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719章 奇异的少年
  (全文阅读)

  方笑武压根儿就没有想过那人会找上自己,突然见到此人,心头叫苦不跌,几乎要夺门而出,或者施展瞬移**离去。

  但是,方笑武真的不敢这么做,因为他一旦这么做了,只会令事情更糟糕。

  论修为,那个人要对付他的话,就好比他对付一般的武神,差距实在太大。

  而论实力,他也斗不过人家,毕竟人家不是普通的绝世强者,而是修为高达合一境后期的绝世轻者。

  那人正是锦袍修士,也就是来自北斗世家的那位绝顶高手。

  方笑武不知道此人在北斗世家是什么身份,但此人绝对是顶尖人物,而面对这样的可怕对手,能拖一会算一会,真要直接打开,对他来说,完全属于不智之举。

  是故,方笑武佯装十分镇定,笑道:“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你。你们北斗世家的人是不是闲着没事干,总喜欢杀来杀去的。”

  锦袍修士进来的时候,有两种选择,第一是直接出手,将方笑武一剑劈掉,不给方笑武任何逃生机会,第二就是戏弄一番之后,再将方笑武慢慢折磨至死。

  他没有直接动手,显然是选择了第二种。

  而当他听了方笑武的话之后,怒火高涨,险些出手,但方笑武的表现实在太淡定了,让他登时起了疑心。

  按理来说,方笑武见到他,就跟耗子见到猫一样,躲都来不及,怎么还可能神色自若的与他说话,甚至还敢拿他们北斗世家调侃,这不是火上浇油吗?

  这小子难道还有帮手?所以才会有恃无恐。

  不然的话,他又凭什么如此镇定?

  锦袍修士目光一扫大厅,然后随手翻动,亮出一面令牌,赫然是北斗世家的“北斗令”。

  此令总共也就二十多块,不能说北斗世家的所有高层都有,但凡是持有此令的人,都是北斗世家的高层。

  “北斗令!”

  有人失声惊呼,吓得面色苍白。

  锦袍修士傲然一笑,说道:“除了这小子,其他人都离开。”

  霎时间,大厅中的食客几乎都跑光了,里面有几个修士属于武仙,却不敢不听锦袍修士的话,足见北斗世家的势大。

  锦袍修士眼见还有两人没走,不禁皱了皱眉头,问道:“你们还不走吗?”

  那两个人正是眉清目秀的少年和方笑武认识的那个修士。

  闻言,那少年淡淡一笑,吐字清晰的说道:“我的菜还没有吃完,我的酒还没有喝完,澳门赌博网站:为什么要走?”

  “你不知道北斗令吗?”锦袍修士沉声道。

  “北斗令是什么?”那少年问道。

  “北斗令是北斗世家的至高令牌,所到之处,无人敢捋虎须!”锦袍修士强忍怒火,冷声说道。

  “北斗世家啊,我听说过,至于北斗令,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不过,既然你是北斗世家的人,那好,等我吃完之后,我这就走,到时候你想怎样就怎样。”

  “你……”

  “或者你现在就可以动手,不要管我,反正我也不会过问你们的事。”

  “找死!”锦袍修士动也不动,瞬时朝少年发出一股颇为惊人的暗劲,力道高达一亿。

  以他的修为,随随便便就能发出数百亿劲道,之所以只会发出一亿,乃是试探。

  那少年的修为仅仅只是登封境,对他来说,就像蝼蚁一般,他要杀少年,说夸张些,吹口气就行了。

  不过,他怀疑少年是方笑武的同党,方笑武见他对付少年,一定会出手帮忙。

  此外,他还怀疑另外一个没走的人也是方笑武的同党,而这个人,才是他觉得最有威胁的。如果方笑武来不及救那个少年,那这个人一定会救。

  当然,这些只是锦袍修士的假设。

  如果那少年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冲撞了他,被他用暗劲打死,那就是少年自寻死路,活该倒霉。

  方笑武当然不会救那个少年,因为他自己都顾不上自己,又哪里有能力帮人。

  只听“砰”的一声,少年被暗劲击中,将他打得面色苍白。

  可奇怪的是,他挨了那么重的力道,却还能坐得好好的。

  锦袍修士怔了一怔,问道:“你没事?”

  少年面色略显痛苦,叫道:“我有些难受。”

  锦袍修士又惊又疑。

  他会过无数修士,什么样修士没有见过?但像少年这样的修士,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方笑武原先还在担心那少年就算不死,也会被打得奄奄一息,可没想到的是,人家挨了暗劲后,居然没多大的事,心中也为之惊奇,猜不透少年到底是何方神圣,竟有如此本事。

  至于方笑武认识的那位修士,对大厅里发生了什么事却始终无动于衷,即便是眼前有着山崩海啸的大事发生,恐怕也不会让他皱一下眉头,因为他不是别人,正是黑白榜上排名第十一位的万果岛岛主百里长空。

  “你是什么人?”锦袍修士在略微沉默了一会之后,知道自己看走眼了,问道。

  那少年揉了揉胸口,面色渐渐好转,说道:“想要知道我是什么人,你先得说你叫什么名字,是北斗世家的什么人。”

  锦袍修士冷哼一声,说道:“老夫北斗天巫,乃巨门堂堂主。”

  那少年听了,便沉吟道:“听说北斗世家有十四个堂,每堂堂主均是顶尖高手,你既然巨门堂的堂主,那本事一定很大,我不跟你打,你让我吃完饭菜,我这就走。对了,我叫阳天。”

  “阳天?”北斗天巫念叨了几句,却是第一次听说,问道:“你师出何门?”

  那名叫阳天的少年微微一笑,说道:“我师父已经升天了,我平时都叫他老怪物。”

  对于这个回答,北斗天巫当然不满意。

  在他看来,阳天既然知道他是北斗世家的人,竟然还敢冲撞他,一定是来某个自大势力,不然的话,再怎么胆子大的人,也不可能与他们北斗世家为敌。

  他身为北斗世家巨门堂的堂主,仅仅只是问出了阳天的名字,对阳天的来历却是一无所知,此事一旦传了出去,他颜面何存?北斗世家的名誉往哪里搁?我叫阳天。”

  “阳天?”北斗天巫念叨了几句,却是第一次听说,问道:“你师出何门?”

  那名叫阳天的少年微微一笑,说道:“我师父已经升天了,我平时都叫他老怪物。”

  对于这个回答,北斗天巫当然不满意。

  在他看来,阳天既然知道他是北斗世家的人,竟然还敢冲撞他,一定是来某个自大势力,不然的话,再怎么胆子大的人,也不可能与他们北斗世家为敌。

  他身为北斗世家巨门堂的堂主,仅仅只是问出了阳天的名字,对阳天的来历却是一无所知,此事一旦传了出去,他颜面何存?北斗世家的名誉往哪里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