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714章 灭杀老妖
  (全文阅读)

  “臭丫头!”那老头从丹药里跑出来后,大吼一声,满脸怒容,“你竟然想和老夫同归于尽,老夫道行至深,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岂会中你的小小把戏,老夫……”

  话未说完,忽见水晶小嘴微微一撅,聚集了全身力量,万灵之身更是催动到极致,将那颗丹药从千丈之外吸到了自己嘴边,咕咚一声,吞了下去,然后娇躯一晃,从松树上滚落下去。

  那老头愣了愣,接着才明白过来,气得全身颤抖。

  下一刻,一道道诡异气息从老头身上散发出去,覆盖了整个紫晶山,就像是布上了一层厚厚的浓烟,仅仅只是往下压低了百丈,便已经令紫晶山险些禁受不住。

  眼看紫晶山就要毁于一夕之间,而处于山中的任何事物,包括人在内,都有可能变成齑粉。

  突然,一道门楼的影子闪闪发光,从山巅犹如一道佛咒似的,冲破浓浓气息,击中了老头。

  啊~

  老头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气息全部散去,紫晶山重见天日。

  紧接着,那老头化作一道黑光,逃逸而去,瞬间已在百里之外。

  但与此同时,方笑武集聚了全身力量,施展瞬移**,速度不在老头之下,瞬间也出现在百里之外,屈指一弹,一道罗汉竹符射出。

  那老头一来遭了重创,要尽快赶回去,不敢有半点耽搁,二来除了水晶之外,说实话,他都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

  所以,这家伙连头也不回一下,便朝后甩了甩手,打算隔空拍掉射来之物。

  岂料,他低估了罗汉竹符的可怕,刚一甩手,罗汉竹符就以势如破竹之势冲破了阻碍,正中他的后腰。

  那老头只觉得有什么东西进入自己体内,微微发痒,虽是有些意外,但也没放在心在上。

  就在此时,山中腾起数人,为首之人正是奇山大长老,采取联手之势,朝老头发出了恐怖的攻势。

  那老头正要发功,忽觉全身发软,接着便是刺痛,有那么一瞬间,竟没办法出手,甚至还从半空中掉了下来。

  轰!

  奇山大长老等人何等修为,发出的攻势一下子击中了老头,将老头打得烟消云散,终于死了。

  与此同时,大武王朝境内。

  一座白雾缭绕的巨大洞府中,一个长得与那老头一模一样的修士,盘膝坐在半空,也不知道在修炼什么功法。

  陡然间,修士面色苍白,如同受了重击,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气色晦暗,人也从半空掉落下来。

  不过,这个修士不是一般之人,甚至连尚未进入大圆满境界的武道巅峰级的绝世强者也不能与他相比,转眼就从地上站了起来,神色又惊又怒,又奇又怪。

  他与那个老头是一体的。

  只要那个老头还在元武大陆上,无论身在何处,只要老头遭遇了意外,他都能立即感觉得到。

  他简直不敢相信这种事真的发生了,他原本还想依靠那个老头将水晶的万灵之身侵占以后,再与老头融合在一起,之后便能成功渡劫,成为比一般真仙更强大的大能。

  但是现在,不仅那老头死了,就连他自己,也因此而受到牵连,受到重击,短时间内就跟废人一般,即便是吃再多的丹药,努力修炼,几年之内,也不可能恢复。

  目中射出冷冷的光芒之后,那修士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沉声说道:“臭丫头,这件事一定和你有莫大的关联,当年老夫没杀你,那是因为你有巨大的利用价值,没想到老夫算计错误,竟然会被你害得如此惨。等着吧,最多三年,老夫一定会找上门去,将你碎尸万段!”

  蓦地,洞府外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

  那修士现在虽跟废人差不多,但听力极强,瞬间感知,问道:“谁?”

  “是我,师父。”一个男子的声音传进洞内。

  “你来干什么?”

  “弟子听到洞内像是有什么动静,以为是师父招呼,特来请示。”

  “哦,那是师父练功时遇到了一点小麻烦,当不得事。对了,我叫你爹准备的东西准备得怎么样了?”

  “回师父,你老需要的东西还缺几样,不过家父最近已经得到消息,派人去找这几样东西去了,相信很快就能筹齐全部。”

  “要快,最好是一个月之内。”

  “是。”

  “没什么事了,你退下去吧。”

  “是。”

  脚步声远去,很快消失。

  ……

  那脚步声的主人是一位个子挺高的锦袍男子,长相与华飞龙差不多,只是看上去比华飞龙大了几岁,但他的修为,却比华飞龙高得多,尤其是他腰间的那把宝剑,更是华飞龙一辈子都不可能得到的。

  那把宝剑名叫开阳,乃北斗世家北斗府的七大神剑之一,锋芒不在天权神剑之下。

  持有开阳神剑的人,修为之高,都不会低于合一境中期,锦袍男子的修为距离合一境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但他能够持有开阳神剑,说明他的身份十分特殊。

  而他,也正是北斗府的少府主,名叫北斗丰庆。

  别看他的年纪貌似只比华飞龙大几岁,但其实,他的年纪要比华飞龙大二十余岁,被人叫做丰庆公子。

  此时,北斗丰庆远离洞府,下山而来,将抵山腰时,山下突然上来了几个人,均是北斗府的高手。

  内中一人趋前一步,低声道:“少府主,老朽有事禀报。”

  “说。”北斗丰庆道。

  “据消息传来,那方笑武早已离开武阳城,最近出现于京城,可能是要参加武道大会。”

  “方笑武!”北斗丰庆恨得牙根紧咬,厉声道。

  另外一个咳嗽了一声,说道:“少府主,据老朽所知,巨门堂的天巫堂主已经去了京城,有他在的话,那方笑武……”

  “哼。”北斗丰庆双眉飞扬,说道:“北斗天巫是北斗天巫,本少主是本少主,他有他的事,本少主也有本少主的事,反正这段时间师父都在练功,没我什么事,我就去京城找方笑武,用他的血来祭奠弟弟,这就叫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北斗丰庆道。

  “据消息传来,那方笑武早已离开武阳城,最近出现于京城,可能是要参加武道大会。”

  “方笑武!”北斗丰庆恨得牙根紧咬,厉声道。

  另外一个咳嗽了一声,说道:“少府主,据老朽所知,巨门堂的天巫堂主已经去了京城,有他在的话,那方笑武……”

  “哼。”北斗丰庆双眉飞扬,说道:“北斗天巫是北斗天巫,本少主是本少主,他有他的事,本少主也有本少主的事,反正这段时间师父都在练功,没我什么事,我就去京城找方笑武,用他的血来祭奠弟弟,这就叫以牙还牙以眼还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