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716章 牡丹花下死,做鬼未必风流
  (全文阅读)

  鉴于半百修士来势太猛,澳门赌博网站:连圣宫的人都敢袭杀,方笑武知道自己斗不过对方,为避免麻烦,还是趁早走好,双手一撑地面,嗖的一声飞去,化作一道电光,疾飞出去。

  咣!

  方笑武一心要走,去势太快之下,压根儿就收势不住,脑袋突然撞到了一面皮鼓之上。

  他虽未看到鼓的主人是谁,但那面鼓对他来说却不陌生,正是魔教巨头鼓魔的三角手鼓。

  霎时间,方笑武觉得脑袋昏昏沉沉,极力想保持清醒,但始终没办法做到。

  “咦,这小子的脑袋是金刚做的不成,怎么还不昏倒?”鼓魔的声音在方笑武耳边响起。

  随后,方笑武只觉得背心中了一指,似有一股魔力袭来,不禁打了一个寒噤。

  别说他的修为只是入圣境中期,哪怕是合一境前期,也非得昏死不可,登时昏睡过去。

  而昏睡前的那一刻,方笑武心头不禁大骂:“他妈的!你们两个魔教巨头联手对付老子,老子再怎么厉害,也抵挡不住,总有一天,老子会把你们这些人全都剥光了吊着打。”

  ……

  不知过了多久,方笑武从昏睡中醒来,脑袋还隐隐作疼。

  但是,他刚一清醒,便不顾还在发胀的头颅,急忙从地上坐了起来。

  “你小子终于醒了,老夫还以为你还要多睡上几个时辰呢。”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不是鼓魔,听上去十分陌生。

  方笑武回头一看,认得是那个牛一般壮硕的半百修士,不由惊诧道:“是你!”

  “哈哈,不是老夫又是谁?”

  “那面鼓……”

  “不要问那面鼓的事,这对你没有好处只有坏处。听着!老夫不杀你,只需要你办一件事。”

  方笑武定了定神,见周围群峰环立,偶有巨大的飞禽飞过,知道是在大山之中。

  “你要我做什么?”

  “看到那个丫头了吗?”

  “看到了。”

  方笑武说的时候,已经看到不远之处,躺着一个紫衣少女,年约十**岁,芙蓉如面,乃是个绝色佳人,只可惜受了内伤,处于昏昏迷迷中,气色也就黯淡了一些。

  只见半百修士走了过去,弯腰一掌拍下,打在了紫衣少女的头上,力道甚重,像是要把紫衣少女的头颅拍碎似的。

  方笑武隐隐猜到紫衣少女就是三圣女,想到她即将香消玉损,不禁面色一变。

  不料,那半百修士下手虽然很重,但极有分寸,且掌上还有一种独门之法,并没有拍死紫衣少女,只是让紫衣少女口中发出了娇喘喘的嘤咛声,星眸半睁。

  半百修士突然一指点出,将紫衣少女完全制住,然后拿出一个红色的瓶子,倒出一滴类似于灵液般的液体,落在了紫衣少女的樱桃小嘴上,瞬息进入紫衣少女体内。

  片刻后,半百修士收回手指,站起身来,得意的说道:“丫头,你修炼的功法虽然特殊,但火候尚浅,根本就办法抵制体内的欲火,你现在不但中了老夫的欲死欲仙功,还喝了一滴千年合欢露,还是乖乖地听话吧。”

  方笑武听到此人说什么欲死欲仙功,又说什么千年合欢露,便隐约明白了一些,但没有问。

  到目前为止,魔教的人还不知道他已经知道魔教的人曾经绑架过他,如果他冒然多问的话,让魔教的人对他起疑,恐怕只会加速魔教的人对付他,所谓知道越多,死得越快,就是这个道理。

  那半百修士走了回来,望着方笑武微微一笑,问道:“小子,你知道老夫是什么人吗?”

  方笑武摇头道:“不知道。”

  “想不想知道?”

  “想,但是,我若是知道你是谁,恐怕活不了多久,所以我还是不知道的好。”

  “你很聪明,对于聪明人,老夫最是喜欢。”说到这里,半百修士伸手一指紫衣少女,笑道:“你知道她是谁吗?”

  “她是……”

  “别担心,你真要说出她是谁,老夫不会对你怎样。”

  “我要是没有猜错的话,她应该就是圣宫的三圣女。”

  “正确,这丫头就是三圣女。许多人都说圣宫的女人很美,美得如同尤物,你说呢?”

  “三圣女是很美。”

  “既然连你都说她美,那老夫把她送给你,你觉得怎么样。”

  “这……”方笑武做出一副非常害怕的样子,道:“前辈,我要是侵犯了圣宫的圣女,今后将无处可逃……”

  “哼,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难道你不想吗?”

  “想是想,但真要做起来,那就难了。前辈,除了这件事之外,无论什么事,晚辈都……”

  不等方笑武把话说完,那半百修士哼了一声,满脸凶恶的道:“小子,你跟老夫听好了,老夫要杀你,也就点点手指的事儿,现在你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

  第一,过去把三圣女抱起来,去到那边的山洞里风流快活,破掉她的处女之身。第二,三圣女由老夫享受,而你,在老夫享受完三圣女的如花似玉般酮体以后,一掌拍死!”

  方笑武没想到这家伙竟会开出这样的选择,叫苦不迭。

  “老夫只给你一盏茶的时间考虑,过时不候。”半百修士说完,走到了一边,双手背负,望着天空。

  方笑武沉思了一会,问道:“前辈,我要是依照你的话去做,你会不会杀三圣女?”

  半百修士道:“当然不会,换言之,你要是不依照老夫的话去做,老夫不但要杀你,还要杀她。”

  方笑武闻言,略微沉默一下,才一脸大义凛然的道:“既然这样,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就让我一个人承担后果吧。”

  “哈哈哈……”半百修士狂声大笑,说道:“你总算不笨,既得美色,又能救美,男子汉大丈夫,英雄豪杰,不外如是。”

  方笑武说道:“这都是你老人家的成全。”

  半百修士听出方笑武语带讥讽,但他不介意,只要方笑武能够依照他的话去做,别说方笑武讽刺他,就算方笑武骂他一句色魔,他也不会生气,因为他本来就是色魔,魔教的巨头之一,也叫欲魔。

  方笑武从地上爬起来,朝紫衣少女走了过去,心道:“三圣女啊三圣女,我也是没办法的事,你就当我是一只禽兽好了,要知道现在这样的情况只有我做了禽兽,才能保全你我的性命啊。”夫的话去做,老夫不但要杀你,还要杀她。”

  方笑武闻言,略微沉默一下,才一脸大义凛然的道:“既然这样,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就让我一个人承担后果吧。”

  “哈哈哈……”半百修士狂声大笑,说道:“你总算不笨,既得美色,又能救美,男子汉大丈夫,英雄豪杰,不外如是。”

  方笑武说道:“这都是你老人家的成全。”

  半百修士听出方笑武语带讥讽,但他不介意,只要方笑武能够依照他的话去做,别说方笑武讽刺他,就算方笑武骂他一句色魔,他也不会生气,因为他本来就是色魔,魔教的巨头之一,也叫欲魔。

  方笑武从地上爬起来,朝紫衣少女走了过去,心道:“三圣女啊三圣女,我也是没办法的事,你就当我是一只禽兽好了,要知道现在这样的情况只有我做了禽兽,才能保全你我的性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