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709章 坑人不讲道理
  (全文阅读)

  方笑武站了起来,澳门赌博网站:在大厅里慢悠悠的踱了十几圈,最后还出去张望了半天,才看到那青年人满头大汗的跑了过来。

  “方公子,对不起,我来晚了。”青年人赶来之后,急忙说道:“总教席现在不方便见方公子,不过上面交代下来,要把方公子请到别墅招待,方公子请随我来。”

  方笑武颇为高兴,也没多问,当即跟着青年人去了。

  两人去了差不多半个时辰,那青年人把方笑带进一片树林,而从树林里出来后,方笑武不禁有些傻眼了。

  他原本以为所谓的别墅,就是一栋楼房而已,最多也就周边有个小花园之类的,但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青年人所说的别墅,居然是一大片庄园,类似于山庄,附近还有一个大水塘。

  “这……这就是你说的别墅?”方笑武不相信的问道。

  “是的。”那青年人道。

  “你要我在这里等宗前辈?”方笑武又问。

  “是的。”

  “你确定你没有开玩笑?”

  “方公子说笑了,在下怎么会拿这种事开玩笑?”

  说话间,两人朝着别墅的大门走去。

  大门敞开,一进门就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地。

  那青年人将方笑武带到一座大厅,然后叫来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略微叮嘱了两句,就与方笑武道别了。

  方笑武见厅中桌上有不少吃的,一时嘴馋,就随手拿来吃。

  那少年站在一边,双手垂着,恭恭敬敬,无论方笑武想干什么,他都不会过问。

  不知不觉间,方笑武已把桌上的食物全都吃了,仍是觉得有些不够味,就问道:“还有吃的吗?”

  那少年闻言,也不多言,跑了出去。

  很快,就见少年端来了一个大托盘,里面放了好些食物。

  方笑武大喜,一边吃一边问:“小弟,你叫什么名字?”

  那少年答道:“沙乐。”

  方笑武愕然道:“傻乐?”

  沙乐点点头,却不回应。

  方笑武见沙乐不喜言辞,也就没再跟他说话,继续开吃。

  等他把一托盘的食物全都吃光,仍是不见宗正明前来,而外面已经是乌蒙蒙的,早已到了掌灯时分。

  “这里没有灯火吗?”方笑武问。

  “有。”

  沙乐简短的说道,咻的一声,弹出一颗夜明珠,恰好打在了楼顶上的一个凹槽里。

  霎时间,整个大厅光辉灿烂,犹如白昼,纤毫毕现。

  方笑武笑道:“好功夫。”

  不料,沙乐仍是不回应,也不笑一下,就好像自己做的乃是天经地义之事,根本就不值一提。

  方笑武见他如此无趣,便摇摇头,坐下来继续等。

  到了半夜,方笑武看不到宗正明来,便打了一个呵欠,问道:“沙乐,这里有睡的地方吗?”

  “有。”沙乐说完,转身向外走。

  方笑武见他连一个请字都不说,顿时哭笑不得,只能跟了上去。

  当晚,方笑武就在别墅里睡下了。

  而到了第二天,方笑武等了大半天,都快申时了,也不见宗正明来,便开始怀疑起来。

  但是,令方笑武又气又笑的是,无论他问什么,沙乐都是一问三不知,加上沙乐喜欢用简短句,弄得方笑武险些发狂,好在他已领教过沙乐的脾气,所以最后还是沉静了下来。

  “他妈的,早知道这样,我当时就应该问清楚宗正明什么时候见我,宗正明若是一直不来,我岂不是要一直等下去?我拿到了天门楼,还要敢回晶族救水晶,怎么可能长时间留在京城?

  不行,无论宗正明有什么事不能来见我,我都不会多等,加上今天在内,顶多三天,三天之后,宗正明若是不来,我放下礼物就走,绝不多呆一个时辰。”

  暗暗打定主意以后,方笑武的心情就轻松多了。

  他知道沙乐不喜欢说话,与沙乐没什么好聊的,就拿了一大串葡萄,从大厅里出来,开始闲逛起来。

  这座别墅犹如山庄,方笑武逛了好一会,才差不多逛完。

  最后,他从别墅后院的一个门洞子里出来,走上一片高出地面丈余的小山坡,极目四望。

  突然间,他看到别墅的东边,也就是那个大水塘外,有一个人坐在那儿,手里拿着一根鱼竿,似模似样的钓着鱼。

  方笑武见了,还以为那个人就是宗正明,身形一起,几个起落之后,绕过别墅,来到了水塘边。

  “宗前辈,你老总算来了,晚辈……”

  “嘘……”

  那人伸手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看也不看方笑武一眼,便又聚精会神的垂钓起来。

  方笑武等了一会,见那人连一尾小鱼儿都没钓上来,就想发笑,但因为此人多半就是宗正明,所以也不敢真的笑出声来。

  过了片刻,方笑武见这人仍未钓上一条鱼来,禁不住说道:“宗前辈,这水塘里除了水草之外,连一条小鱼仔都没有,你……”

  那人闻言,伸手摸了摸鼻子,将手中鱼竿扔掉,怒气冲冲的叫道:“叫你别吵,你偏不听话,现在好了,把我的鱼儿全都吓跑了,一条都不见,你如何赔我?”

  方笑武怔了一怔,道:“这水塘里没鱼啊。”

  “你怎么知道没鱼?”

  “我观察过。”

  “你观察过又怎么样?我说有鱼就有鱼,你把我的鱼儿吓跑了,你说,你要怎么赔我?”

  方笑武听了,心道:“好啊,你这老家伙为老不尊,明明没鱼,却说有鱼,我倒要看看你想玩什么把戏?”

  于是,他问道:“既然你说有鱼,那你想我怎么赔你?”

  那人倒背双手,在水塘边走来走去,似在思考一件天大的事,不敢轻易开口。

  足足过了一盏茶时间,他才停下脚步,吹了吹胡子,说道:“这样吧,你留在武道学院给我做事一年,我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做事?做什么事?”方笑武诧道。

  “你不是胡满天介绍来的吗?”

  “我是啊。”

  “那就好,最近武道学院不太干净,你就去打扫部领一份差事,扫一年的地吧。”

  “我靠!”

  方笑武心头大叫一声,想道:“我堂堂一个高级武圣,你叫我去扫地,简直就是侮辱我,你要不是宗正明,我吐你一脸口水。”:“好啊,你这老家伙为老不尊,明明没鱼,却说有鱼,我倒要看看你想玩什么把戏?”

  于是,他问道:“既然你说有鱼,那你想我怎么赔你?”

  那人倒背双手,在水塘边走来走去,似在思考一件天大的事,不敢轻易开口。

  足足过了一盏茶时间,他才停下脚步,吹了吹胡子,说道:“这样吧,你留在武道学院给我做事一年,我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做事?做什么事?”方笑武诧道。

  “你不是胡满天介绍来的吗?”

  “我是啊。”

  “那就好,最近武道学院不太干净,你就去打扫部领一份差事,扫一年的地吧。”

  “我靠!”

  方笑武心头大叫一声,想道:“我堂堂一个高级武圣,你叫我去扫地,简直就是侮辱我,你要不是宗正明,我吐你一脸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