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711章 阴谋阳谋谋谋谋
  (全文阅读)

  方笑武知道自己已经中了李大同的圈套,澳门赌博网站:偏偏又没有办法从圈套里走出来,只能走一步算一步,问道:“怎么回转?”

  宗正明笑了笑,说道:“只要你的实力可以当上本院的教席,到时候我跟院长说一声,他多半会改变主意,不再让你去打扫部做事,而是在武道学院当一年的教席,这对你来说,岂不是好事?”

  “好个大头鬼!”方笑武差点骂出声来,心想:“事到如今,你以为老子还看不出来吗,分明就是你们师徒设陷阱把老子套牢了。老子有精力当什么教席,还不如多炼一些丹药。”

  想是这么想,但不敢轻易说出口,故作沉吟道:“这……这听上去倒也不错,当教席总比扫地强。”

  宗正明闻言,不由得苦笑起来,说道:“方公子,你有所不知,在我们武道学院,教席有很多级别,哪怕是最低级的,修为之高,也不会低于返璞境前期,而十二院之中,共有七十六个顶尖教席,每院六位,地位仅次于分院院长和副座。”

  “这七十六个顶尖教席修为多高?”

  “最低的是天人境后期,最高的乃合一境前期。”

  “咦,怎么差距这么大?”

  “那天人境后期的顶尖教席年纪不大,但他的实力,却堪比合一境前期,所以才当上了顶尖教席。”

  “原来如此。”

  “方公子,你修为是入圣境中期,据我保守估计,你的实力应该不会低于入圣境巅峰,所以你应该有资格成为三级教席。”

  方笑武闻言,笑了笑,也不说破自己的实力有多高,道:“如果能当上三级教席,那是晚辈的荣幸。”

  宗正明道:“对了,如果当上教席的话,还有年俸。年俸不仅限于银钱,还有丹药、宝物、功法、兵器等等。”

  方笑武本来兴趣没多大,但一听到年俸种类这么多,双目微微一亮,问道:“灵石和灵草呢?”

  “当然也有,什么都有。”宗正明道。

  方笑武心底开始偷笑,心想老子才不会束手待毙,你们设圈套害老子是吧,老子就趁机大捞一笔。

  “原来好处这么多,既然这样,我得争取当上教席,不知怎样才能当上教席?”

  “你刚才不是说有要事吗?等你办完要事之后,回到武道学院,我在慢慢跟你详谈。”

  “好。”

  就这样,方笑武离开了武道学院,而宗正明也没给他期限,只是叫他办完事之后,尽快赶来就行。

  方笑武走后不久,宗正明突然收起和善的笑容,望向了东方,面上一派肃然。

  蓦地,就在宗正明前方丈外,随着一团剑光闪耀之后,出现了一个人,正是先前坑过方笑武的那个老头,也就是武道学院的院长李大同。

  “师尊。”宗正明躬身叫道。

  “那小子走了吗?”李大同问。

  “走了。”

  “你猜他会回来吗?”

  “会。”

  “凭什么?”

  “就凭他是胡满天举荐的。”

  闻言,李大同突然叹了一声,说道:“正明啊,你还是忘不了那个胡满天,想当初,你要收他为徒,他死活不肯,说什么自己已是飞羽宗的弟子,不能背叛师门。我要是你,当年就把他一顿乱揍,打个遍体鳞伤,然后直接带回来,管那么多干什么。”

  宗正明道:“师尊率性而为,弟子仅得三成功力,不敢与师尊相比。”

  李大同哈哈一笑,伸手摸了摸鼻子,说道:“那倒是。对了,那苏红袖是指环门的弟子,虽说指环门已经覆灭,但苏红袖的修为不低,想要当本院的学生,不免迟了些。依你看来,我该怎么安排她才好。”

  宗正明道:“师尊,苏红袖外表柔弱,实则十分刚强,要她拜师的话,除非是分院院长或者弟子一级,否则只能传艺,没办法让她叫一声师父,但弟子……”

  不等他说下去,李大同已经知道宗正明要说什么,打断他的话道:“我明白了,我就让圣剑院的莫邪教席传她绝艺,至于她肯不肯叫莫邪教席一声师父,那就是她的事了。”

  宗正明想了想,道:“师尊,弟子知道你老这次之所以要救苏红袖,完全是因为萧师弟,可是,世上多是一些心眼小的人,弟子担心有人会散播对师尊不利的污言。”

  李大同哈哈大笑,说道:“我李大同要做什么,从来不会在乎他人怎么评价,放心吧,就算有人指着我的鼻子骂我是个禽兽,我也不会动容,就当他是在放屁……”

  说到这里,突然意识到什么,叫道:“正明啊,我差点中了你的圈套,你是不是想劝我?”

  宗正明闻言,急忙跪下,说道:“弟子……”

  李大同挥了挥手,说道:“其他事我都会听你的劝,但此事关系重大,唯独不可。”

  宗正明还想说些什么,李大同目中突然射出一道精光,冷冷地道:“龙牙妄想夺我院长之位,我偏不会让他如愿。正明,我主意已定,这事就这么办了,再也不要多说。”

  “是。”

  宗正明站起身来,神色略显黯然。

  他的师父之所以要设计“害”方笑武,是有很大原因的。

  时间只剩下一年零三个月,方笑武会在这段时间内创造奇迹吗?

  宗正明不敢说,因为这样的奇迹实在太难。

  普天之下,就以宗正明所知的年轻一辈中,唯有一人可以创造,而那个人又不可能会为他的师父出战,所以,他只能希望上苍这次可以护佑他的师父一次。

  ……

  此时,方笑武已经从武道学院里出来,踏着轻快的步子,嘴里哼着小曲,正走在宽阔的道路上。

  他有想过李大同为什么要设计害自己,但事情已经发生了,他又不可能找到李大同,往李大同的脸上狠狠地打一拳。乐观如他,倒不如尽快赶回晶族,将水晶的事解决了。

  是以,他在走了一段路后,便开始加快了速度,只差没有乘风飞行。

  然而,就在方笑武远离武道学院,差不多有六十多里外的时候,不知从何方传来的鼓声,咚的一响,竟震得他耳鼓发烫,双腿发软,直接从半空中坠落下来。

  “不好,我中了妖法!”

  一瞬间,方笑武觉得任何功法都不管用,已经完全受制于鼓声,只能把鼓声称之为妖法,又惊又怒,偏偏又没有办法。父出战,所以,他只能希望上苍这次可以护佑他的师父一次。

  ……

  此时,方笑武已经从武道学院里出来,踏着轻快的步子,嘴里哼着小曲,正走在宽阔的道路上。

  他有想过李大同为什么要设计害自己,但事情已经发生了,他又不可能找到李大同,往李大同的脸上狠狠地打一拳。乐观如他,倒不如尽快赶回晶族,将水晶的事解决了。

  是以,他在走了一段路后,便开始加快了速度,只差没有乘风飞行。

  然而,就在方笑武远离武道学院,差不多有六十多里外的时候,不知从何方传来的鼓声,咚的一响,竟震得他耳鼓发烫,双腿发软,直接从半空中坠落下来。

  “不好,我中了妖法!”

  一瞬间,方笑武觉得任何功法都不管用,已经完全受制于鼓声,只能把鼓声称之为妖法,又惊又怒,偏偏又没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