,而卜天雕,却是给他报以开心的微笑。

  突然之间,方笑武仿佛回到了自己的学生时代。

  曾几何时,他也像这班学生一样,一路笑过,哭过,喊过,甚至于傻逼过。

  方笑武有一种快要泪流满面的感觉,但不会,因为他现在的身份教席。

  他走到了卜天雕身边,蹲下去握住卜天雕的一只手,仅仅只用了一个时辰,就让卜天雕痊愈了。

  随后,他如法炮制,将全班学生治好,既显示了他的修为,也显示了他的功法独特。

  ……

  当晚,月明星疏,夜空如洗。

  一座高高的山峰之巅,一块凸出地面十多丈的岩石上,一人迎风而立,衣袂随风飘舞,猎猎作响。

  未几,人影一晃,有人来到了山巅,站在岩石下,正是宗正明。

  宗正明将一个月来,方笑武如何收服天才班学生的经过跟岩石上的人说了一遍。

  那人听了之后,不由得发出哈哈一声大笑,显得十分快活。

  而这样的笑声,宗正明自从成为李大同的弟子以来,还是第一次看到。

  那人正是李大同,此刻的他,俨然一方霸主,高高在上,任何人都没资格与他比肩。

  笑毕,李大同伸手一摸鼻子,道:“可惜啊可惜,你这小子若不是那人的义弟,我定要收你为关门弟子。你这小子不拘一格,降服了那班学生,果然没有让我失望。不过,这只是第一步,后面还有更大的考验,你小子今后会有怎样的表现,我将拭目以待。”

  “师父……”只有在这种时候,宗正明才会叫李大同师父,道:“天才班的场地已毁……”

  “这笔账算在那小子的头上,还有他平时所吃的一切食物,统统都由他自己来付,有朝一日,我会亲自跟他算清。”李大同道。

  宗正明闻言,只能暗暗苦笑。

  别人都以为李大同身为武道学院的院长,定是个气魄很大之人,但事实上,谁又知道李大同也有斤斤计较的一面。

  方笑武本是李大同设计害入武道学院的,按道理说,李大同对其他人可以不好,但惟独对方笑武不行,岂料他对方笑武比别人更不好,简直已经到了苛刻的地步。

  方笑武若是就在场上,说不定会当场发飙,非得喷李大同一脸口水不可。

  ……

  五月十八,方笑武回到了碧落居。

  他这次回来,不但级别提升了,连任务也不一样了。

  他已经被宗正明以总教席的身份破格提升为****教席,而他的新任务,就是暂时没有任务。

  当然,他还是圣剑院的教席,属于他的剑阁也还是他的,谁也动不了。

  当然,他在离开那班天才学生的时候,少不了看到了学生们的眼泪汪汪,不想让他走。

  说真的,他还有些舍不得这些学生,但最后,他还是毅然决然的选择转身离去。

  回转碧落居的第二天,方笑武就开始带着沙乐出外游玩,而这样的事,也只能发生在他身上。

  对于别人来说,除非是真的有事情,否则想出去一趟,得经李大同亲自点头不可。

  方笑武第一个游玩的地方不是别处,正是皇城。

  对于外地人来说,一旦到了京城,若不去皇城的周围转一圈,岂不是白来了?

  因此,方笑武把皇城作为自己游玩的第一处胜地,乃理所当然之事。。

  当然,他在离开那班天才学生的时候,少不了看到了学生们的眼泪汪汪,不想让他走。

  说真的,他还有些舍不得这些学生,但最后,他还是毅然决然的选择转身离去。

  回转碧落居的第二天,方笑武就开始带着沙乐出外游玩,而这样的事,也只能发生在他身上。

  对于别人来说,除非是真的有事情,否则想出去一趟,得经李大同亲自点头不可。

  方笑武第一个游玩的地方不是别处,正是皇城。

  对于外地人来说,一旦到了京城,若不去皇城的周围转一圈,岂不是白来了?

  因此,方笑武把皇城作为自己游玩的第一处胜地,乃理所当然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