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728章 袖手旁观
  (全文阅读)

  星夜三更,澳门赌博网站:圣剑院。

  白剑部部长沈古老的剑阁内,一人站在上首,面带沉思,而下首的位子,却是个身材佝偻的老头,满脸尽是皱纹。

  佝偻老头正是此地的主人沈古老,但现在,他却只能站在下首。

  至于站在上首的那个人,也是一个老头,只是长得怪里怪气,毫无高手的风范,正是武道学院的院长李大同。

  李大同沉思了一会后,说道:“古老,你不会怪我吧?”

  沈古老忙道:“院长,您说这话实在是太言重了,要不是您,傲儿也不会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经过这次教训,对他以后的修炼只有好处,绝无坏处。”

  李大同见沈古老明白了自己的苦心,便微微点了点头,说道:“那孩子我当年抱过,也算一段缘分,我又怎么可能会害他?

  我让你故意透出风声,叫他知道方笑武有可能会参加选剑大会,所以他才会跑去与方笑武比剑,看似让他去吃苦头,实则让他禁受一次磨练。

  想当年,我正是经历了无数次的打击,才会坐上院长这个位子,我希望他能像我一样,将来有大作为。”

  沈古老道:“院长,您的这番话,我一定会……”

  “不了。”李大同笑了笑,伸手摸摸鼻子,道:“你才是他的师父,这种话应给由你说给他听,而不是转达我的意思。”

  闻言,沈古老顿时有些激动,险些掉下泪来。

  片刻后,李大同向外走去,看似要走。

  沈古老急忙跟上,至少也要送出剑阁之外。

  “古老,你不用送了,我马上就走。”李大同朝后挥了挥手,话锋一转,道:“对了,沈傲失去的十年所得,我会从我的所得里面拿出一些当做补偿送给他,到时候你就说是你自己的,千万不要说是我的。”

  话音未落,李大同的身影已然消失在前方。

  沈古老全身一震,慢慢地跪下,就当做是恭送李大同,同时也表达了自己对院长的深深敬意。

  ……

  深夜,方笑武酣睡正浓,突然被一阵急速的叮叮声惊醒。

  每个教席的剑阁外都有三个门铃。

  一个是拜访用的,非常缓和。

  一个是有事发生,不轻不重。

  而第三个,则是有大事发生,十分急速,犹如催命符。

  方笑武正是被第三个铃声吵醒的。

  “******,老子睡得正香,谁吃饱了没事干,跑来乱按门铃。”

  方笑武满脸火气,迅速穿好衣裳,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剑阁外。

  “是你……”

  方笑武见到来人是马教席,火气登时小了一半。

  马教席岂会不知道方笑武此刻的心情,但他迫于无奈,只能来打搅方笑武,说道:“方教席,大事不妙,卜天雕打伤了一个学生,现如今正与东方彪打得难分难解……”

  “草!”

  方笑武几乎要把这个字说出口,知道天才班那些学生的第二波闹剧来了,二话不说,与马教席展开御剑飞行,朝天才班的所在赶去。

  本来天才班的每一个学生都有自己的居室,现在子夜刚过不久,正是人睡得真香的时候,那班学生不在自己的居室里睡觉或者练功,却跑来天才班的集聚地打架,岂不是故意所为吗?

  方笑武将所有怒火都转嫁到了那班天才学生身上,刚一收剑落下,便朝打得你死我活的东方彪和卜天雕大步走了过去,意欲分开他们,然后怒斥一番。

  一边,天才班的学生全部到齐。

  只见一个学生躺在地上,气色晦暗,受伤颇重,其他两个教席中一个正在为他运功推血,而另一个,却是摆出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以防学生们混站起来。

  眼看方笑武即将靠近卜天雕和东方彪两人,突然,方笑武向后一退,骂道:“你奶奶个熊,你们喜欢打是吧,好!我让你们打个够,最好是打得一年都爬不起来。”

  话声中,他已经退到了马教席身边,抱着膀子作壁上观。

  马教席见他不管,哭笑不得,忙道:“方教席,现在有人受伤了,不会是假打,我看……”

  “不用看,我知道是真打,但我不会管,让他们打下去,只要打不死人,我自有办法治好他们。”

  话音刚落,就听“砰砰”两声,卜天雕与东方彪互相击中了对方一拳,各自向后退了三步。

  论身材,东方彪要高大一些,但卜天雕的身材在他这个年纪也属于高大,只比东方彪矮了一寸。

  论修为,两个都一样。

  论臂力,东方彪强于卜天雕,毕竟他最大程度的时候可以发出十亿元力的劲道,等同于返璞境前期的武仙。

  论技巧,卜天雕却要强于东方彪,因为卜天雕天赋异能,刚学武的时候就比一般人懂得怎么去化解力道,而这种天赋不是任何功法可以教会的,属于天生。

  所以,当两人互相中了对方的拳头之后,卜天雕就以天赋化解了东方彪的大部分力道,而东方彪在这方面的道行比卜天雕浅,双方中了差不多的力量,才会各退三步,难分轩轾。

  “打呀,你们怎么不打了?”方笑武嫌火候不够,在旁煽风点火。

  忽听“蓬”的一声,东方彪与卜天雕拳头相抵,重重的硬对了一拳,而这一拳的力道,比刚才那一拳重了十倍。

  刹那间,两人嘴角流血,蹬蹬蹬,一口气连退十三步。

  方笑武拍手大笑,说道:“妙极了,再来。”

  三个教席看到东方彪与卜天雕都受伤了,很是担心,但方笑武不管,他们也不能插手,就眼睁睁的看着。

  过了一会,东方彪与卜天雕运起全身尽力,做最后一拼。

  方笑武双目发亮,显得很是兴奋,就好像动手的人不是别人,而是他自己似的。

  轰!

  东方彪与卜天雕向后倒飞出去,啪嗒一声倒地,想爬起来,但动了几下,却没能爬起,分明就是受了重伤。

  方笑武见此情景,不但不关心,反而骂道:“你们两个笨蛋,快跟我爬起来,别躺在地上当缩头乌龟。”

  很快,只见东方彪与卜天雕真的爬了起来,一步步的向对方走去。

  除了方笑武之外,其他人都被一幕看得有些目瞪口呆。

  忽听噗通声响,东方彪与卜天雕尚未走在一起,就在相聚三丈的地方各自倒下,昏死过去。

  方笑武拍了拍手,叫道:“没意思,其他人还想打的话,尽管动手,最好是打到最后全都躺下,我走了。”

  说完,方笑武果然走了,连头也不回一下,剩下一班十分愤怒的学生,以及三个无奈至极的教席。说道:“妙极了,再来。”

  三个教席看到东方彪与卜天雕都受伤了,很是担心,但方笑武不管,他们也不能插手,就眼睁睁的看着。

  过了一会,东方彪与卜天雕运起全身尽力,做最后一拼。

  方笑武双目发亮,显得很是兴奋,就好像动手的人不是别人,而是他自己似的。

  轰!

  东方彪与卜天雕向后倒飞出去,啪嗒一声倒地,想爬起来,但动了几下,却没能爬起,分明就是受了重伤。

  方笑武见此情景,不但不关心,反而骂道:“你们两个笨蛋,快跟我爬起来,别躺在地上当缩头乌龟。”

  很快,只见东方彪与卜天雕真的爬了起来,一步步的向对方走去。

  除了方笑武之外,其他人都被一幕看得有些目瞪口呆。

  忽听噗通声响,东方彪与卜天雕尚未走在一起,就在相聚三丈的地方各自倒下,昏死过去。

  方笑武拍了拍手,叫道:“没意思,其他人还想打的话,尽管动手,最好是打到最后全都躺下,我走了。”

  说完,方笑武果然走了,连头也不回一下,剩下一班十分愤怒的学生,以及三个无奈至极的教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