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717章 大战之后
  (全文阅读)

  方笑武走到紫衣少女边上,弯腰将紫衣少女从地上抱起,四周张望了一下,见到不远处确实有一个山洞,就大步朝山洞走去。

  “等等。”半百修士叫道。

  方笑武转过身来,望着半百修士,不知他还有什么要求。

  “你这个小子颇为狡猾,老夫不得不防,你先当着老夫的面亲一下三圣女,然后再进洞快活。”半百修士道。

  “这……”

  “你若不亲,老夫可以代劳。”

  “好,我亲。”

  说完,方笑武只得在三圣女那张娇嫩的面庞上亲了一下,顿时有一种心荡不已的感觉。

  “小子,你当老夫是三岁小孩吗?”半百修士沉声道:“谁让你亲脸了?老夫要你亲嘴。”

  “亲嘴?”

  “对,就是亲嘴,只要你亲了她的嘴,老夫就放你进洞。”

  “好,亲就亲吧,反正我待会也要侵犯她。”

  方笑武一咬牙,低下头去,在三圣女的小嘴上亲了一下,唇儿丁香,比刚才更**,竟有些把持不住。

  半百修士看到方笑武面色有些发红,就知道方笑武还是个处男,不由得哈哈大笑,说道:“小子,看来你在这方面还是一只童子鸡啊,要不要老夫传你两手绝活,不但你自己可以快活似神仙,就连三圣女,也会被你弄得欲死欲仙。”

  话音未落,只见方笑武已经抱着三圣女朝山洞飞奔过去,转眼就进了山洞。

  半百修士早已事先摸过山洞的底,里面并无其他通道,除非是方笑武施展穿山之术,否则的话,休想逃掉。

  况且他的修为远远在方笑武之上,方笑武真要逃跑的话,岂能逃得过他的耳目?

  所以,他见方笑武进洞之后,便不担心会方笑武会跑,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坐下,闭目眼神起来。

  过了片刻,半百修士听不到山里有半点异常动静,面色微微一沉,双目睁开,放出电光,喝道:“小子,你别妄想跟老夫玩花样,老夫限你一盏茶时间内与三圣女成其好事。时辰一到,你若无行动,老夫就先杀你,然后再对三圣女先奸后杀,快!”

  此时,方笑武早已抱着紫衣少女深入山洞,且把紫衣少女放在地上,自己坐在一边,独自苦恼了半会。

  美色当前,他又不是什么圣人,说对紫衣少女的**没有什么感觉,那肯定是骗人的。

  只是他真的不是什么禽兽,见了女人就想扑倒。

  他不敢说自己是正人君子,但也算不上阴险小人,他之所以进洞后一直没动手,不外乎两大原因。

  第一,他还是个处男,不知道自己失去了童子身以后,会不会对身体有影响,要知道一些功法对身体有讲究,一旦破了身,就等于是破了功,如果破身的代价是破功,那就算是世上最美的女人站在他的面前,他宁愿做个和尚,也不会沉溺于美色。

  第二,他在考虑这件事的后果,他真要玷污了三圣女的冰清玉洁身,三圣女事后会不会恨不得要杀他,甚至有可能会出动圣宫的高手对他进行围剿,到时候他该怎么办才好?

  本来他还在思索完事以后,该怎么宽慰三圣女,务必要让三圣女明白他的苦心,但是,那半百修士却已经不耐烦了,在外面大吼出声,要他一盏茶内采取行动,像是有些生气了。

  于是,他只好站了起来,朝紫衣少女走了过去。

  到了紫衣少女边上,方笑武蹲下身去,伸手在紫衣少女的面庞上摸了一下,低声道:“三圣女,事到如今,我也只能……”

  话没有说完,紫衣少女突然从地上坐了起来,面色潮红,呼吸急促,星眸更是泛出怪异的光彩。

  只见她一把将方笑武推倒,骑在了方笑武的身上,左摇右晃,口中还发出呼哧呼哧的声音。

  方笑武的**本来不是很大,因为这不是他心甘情愿的事,而是被半百修士所逼,就有些像有人拿着一把枪比你做事,无论这件事是什么,多少都会有些排斥。

  不料,紫衣少女的这番疯狂举动,深深地刺激了方笑武,心想我都不急,你猴急什么,是不是等不及了,非要让我捅你不可,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客气了,反正是你先惹我的。

  下一刻,方笑武一个翻身,猛然将身上的紫衣少女放倒,三下五除二,将紫衣少女脱得一丝不挂。

  只见紫衣少女玉体横陈,该翘的很翘,该凹的很凹,肌肤胜雪,吹弹可破,简直就是一件艺术品。

  方笑武宛如禽兽般的低吼一声,便亲了下去。

  ……

  那半百修士坐在外面等了一会,忽然听到山洞里传来异样动静,面露微笑,点了点头,说道:“这还差不多。小子,老夫送你一个大美人,你可别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白白糟蹋了。”

  他闭上眼睛,静静地听起来。

  老实话,他阅女无数,那种声音对他来说,实在太稀松平常了,别说只是听,就算真人在前,他也不会有任何骚动。

  听着听着,他便不再听了,闭目眼神起来。

  足足过了一个时辰,半百修士才睁开眼睛,依稀听到山洞内的欢愉声,嘴角一笑,说道:“你小子真是越战越勇,快有老夫五成功力了,真是一个小色魔。”

  说着,站起身来,认真听了一下,确定山洞内的情况与自己所想的差不多,于是怪笑一声,腾空如飞而去。

  ……

  又是不知道过了多久,方笑武从熟睡中醒来。

  他发觉身上凉飕飕的,想起睡着前的事,心头咯噔一跳,急忙光屁股坐了起来。

  人还是在山洞里,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个女人,正是紫衣少女。

  奇怪的是,紫衣少女明明早已醒来,且还穿好了衣裳,但她却是坐在一边,满脸都是呆滞,连方笑武坐起来都没有察觉到。

  方笑武迅速穿上衣裳,望了望地上激战过的痕迹,面色微微一红,接着心想:“虽说修炼之人体力强大,与敌人大战数月都不会累倒,但我做那种事的时候又快活又累,大概也就两个时辰,最后居然会累得筋疲力尽,睡了过去,也太没用了……”

  瞥了一眼紫衣少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问道:“三圣女,你还好吗?”睡中醒来。

  他发觉身上凉飕飕的,想起睡着前的事,心头咯噔一跳,急忙光屁股坐了起来。

  人还是在山洞里,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个女人,正是紫衣少女。

  奇怪的是,紫衣少女明明早已醒来,且还穿好了衣裳,但她却是坐在一边,满脸都是呆滞,连方笑武坐起来都没有察觉到。

  方笑武迅速穿上衣裳,望了望地上激战过的痕迹,面色微微一红,接着心想:“虽说修炼之人体力强大,与敌人大战数月都不会累倒,但我做那种事的时候又快活又累,大概也就两个时辰,最后居然会累得筋疲力尽,睡了过去,也太没用了……”

  瞥了一眼紫衣少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问道:“三圣女,你还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