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727章 旗开得胜
  (全文阅读)

  高高的武道台上,澳门赌博网站:站着三个人,内中一人正是沈傲,而其他两人,却是两个二级教席。

  这两个二级教席的修为都是天人境中期,看到方笑武来了以后,便从台上飞下。

  而等方笑武上台后,他们两人便合力发动了武道台的一种法门,顿时在台上形成一个巨大的结界,将方笑武和沈傲笼罩在里面。

  台上放着两把木剑,方笑武与沈傲各自拿了一把,尔后退了十多步,手持木剑,凝神以待。

  突然,宗正明发话道:“沈傲,你现在还有时间选择,你真的要和方笑武比剑吗?”

  沈傲将身微微一弓:“总教席,我还是选择比剑。”

  宗正明道:“既然你心意已决,我就不多说了,你们开始吧。”

  话音刚落,只见沈傲手腕轻轻一振,木剑犹如活了一般,散发出刺目的光彩。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方笑武虽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但他的表现实在太平淡,不但没有令木剑发光,且感觉他根本就没有往木剑里贯注多少内气。

  沈傲见状,心头冷笑一声:“好啊,方笑武,你以为你是总教席介绍进入武道学院的,就可以目中无人了吗?我告诉你,我小的时候,大同院长曾经抱过我,与我比起来,你还差得远呢。我今天就要将你击败,阻止你参加一年后的选剑大会。”

  霎时间,他木剑一抖,幻化出千万道剑光,狂风暴雨般的攻向方笑武,出手快到了极点。

  这种剑法乃是武道学院的一种天级剑法,除了极少数天才级的学生之外,纵然是****教席,也未必能够学到。

  沈傲身为沈古老的徒弟,十五岁的时候就开始修炼这种剑法,至今已有二十年的火候。

  方笑武突然向后一退,瞬间已至结界边缘,几乎是贴着结界向左滑去,万分惊险的避开了沈傲的这一招。

  沈傲毕竟是入圣境中期的武圣,一击不中,剑尖刺到结界的一息间,陡然收回,以毫厘之距错开,紧追方笑武。

  他的动作一气呵成,毫无半分迟滞之感,剑法与身法均已到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境界。

  方笑武仍是没有出剑,而是一退再退,似乎想不到应对之策。

  如此一来,沈傲越发得势不饶人,仗着修为高,剑法强大,速度惊人,一直追着方笑武不放。

  似这般过了一盏茶时间,沈傲见方笑武只是一味闪避,而自己竟然也没能真的追上,便长啸一声,剑法大开大合,剑气弥漫,剑影如山,铺展开去,范围渐渐变大。

  沈傲原以为要不了十弹指的工夫,方笑武必定躲不开自己的剑招,要么是硬接,要么是中剑。

  不料,三十个弹指过去后,他已经将剑招笼罩范围扩展到了大半个武道台,居然还是追不上方笑武,不由得又惊又怒。

  而看到这里,除了宗正明之外,其他四个教席都是面露惊诧之色,疑心方笑武用的身法乃是天级上乘之术。

  事实上,方笑武自从学了飞羽登天之后,他的身法随着修为的提升也在不断的变化当中。

  飞羽登天创始于鲁羽老祖,此门绝学不但是飞羽宗所有功法、武技的源头,还可以说是凡人身法之宗。

  只不过,真正能够领悟其中奥秘的人,两千年来,除了方笑武之外,即便是神无名,也只是仗着对飞羽宗功法的惊人领悟,参悟了其中一道法门,从而可以独辟畦径,自创了一门貌似可以比肩飞羽登天的身法。

  方笑武在修炼飞羽登天的时候,尽管步步登天之术很难,但潜移默化之下,对身法的领悟,实已到了随心所欲的境界。

  只要是他能想到的,便能做到,只是限于修为,所以从某种程度来说,始终不能发挥到极致。

  他的修为与沈傲是一样的,沈傲的剑法再快,笼罩范围再大,只要不是全满之状,也未必能击中他或者让他出手还击。

  渐渐地,沈傲的剑招越来越狂放,只留下一个角落,其他地方到处都是剑雨。

  而方笑武竟然可以借着那个尚未补缺的角落避来避去,简直就是神乎其神,使得那四个教席都以为方笑武用的身法并不是天级上乘,乃是天级最顶尖。

  这不是说天级上乘身法达不到这种程度,而是以方笑武现在的修为,根本就不可能将任何一种天级上乘身法修炼到巅峰,当然就不能做到可以避开的地步了。

  如果方笑武用的是天级最顶尖的身法,这就能解释了。

  不多时,剩下的那个角落越来越小,仅可以容下一人,纵然是天人境前期的绝世强者,稍微大意的话,都有可能会受到剑雨的波及。

  而此时,方笑武居然还能避开,实在是太诡异了。

  陡听沈傲大吼一声,剑招怒放,不敢说密布全部空间,但剩下的缺口只剩下了半个人大小,除非是小孩子,否则必定中招不可。

  然而就在同时,方笑武全突然身一缩,竟是从缺口处飞了出去,尔后以夸张的身法,竟能顺着沈傲的剑法找准位子,始终处于缺口之内,也就做到了可以躲避。

  那四个教席看到这里,无不骇然失色。

  要知道沈傲用的不是一般剑法,而是天级剑法,复杂多变,除非是有人对这门剑法烂熟于心,且修为又在沈傲之上,否则的话,两者缺一的情况下,即便是天人境前期的绝世强者,也不可能做到这种地步。

  方笑武的修为和沈傲一样,而方笑武根本就没有学过这门剑法,甚至连武道学院最低阶的武技都没有学过,他是怎么做到的?

  四个教席略微想了想,猛然想到了一个可能,却又不敢相信。

  原来,他们认为方笑武在躲避沈傲剑法的同时,经过半天的观察,渐渐掌握了这门剑法的窍门,且到了烂熟于心的程度,便像是有了未卜先知的神通,事先看出沈傲接下来会怎么出剑,然后仗着身法的绝世,才做到了这一步。

  但是,这怎么可能?

  先不说天下有没有人可以在半天之内将天级剑法烂熟于心,光说一样,那就是极为困难的事。

  要知道剑法是死的,人是活的,沈傲修为高达入圣中期,这种连武神都知道的道理他岂能不知?

  方笑武又不可能真的会未卜先知,只要沈傲稍微变化一下剑法,甚至在剑招中出现别的招式,岂不可以破掉了方笑武打法?

  事实上,这四个教席的想法是对的。

  只不过,一来沈傲已经到了发狂的边缘,只顾翻来覆去的施展这门剑法,二来方笑武在观察剑法的同时,也早已把沈傲的每一个习惯性动作记在了心中,所以,只要沈傲不使用其他剑法,方笑武完全有可能一直这么和沈傲打下去。

  ……

  沈傲毕竟不是绝世强者,而且就算是一般的绝世强者,也不可能一直将这门剑法施展下去,总有耗尽的时候。

  过了大半个时辰后,沈傲渐渐感到自己的状态就要从巅峰往下降,以为自己上了方笑武的大当,便怒吼一声,不再采用任何剑法,而是一剑直直的刺了过去。

  方笑武已经将这门剑法烂熟于心,对他将来在剑道上的追求肯定会有所助益,便不再和沈傲游斗下去,同样也是一剑直直刺出。

  叮!

  两把木剑剑尖相交,突然亮出一抹火花,双方均是功法暗运,毫无花俏可言。

  仅仅只是过了三个呼吸时间,忽听“咔嚓”一声,沈傲手中的木剑从中断掉,而断掉的那半截,瞬间变成了一片木屑。

  沈傲呆了一呆。

  刹那间,他手中的另外一半木剑,在没有贯注内气的情况下,化作了一片粉尘。

  反观方笑武,手中木剑既没有断掉,也没有粉碎,仍是好好的。

  这说明方笑武对于力道的掌控,要比沈傲高明得多,至少也是入圣境巅峰级。

  “沈公子,承认了。”方笑武抱拳为礼,笑道。

  沈傲面色一阵青一阵红,到了最后,竟尔“哇”的一声,吐了一口鲜血,身躯摇摇欲坠。

  瞬息间,那两个二级教席上到了武道台,先给沈傲看了一下内伤,确定没有大碍之后,就给沈傲服食了一颗疗伤药丸,在宗正明的吩咐下,带着沈傲离开了武道台。

  虽说高手过招胜负难免,但是,陪同宗正明一起观战的那位黄剑部一级教席,在看到沈傲落败吐血之后,面上也不觉红了一下。

  宗正明站起身来,说道:“方笑武,恭喜你获得了这场胜利,至于你的奖励,我稍后会让人送去碧落居,由沙乐接收。”

  “谢谢宗教席。”

  “谢我做什么?这是你应得的。好了,你可以回去了。”

  “是。”

  不久,方笑武离开了武道台,取道圣剑院。

  而回到圣剑院以后,方笑武心情畅快,跑去总堂大吃大喝,恰好有几个教席进来了。

  本来这些人早已知道他要和沈傲比剑,但谁也不敢多问,转身要走,但是,方笑武却不放过他们,硬把他们拉来凑成一桌,说自己与沈傲大战了三千多个回合,终于险胜一招。

  方笑武看似口无遮拦,其实是给红剑部部长沈古老面子,免得这个老家伙突然来找自己的麻烦。

  要知道他与沈傲比剑的事,不敢说整个武道学院知道,至少已在圣剑院流传开了。

  他有没有获胜,从他的脸上就能看出,而他说自己是大战了三千个回合才获胜的,无疑是给足了沈古老面子。

  沈古老若还有点人性,就该明白他的用心,不但不会来找他的麻烦,还会感谢他给沈傲台阶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