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720章 惊世
  (全文阅读)

  “阳天,你少在老夫面前装蒜,说!你究竟是什么人,是不是有人指示你这么做的?”

  “你这个人真是好笑,我跟你说实话,你反倒不相信。我要吃东西了,不要再打扰我。”

  说完,阳天果然不再理会北斗天巫,继续吃起来。

  方笑武见这家伙如此可爱,顿时对他产生了一些好感。

  “放肆!”

  北斗天巫右手拍出,一股掌力打向阳天,力道之重,已经超过了百亿,真要击中阳天,以阳天的修为,连根毛都不剩。

  砰!

  阳天不闪不躲之下,瞬间被掌力击中,本来已经好了的面色再次变得十分苍白,但令人骇然的是,他仍是坐着不动,就好像击中他的力道全都进入体内,被他藏了起来。

  “老夫灭了你!”

  北斗天巫甩手又是一掌,千亿元力爆发,但只形成一团拳头大小的光芒,轰杀出去,击中阳天的胸口。

  咔嚓一声,这次阳天没能坐得住,屁股下的凳子突然裂开,断成两半。

  可是,任谁都没有想到的是,阳天还是没有吐血之类的,更不要说化作灰烬,只是面色更加苍白。

  看到这里,百里长空之前还能沉得住气,但现在,他有些诧异了。

  以他的眼力,阳天的修为确实只是登封境,怎么可能承受千亿元力的劲道?

  且这千亿元力还是北斗天巫发出来的,远比一般绝世强者强大得多,阳天到底是依靠什么活下来的?

  “你……”

  北斗天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有那么一瞬间,他还以为阳天不是人,而是妖物之类的,但他身为合一境后期的修士,怎么会看不出阳天是人还是妖物。

  一时之间,他惊疑不定。

  方笑武心中还在为阳天念着阿弥陀佛,见他没死,先是一怔,接着便是哈哈大笑,拍手赞道:“好!”

  忽听“呛啷”一声,北斗天巫抽出了腰间的天权神剑,同时还发动了意剑术。

  他不会再给阳天任何机会,而他用意剑术来对付一个修为只是登峰境的修士,就算让他杀了阳天,也是一件奇耻大辱,但他不在乎了,因为他要杀了阳天,非杀不可!

  见此,百里长空眉峰一皱,想要阻拦,但他念头一转,并未真的出手。

  电光石火间,一股碾压一切的剑意降临阳天头顶,将阳天逼得双脚深陷地面,瞬间就过了膝盖,然后便是大腿……

  “破!”

  看似已经无能为力的阳天陡然怒叱一声,左脸苍白如雪,右脸漆黑如墨,中间分隔线上,亮出一道惊天之光,似含有大道之威,犹如闪电般的冲破压在身上的剑意。

  砰地一声,北斗天巫全身一抖,像是中了什么东西,面色古怪之极。

  方笑武修为有限,看不出个大概。

  但百里长空就不一样了,他已经感觉到北斗天巫中了一种招法,至于是什么招法,他说不出来,反正这种招法连他都不敢轻敌,因为此招法已经震碎了北斗天巫的心脉和元魂。

  换句话说,北斗天巫已经被阳天打死了。

  登峰境的修士竟然打死合一境的修士,这不但是奇迹,还有可能是历史!

  噗地一声,阳天口吐鲜血,本来是要倒下,但因为双腿深深插在地上,所以倒不下去。

  倏忽之间,百里长空一个闪身,到了阳天身边,澳门赌博网站:提起他的衣领,轻轻往上一抓,便将阳天提起,飞出酒楼,瞬时不见。

  而百里长空刚一走,手持天权神剑,怒目而视的北斗天巫,突然双膝一软,噗通一声,栽倒在地。

  方笑武起先还以为他是装死,可等了一会,见这家伙以头触地,动也不动,才明白他真的已断气了。

  方笑武又惊又骇,上去翻动北斗天巫的尸体,却是哗啦一声,北斗天巫犹如纸人一般,瞬间粉碎,连片残骸都不剩。

  地面上除了天权神剑之外,还有一大堆东西,里面有一个储物袋。

  方笑武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所有东西捡起收下,然后这才去拿天权神剑。

  他本以为天权神剑会对自己产生反抗,但让他意外的是,他刚把天权神剑捡起来,剑上突然窜起一道光芒,并不排斥他,反而还有被他收服之意,不由大乐。

  “奶奶的,这就叫因祸得福。北斗天巫要来杀我,没想到没杀成,反而死在了那个名叫阳天的少年手上,这些东西成了无主之物,以后就是老子的啦。除非是阳天,否认谁也别想从老子手里拿走。”

  方笑武将天权神剑收起,自忖这家酒楼不是久留之地,扔了一张银票,就当做是赔偿所有损失,急冲冲的夺门而出。

  ……

  四月十三,也就是北斗天巫被杀的第三天,黄昏,方笑武一个人来到了武道学院大门外。

  本来他昨天就可以到的,但北斗天巫被杀后,他担心自己会有麻烦,就跑去深山里躲了一天,直到今天早上才从山里出来,一路小心谨慎,终于赶在天黑之前达到目的地。

  他得到天权神剑的事,除了百里长空和阳天之外,应该不会有人知晓。

  况且北斗天巫要杀他,他捡了天权神剑,又算得了什么?如果有可能,他还想亲手杀了北斗天巫呢。

  不知是巧合还是宗正明故意安排的,看守大门的人里面,有一个正是当日那个青年人。

  不等方笑武开口,那青年人就迎了上来,将他当做贵宾般的存在,笑道:“方公子,你总算来了。”

  方笑武点了点头,问道:“宗前辈是不是要见我?”

  “是的,请方公子跟我来。”

  那青年人正要带路,忽见一人脚步匆匆,从远处走了过来,转眼就来到,赫然是宗正明。

  那些守门的修士眼见宗正明来了,无不站直了腰杆,神色严肃,连呼吸都要平时低了许多。

  “方笑武,你跟我来。”宗正明刚一来,尚未与方笑武寒暄两句,转身就走。

  方笑武急忙追了上去,因为看出宗正明神色古怪,所以也没多问,一直跟紧紧跟随。子,你总算来了。”

  方笑武点了点头,问道:“宗前辈是不是要见我?”

  “是的,请方公子跟我来。”

  那青年人正要带路,忽见一人脚步匆匆,从远处走了过来,转眼就来到,赫然是宗正明。

  那些守门的修士眼见宗正明来了,无不站直了腰杆,神色严肃,连呼吸都要平时低了许多。

  “方笑武,你跟我来。”宗正明刚一来,尚未与方笑武寒暄两句,转身就走。

  方笑武急忙追了上去,因为看出宗正明神色古怪,所以也没多问,一直跟紧紧跟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