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708章 天下第一学院
  京城武道学院,简称武道学院,又叫天下第一学院。

  严格来说,武道学院不算一个势力,更不能说是一个宗派,因为这个地方从来不会与其他势力争夺地盘,也不会因为利益而产生矛盾。相反,它做出的贡献,却要比任何势力,任何宗派都大得多。

  大凡势力或者宗派,无论多么强大,总有一股子小家子,别说外人,就算是自己人,也存在三六九等,既讲实力,也讲派系,且还动不动就欺负、瞧不起本事比自己低的同门或者弟兄。

  但在武道学院,绝不会存在这样的现象,至少在李大同掌管学院期间,长达一百五十多年的岁月里,除了某一年之外,武道学院从未发生过高手欺负低手的事。

  武道学院最辉煌的时候,号称学生十万,而从武道学院走出去的修士,更是数不数胜,所以,早在许多年以前,就有人把武道学院叫做大陆人才输出地。

  然而,武道学院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进入的。

  哪怕是世家弟子,皇亲贵族,只要不符合武道学院的规定,武道学院也不会收录。

  京城那么大,若是普通人,想要去武道学院,至少也得走半个月。

  方笑武与苏红袖都不是普通人,但他们也没有全速奔行,而是算好时间,以比一般人赶路要快十多倍的速度,花了十三个时辰,终于来到了武道学院的院门外。

  武道学院占地极广,别说是外人,就算是学院的学生,在学院里修炼了几十年,上百年,也没几个摸得清武道学院到底有多大。

  对于绝大部分学生来说,进入武道学院,就好像是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只有学有所成之后,方可顺利毕业。

  方笑武没见到院门之前,原以为院门再大,也不可能大得过皇宫之类的,可是,当他看到院门之后,才知道自己错了。

  与皇宫之类的比起来,武道学院的院门简直就是巨无霸,人在院门外,便如同蝼蚁一般。

  而院门上的八个大字——天下第一武道学院,犹如八座小山,彰显了此地的荣耀与无上权威。

  方笑武来到以后,为自己的见识有限而感到有些可笑,不禁驻足仰视了半天。

  对于修真之人来说,修炼时间很快,所以武道学院每年只有两个固定的时间属于假期,而除了这两个假期外,别说是学生,就算是教席,没有特殊原因,也不能外出。

  现在不是假期之内,学院大门紧闭,而想要大门在这种时候开放,除了皇帝御驾到此,恐怕也没什么人够资格让大门打开了。

  大门边上各有一个门户,左边是进入门户,右边是出入门户,且有提示,就算是第一次来武道学院的人,也能知道该走哪个门户。

  方笑武看了半天武道学院的名字之后,这才与苏红袖朝左边那个门户走去。

  虽说是旁门,但武道学院的旁门就是比别家的正门大,并排行驶五辆马车都没有问题。

  “在下……”方笑武走近之后,朝守在门边一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人含笑说道。

  那青年人将身微微一弓,不等方笑武说下去,就问道:“敢问是苏姑娘么?”

  方笑武闻言,不禁一怔。

  而苏红袖听了以后,忙道:“我正是苏红袖。”

  那青年人面色微变,说道:“原来真是苏姑娘,请苏姑娘表明身份。”

  苏红袖甚是聪颖,一听之下,登时明白是什么意思,就拿出了大同令,递给青年人。

  青年人双手接过大同令,稍微检查了一下,然后宝贝似的还给苏红袖,说道:“苏姑娘,你是本院第二十三个持有大同令的学生之一,身份特殊,请跟我来。”

  苏红袖想说些什么,但那青年人却是不敢怠慢,做出一副要领着苏红袖进去的样子,苏红袖无奈之下,只得朝方笑武点了点头,然后跟着青年人去了。

  方笑武站在门外目送往里去了百丈左右,进入一座凉亭内,而那亭中,正有两个中年修士在对弈。

  也不知道那青年人说了些什么,可能是介绍苏红袖吧,那两个中年修士急忙站起,对苏红袖极为礼遇,稍微说了几句,那两个中年修士便带着苏红袖走了。

  这时候,那青年人才回转,对方笑武说道:“这位公子,实在抱歉,不知你有何事?”

  方笑武没打算遮遮掩掩,开门见山一般的说道:“我想拜访贵院的宗正明宗前辈。”

  那青年人闻言,面色不禁一变。

  对于方笑武来说,宗正明只是一个名字,但对于青年人来说,宗正明却是武道学院的一大人物,如果要选武道学院百年来的十大风云人物,其中之一便有宗正明。

  “不知公子尊姓大名?”

  “在下方笑武。”

  “原来是方公子,不知方公子师承何派,可有拜帖。”

  “我既无师承,也无拜帖,只想拜访宗前辈,还请大哥帮忙通传一声。”

  那青年人听了,却是暗暗苦笑。

  武道学院那么大,学生好几万,教席数千,共有十二个分院,每一个分院的院长均是身份超然之辈。

  宗正明虽然不是分院院长,但宗正明是武道学院的总教席,地位不在分院院长之下,想要见到宗正明,何其难也。

  只有大人物或者大世家的人,才有可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见到宗正明,方笑武除了手里提着礼物之外,既不说师承,也不弄一个拜帖什么的,就想见宗正明,倘若不是因为方笑武与苏红袖是一起来的,那青年人还以为方笑武是一个疯子。

  想了想,那青年人道:“方公子,总教席乃本院高层,不是谁想见就能见的,不如这样,你先跟我进去,到迎宾馆稍坐片刻,等我通传以后,再来回复,可好?”

  “行。”方笑武道。

  当下,方笑武就跟着青年人去了。

  两人去到迎宾馆,那青年人将方笑武安排在一间安静的大厅内,客套了两句后,便去给方笑武通报了。

  方笑武看到桌上有茶水糕点,也不客气,澳门赌博网站:一边等,一边吃喝。

  不料,等他把茶喝完,将糕点全都吃光,仍不见青年人回转,不禁暗暗叫怪。若不是因为方笑武与苏红袖是一起来的,那青年人还以为方笑武是一个疯子。

  想了想,那青年人道:“方公子,总教席乃本院高层,不是谁想见就能见的,不如这样,你先跟我进去,到迎宾馆稍坐片刻,等我通传以后,再来回复,可好?”

  “行。”方笑武道。

  当下,方笑武就跟着青年人去了。

  两人去到迎宾馆,那青年人将方笑武安排在一间安静的大厅内,客套了两句后,便去给方笑武通报了。

  方笑武看到桌上有茶水糕点,也不客气,一边等,一边吃喝。

  不料,等他把茶喝完,将糕点全都吃光,仍不见青年人回转,不禁暗暗叫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