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707章 相逢何必曾相识
  本觉禅师叹了一声,澳门赌博网站:说道:“不瞒方公子,方丈回来后,说天音寺已经失去佛祖保佑,随后就与寺中许多高手将大部分什物带走,要另觅他处建造寺院,只剩下一千余人。

  后来,这一千余人走的走,还俗的还俗,散去了大部分,就只剩下我们这些不肯离开的僧人,共计三百二十三人。”

  闻言,涅生双手合十,叫道:“阿弥陀佛,没想到天音寺最后还是逃不过这场劫数。”

  众僧都不知道涅生就是玄湛老僧,但是,涅生之前出手快如闪电,转眼就将那几个初级武仙擒下,修为之高,对于他们来说,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所以,他们此刻听到涅生开口为天音寺叹息,又惊又疑,不禁都怀疑涅生与天音寺定有某种关系。

  噗噗噗。

  只听数声过后,涅生弹出几道指风,打在了那个几个初级武仙的身上,解开了他们身上的禁制。

  那几个初级武仙本以为他们本事最大,今后的天音寺就以他们几个为尊,可没想到的是,他们才刚掌握天音寺的大权没多久,就遇到了涅生,被涅生擒下,而今被涅生解开禁制,不知道涅生到底要干什么,全都又惊又怕的看着涅生。

  涅生望了那几个武仙一眼,认得其中一个名叫本因,原本是天音寺第六殿的弟子,后来被派去藏经阁看守经书,略微有些本事,自己以前住持过藏经阁,所以认得此僧。

  “本因。”涅生叫道。

  本因僧听到涅生叫出自己的法号,不知怎么的,心头突然一跳,忙道:“小僧在。”

  与此同时,本因僧心里却是在想:“奇怪,天音寺有那么多僧人,修为在我之上的更是不胜枚举,我与这个小和尚又素不相认,他怎么知道我叫本因?难道他是神僧不成?”

  涅生道:“天音寺遭此变故,实乃不幸,你修为最高,今后你就是天音寺的住持,你可愿意接掌天音寺?”

  本因僧听了,十分欢喜,说道:“小僧愿意听从神僧的安排。”

  涅生正色道:“你先别高兴,有两件事你得谨守,若做不到,我随时会来天音寺督促。”

  本因僧忙道:“请神僧吩咐。”

  涅生道:“第一,你当上住持之后,要以天音寺的基业为重,绝不能与任何势力密切来往,只要你们一心修炼,不去招惹别人,别人也不会来招惹你们,自然就会平平安安。

  第二,你既为住持,就该爱护寺中每一个僧人,绝不可自持身份,对其他僧人随意呵斥,若犯此条,日后让我得知,别说你的住持地位不保,届时我还会用藤条鞭打一百,以示警戒,知道了吗?”

  本因僧道:“小僧知道。”

  涅生目光一扫,掠过众僧,说道:“还有你们,既然都肯留下来守护天音寺,说明你们都不忘初心,实在难得,将来若是忘了初心,亦可随时离开,但是,谁要是心怀不轨,定不轻饶,都明白了吗?”

  众僧见他貌似小沙弥,但神色和说话的语气却像个得道高僧,加上之前已经见过他的神通手段,个个为之震慑,即便是有个别僧人留下来是想捞些好处,此刻也断了这种念头。

  “明白。”众僧齐声道。

  见众僧如此回应,涅生甚为满意。

  他现在能做的就是这些了,至于天音寺将来会怎么样,他没办法预测,也没办法指导。

  天音寺未遭变故之前,涅生原本不想在天音寺逗留,但现在,天音寺遇到了这等事,涅生打算多留一晚,明日再走。

  至于方笑武和苏红袖,因为天色已晚,加上天音寺也早已不是之前的那个天音寺,所以也留了下来,打算在天音寺过一夜,然后明早就离开,赶去武道学院。

  一夜过后,第二天早晨,方笑武、苏红袖两人辞别涅生,离开了天音寺。

  涅生由于还要处理一些善后之事,所以还要多待半天工夫。

  而从天音寺出来后,方笑武并没有立即赶去武道学院,而是跑了一趟客栈。

  幸亏他这么做了,要不然的话,恐怕会错过天目四郎写给他的信。

  方笑武刚一到客栈,就看到伙计拿着一封信来找他,说是有人写给他的。

  看了信后,方笑武才确定高铁柱四人确实是被天目四郎掳走了。

  信里面,天目四郎要方笑武尽管放心,他不会动高铁柱四人一根头发,甚至还说高铁柱四人与他有缘,要把他们带去一个地方,将来说不定会有大造化。

  如果方笑武想要找他们的话,先得做好准备,若无准备,最好是不要有这个念头。

  此外,天目四郎还在信的末尾画了一个八卦,也不做任何说明,弄得方笑武半天摸着头脑。

  好在天目四郎说过不会伤害高铁柱四人,就算找不到高铁柱四人,方笑武心里也算有些踏实。

  将信收起后,方笑武打赏了伙计几两碎银,然后就与苏红袖从客栈里出来。

  大街上,方笑武一边走一边思索着,脚步甚慢。

  苏红袖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一来关系没那么熟,二来也不想打扰,所以就没有出声,一直跟着。

  过了片刻,方笑武思索完毕,对苏红袖说道:“苏姑娘,我们这次去武道学院,估计要花一天时间,我的礼物早已准备好了,你要不要也准备一份礼物送给武道学院的院长?”

  苏红袖听了,不由奇怪,问道:“方公子,你什么时候准备了礼物?我怎么没有看到?”

  方笑武嘻嘻一笑,说道:“我以前做过玉器生意,收藏了许多,内中倒有几件相当珍贵,我拿一件当做礼物送给宗前辈就行了。”

  苏红袖暗暗吃惊,心想这个年轻人比自己也大不了多少,怎么经历那么丰富,居然还做过商人。

  没等她开口,只听方笑武接着道:“苏姑娘,你若不介意的话,我送你一件玉器,你就当做礼物送给李院长吧。”

  “这怎么好意思。”苏红袖轻声说道。

  “有道是,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你我能在京城相遇,也是一种缘分。既然如此,我送你一样东西当见面礼,那也不算什么。”方笑武道。

  苏红袖闻得此言,不知为何,突然对方笑武好感加剧。

  她想了想,娇声道:“既然方公子如此盛情,那我就多谢了。”

  于是,两人找了一家商店,买了两个精致的礼盒,将礼物装进礼盒内,提在手中,便往武道学院的所在赶去。没有看到?”

  方笑武嘻嘻一笑,说道:“我以前做过玉器生意,收藏了许多,内中倒有几件相当珍贵,我拿一件当做礼物送给宗前辈就行了。”

  苏红袖暗暗吃惊,心想这个年轻人比自己也大不了多少,怎么经历那么丰富,居然还做过商人。

  没等她开口,只听方笑武接着道:“苏姑娘,你若不介意的话,我送你一件玉器,你就当做礼物送给李院长吧。”

  “这怎么好意思。”苏红袖轻声说道。

  “有道是,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你我能在京城相遇,也是一种缘分。既然如此,我送你一样东西当见面礼,那也不算什么。”方笑武道。

  苏红袖闻得此言,不知为何,突然对方笑武好感加剧。

  她想了想,娇声道:“既然方公子如此盛情,那我就多谢了。”

  于是,两人找了一家商店,买了两个精致的礼盒,将礼物装进礼盒内,提在手中,便往武道学院的所在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