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729章 熊孩子们
  (全文阅读)

  方笑武回到剑阁后,澳门赌博网站:和衣躺下,一觉睡到的大中午,起来梳洗完毕,像个公子哥儿离开了剑阁。

  不久,方笑武出现在白剑部的总堂,一个人要了五个人分量的食物,大吃起来。

  他很开心呀,一开心就想吃,而对于一个吃货来说,没有什么比吃得多更开心的啦。

  不多时,马教席一脸鬼鬼祟祟的走了进来,径直来到方笑武边上后,才问道:“方教席,我能坐下吗?”

  “都不是第一天认识了,你还客气什么,坐吧,想吃就吃。”方笑武十分爽快的道。

  马教席坐了下来,但没有吃东西,而是悄声问道:“方教席,你昨晚用的是哪一招?”

  “什么哪一招?”

  “就是不管卜天雕与东方彪打得你死我活啊。”

  “哦,原来是这个。”方笑武想了想,灵光陡然一现,笑道:“这一招叫隔岸观火。”

  “隔岸观火?”

  “对。”

  于是,方笑武噼里啪啦,将自己对隔岸观火的见解一口气说出来,又是一番长篇大论。

  马教席听了之后,对方笑武再次拜服得五体投体。

  饭后,两个一起去天才班。

  方笑武刚一踏进场地,就能感觉到这些学生对自己的浓浓敌视,与之前的漠不关心大相径庭。

  方笑武早已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扫了一下,发现受伤的三个学生都没有在,当然还在疗伤中,无法到场。

  两个时辰后,方笑武像个打工的人一样,绝不把时间浪费在天才班,匆匆而去。

  他要赶回碧落居,看看自己的奖励有多少。

  半个时辰后,方笑武回到了碧落居,刚一进大门,就嚷着让沙乐把自己的奖励统统拿出来。

  岂料,沙乐却是两手空空,说道:“被院长拿走了。”

  “什么?”方笑武闻言,一番兴致顿时化为乌有,大骂道:“那老东西骗我当教席还不够,竟然还劫走我的奖励,我找他去!”朝外大步走去,满脸气愤。

  “院长说有利息。”沙乐道。

  方笑武本来就要出去了,突然听到沙乐开口,便站住脚步,问道:“什么意思?”

  “院长说有利息。”沙乐重复之前说过的话,绝不多做解释。

  方笑武想了想,当即明白,就没再吵着去找李大同了。

  况且,他也不知道李大同住在何处,真要去找,也没办法找。

  “有利息就好。”方笑武走回来,笑嘻嘻的说:“反正时间越长,利息越多,对我越有利。那老家伙是武道学院的院长,不可能赖账,他要是敢,我就出去散播他的坏话。”

  “注意。”沙乐道。

  “注意什么?“

  “言辞。”

  方笑武愣了愣,接着明白了沙乐的意思,笑道:“好啊,你去跟李大同告状,就说我骂他,让他立刻把我赶走。”

  沙乐摇摇头,像是看怪物似的盯了方笑武一眼,就从方笑武身边走过,也不知要去什么地方。

  方笑武对他的这种怪异行为早已习惯,并不多问。

  随后,他去水塘里泡了一会澡,吃罢晚饭,美美的睡了一觉,第二天早上,又赶回了圣剑院,继续过打工一般的日子。

  转眼之间,五天过去了。

  让方笑武颇为意外的是,东方彪与卜天雕竟然全都痊愈了,而那个受伤在先的学生,明明伤得比他们轻,但恢复时间和他们一样,都是当天回归天才班。

  而这五天来,天才班里面积攒了更多的怒火,一日胜过一日,连三个教席都能感觉到浓浓的火药味,一方面在为方笑武担心,而另一方面,也在为天才班的学生们担心。

  这一天,方笑武督导了两个时辰后,本来可以天黑之前离开天才班,但破天荒的,他第一次超时了。

  他身为天才班的负责人,若是不走,没人敢走,不然就是犯了武道学院的规定,轻则面壁七日,重则直接扫地出门。

  所以,在这样的规定下,绝没有一个学生敢犯这个规定。

  天才班的学生们对方笑武本来就已经积满了许多不满,现在见方笑武还故意刁难他们,更是把方笑武恨上了天。

  方笑武看在眼中,却毫不所动。

  三个教席也不敢走,一直陪同方笑武守着。

  到了第二天早上,方笑武觉得肚子饿了,就让马教席去帮自己总堂弄一些吃的来。

  马教席对他早已拜服,便也依言行事。

  一晃之间,五天过去,方笑武没有离开过天才班半步,但早、中、晚三餐一律不少,且大鱼大肉,吃得甚欢。

  反之,天才班的学生既不能喝,也不能吃,光是坐着。

  就算他们个个都是天才,但毕竟还不是成年人,也感到十分委屈,但天才们都是高傲的,再怎么委屈,都不会吭一声,用愤怒的沉默来对抗方笑武对他们的刁难。

  终于,马教席忍不住了,跑到方笑武吃喝的地方,悄声问道:“方教席,你这一招又是什么?”

  方笑武料到他会来问,就压低声音道:“这一招叫以逸待劳。”

  接着,就跟前两次一样,对着马教席又是一番宏伟言论。

  偏偏马教席对他早已是心服口服,听得全神贯注,奉为真理。

  第六天,方笑武终于离开了天才班,如此一来,天才班的学生们终于解放了。

  不过,方笑武在临走之前,对天才班的学生们说了一大推好话,承认自己这几天做的不够好,让他们受苦了,为了补偿他们,决定放假三天。

  这一招让马教席百思不得其解,夜里睡不着觉,便跑去方笑武的剑阁,向方笑武请教。

  方笑武见他真的来问自己,哈哈大笑,说道:“我这一招叫笑里藏刀。”

  得,又对着马教席一番说教,就好像自己是马教席的老师似的。

  时间很快,转眼又是四天过去,距离一个月的期限已经不多了,也就还有几天的时间。

  三个教席昨天看到天才班的学生们放假归来,与方笑武有说有笑的,以为方笑武已经搞定了这班学生,无不叹服。

  然而就在这天,他们才知道自己错了。

  这天,方笑武选择了中午到天才班督导。

  他刚一踏上天才班的场地,所有学生都站起向他跑去,方教席方教席的叫着,十分热烈。

  三个教席从未受过这么热烈的欢迎,暗中羡慕不已。

  但就在这时,一个虎头虎脑的学生跑在最前,不知怎么地,脚下一个踉跄,向前扑倒。

  方笑武见了,急忙上前一大步,将此生扶住,说道:“哎哟,别摔倒了。”

  瞬息间,那个学生双手一环,便将方笑武的大腿死死抱住,而这个家伙的力气,却是全班仅次于东方彪的,极为惊人。

  方笑武面上一愣,问道:“你干什么?”

  那学生嘿嘿一笑,集中所有力量,张嘴朝方笑武的腰间狠狠地咬了过去,似有不共戴天之仇。

  “哈哈哈……”方笑武突然大笑起来,骂道:“你们这班熊孩子,真以为我会上当吗?”嘭的一声,一脚抬起飞出,早将那个学生踢飞出去,毫无怜惜之意。

  那个学生落地之后,头破血流,伤的甚重,半天爬不起来,眼泪汪汪,却是偷袭不成反被伤,委屈得哭了。天做的不够好,让他们受苦了,为了补偿他们,决定放假三天。

  这一招让马教席百思不得其解,夜里睡不着觉,便跑去方笑武的剑阁,向方笑武请教。

  方笑武见他真的来问自己,哈哈大笑,说道:“我这一招叫笑里藏刀。”

  得,又对着马教席一番说教,就好像自己是马教席的老师似的。

  时间很快,转眼又是四天过去,距离一个月的期限已经不多了,也就还有几天的时间。

  三个教席昨天看到天才班的学生们放假归来,与方笑武有说有笑的,以为方笑武已经搞定了这班学生,无不叹服。

  然而就在这天,他们才知道自己错了。

  这天,方笑武选择了中午到天才班督导。

  他刚一踏上天才班的场地,所有学生都站起向他跑去,方教席方教席的叫着,十分热烈。

  三个教席从未受过这么热烈的欢迎,暗中羡慕不已。

  但就在这时,一个虎头虎脑的学生跑在最前,不知怎么地,脚下一个踉跄,向前扑倒。

  方笑武见了,急忙上前一大步,将此生扶住,说道:“哎哟,别摔倒了。”

  瞬息间,那个学生双手一环,便将方笑武的大腿死死抱住,而这个家伙的力气,却是全班仅次于东方彪的,极为惊人。

  方笑武面上一愣,问道:“你干什么?”

  那学生嘿嘿一笑,集中所有力量,张嘴朝方笑武的腰间狠狠地咬了过去,似有不共戴天之仇。

  “哈哈哈……”方笑武突然大笑起来,骂道:“你们这班熊孩子,真以为我会上当吗?”嘭的一声,一脚抬起飞出,早将那个学生踢飞出去,毫无怜惜之意。

  那个学生落地之后,头破血流,伤的甚重,半天爬不起来,眼泪汪汪,却是偷袭不成反被伤,委屈得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