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715章 袭击圣女
  (全文阅读)

  方笑武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三日后。

  他那天为了要追杀那个老头,全力发动瞬移**之下,消耗了大量的力气,导致昏倒。

  好在这种事对他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睡上几天就没事了。

  他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问水晶怎么样。

  而据初一说,水晶身体大好,只是吞了丹药后,一直在修炼,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功德圆满。

  方笑武对初一的话深信不疑,要知道水晶吞下的那颗丹药乃是仙丹,即便是万灵之身,一旦吃了仙丹,随时都会有爆身的危险,水晶没能爆掉,说明她可以吸收仙丹药力。

  但仙丹毕竟是仙丹,没有武道巅峰境界的修为,又怎么能在短时间内消化因为吃了仙丹之后而产生的强大力量,水晶现在还处于消化阶段,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就在当天,方笑武去看过水晶。

  他发现水晶头上仍是戴着天门楼变化而成的头箍,一心沉浸在修炼之中,即便是天崩地裂了,也不可能将她惊动。

  于是,方笑武就知道水晶得了大造化。

  水晶一直这样修炼下去的话,方笑武有理由相信,水晶的修为进度提升很快,等到收功的时候,即便是没有进入武道巅峰之境,应该也能进入合一境巅峰。

  当然,这种修炼需要一段时间。

  不过相对于动不动就几十年,上百年,几百年,甚至是上千年的修士来说,水晶所花的时间,无疑只是一段很短的时光而已。

  既然水晶得了这样的造化,方笑武就安心了。

  回转王城,稍微住了几天,将事情交代完毕,方笑武一个随从都没有带,便踏上了去武圣城的旅程。

  本来以方笑武的速度,可以赶在月底前达到武圣城。

  但是,他想到李大同和宗正明师徒合谋设圈套“害”自己,心里就来气,就故意拖延时间,直到下月初九这天,才晃晃悠悠的逼近武侯关。

  方笑武上次来武圣城,虚岁十九。

  而这次重返武圣城,他已经是实打实的十九岁,进入了人生的第二十个年头,不禁有一种成熟了许多的感觉。

  官道绵延开去,犹如一条不知多长的大蛇趴在地上,显出有气无力的样子,方笑武脚下不快不慢的走着,估计还有四十多里就是武侯关,顶多半个时辰就能到了。

  正走间,方笑武突然想到自己很久没有看到擎天兔那个家伙了,不知它上次吞了元丹之后,现在怎么样,倒是挺挂念的。

  还有寒人与寒兽,这两个家伙自从离开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不知此时身在何方。

  方笑武一边走,一边念叨着这三个家伙,顿时觉得这一路过来,身边没有一个伴儿,未免有些无趣,要是这三个家伙都在自己身边,没事的时候吼上两句,那该多好。

  蓦地,后方传来了奇异的马车声,而一听到那种马车声,方笑武就情不自禁的想起了一个超级大势力。

  圣宫!

  方笑武心头一凛,回头看去时,那马车声已经逼近了数十丈,来速相当快。

  官道上当然不止方笑武一个行人,远近约莫四五十个,而在听到马车声的时候,所有人都回头看去,哪怕是没什么见识的人,都知道圣宫圣女的座驾来了。

  以方笑武今时今日的修为,自是不会畏惧圣宫的这些人。

  只不过,圣宫的威名实在太大,稍一不慎,得罪了圣宫,将会是一件后悔莫及的事。

  所以,方笑武也和其他人一样,停下脚步,打算等圣宫的队伍过去之后再上路。

  很快,圣宫的那支队伍来近了,方笑武虽是低着头,但也偷偷打量了一下。

  他发现这支队伍不属于二圣女那一支,至于马车里坐的是大圣女还是三圣女,他就不得而知了。

  当车队从方笑武边上经过的时候,方笑武依稀感觉到有人迅速掀开车窗帘子,朝他急电般的看了一眼,只因路上行人个个低着眉眼,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声,方笑武也不敢正眼相视,所以就没有看到此人究竟是谁。

  “停下。”车厢内突然响起犹如百灵鸟般的少女声。

  瞬间,车队止住,动也不动。

  沉寂了片刻后,那百灵鸟似的声音才又响起:“你就是那个左手武神方笑武?”

  方笑武听到对方叫出自己的大号和姓名,就知道自己光辉太大,再怎么掩藏,也没办法掩藏,便笑了笑,说道:“在下正是方笑武。”

  他不想与圣宫产生任何联系,所以只是回应,并未问对方有什么赐教之类的话。

  不料,车内那个少女不放过他,继续说道:“原来你就是二姐说的那个方笑武,难怪我虽是第一见你,但我一看到你,就对你大有好感,觉得你这个人非常可靠。”

  方笑武闻言,立刻知道车内说话之人正是三圣女,只不过这个三圣女也太逗了,第一次见面就说自己非常可靠,不知是故意装天真试探自己,抑或真的就是个清纯少女。

  “原来是三圣女驾到,失敬,失敬。”方笑武只能这么说。

  他以前不知道圣宫与魔教之间有矛盾,还曾想过与三个圣女发生点什么关系,但现在,无论是圣宫的人,还是魔教的人,他都不想招惹,倒希望这个三圣女快点走,别死缠着他不放。

  “对了,方笑武,你身边不是有一个高人叫令狐十八吗?怎么不见他?”三圣女好奇地问道。

  方笑武听了这话,不禁暗暗头疼。

  没等他开口,就在这时,忽听一声大笑传来,转眼之间,一个壮硕如牛,穿的花里胡哨的半百修士如同一股狂风卷到,所过之处,路人纷纷倒地,全部昏迷,无一例外。

  轰!

  半百修士才刚来到十丈外,便带起冲天气浪,一股浑厚的掌力发出,震碎了马车。

  而车里的人,更是口吐鲜血,倒飞十多丈。

  至于那些护卫三圣女的圣宫高手,竟无招架之力,在一瞬间被打得漫天飞舞,非死即伤。

  此时,方笑武已经运功护住全身,飞出了数十丈外,避开了冲击。

  但是,因为来人气势太强,他落地之后,却站立不住,只好顺势往地上一倒,用双手撑住了地面。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连圣宫的人都敢袭击,就算他的本事再大,也未免太猖狂了!”方笑武乍舌想到。不禁暗暗头疼。

  没等他开口,就在这时,忽听一声大笑传来,转眼之间,一个壮硕如牛,穿的花里胡哨的半百修士如同一股狂风卷到,所过之处,路人纷纷倒地,全部昏迷,无一例外。

  轰!

  半百修士才刚来到十丈外,便带起冲天气浪,一股浑厚的掌力发出,震碎了马车。

  而车里的人,更是口吐鲜血,倒飞十多丈。

  至于那些护卫三圣女的圣宫高手,竟无招架之力,在一瞬间被打得漫天飞舞,非死即伤。

  此时,方笑武已经运功护住全身,飞出了数十丈外,避开了冲击。

  但是,因为来人气势太强,他落地之后,却站立不住,只好顺势往地上一倒,用双手撑住了地面。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连圣宫的人都敢袭击,就算他的本事再大,也未免太猖狂了!”方笑武乍舌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