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705章 大同令
  (全文阅读)

  褐衣修士落地后,神色变来变去。

  他想到光是一个血布衣就很难缠了,再加上实力不在血布衣之下的短衣老者,形势对他们颇为不利,只得选择了退避。

  “走!”

  褐衣修士大叫一声,一飞冲天,瞬息远去。

  下一刻,金钟异、枯瘦修士、周桐等人,急忙展开身法,跟了上去。

  临去之前,金钟异自是少不了用怨恨的目光瞪了一眼血布衣。

  而对于血布衣来说,他连嗜血金花的血都吸食了,根本就不把金钟异放在眼中,错开今日,将来再与金钟异相遇的话,他就不会任由金钟异说走就走,而是施展本事与金钟异相斗,并有信心将金钟异击毙。

  不一会儿,天音寺的人也走了。

  不过,天音寺这次不但损失了大半弟子,而且还损失了不少高手,九大殿的长老和护法只剩下了一半,不是被宋东来所杀,就是死在萧别离手中,可谓元气重伤。

  方笑武与涅生正打算走。

  就在此时,忽见一条人影腾跃如飞,很快来到了近前,却是一个身穿特制服装的中年修士,就在他的胸口上,用金线绣了一个类似拳头的标志,颇为醒目。

  “各位,在下史朝义,这里有礼了。”

  那中年修士的修为并不是太高,也就入圣境前期,但他身上却有一股气度,似乎是来自大宗派大势力。

  萧别离目光微微发亮,但没有出声。

  血布衣和短衣老者瞧了瞧中年修士,然后都把目光凝聚在他胸口的那个标志上。

  片刻后,血布衣问道:“你是武道学院的人?”

  “是。”史朝义道。

  “我魔教与你们武道学院向来是井水不犯河水,你来这里干什么?”血布衣不解的道。

  史朝义伸手一指苏红袖,道:“在下是为了这位姑娘而来。”

  闻言,血布衣和短衣老者面色均是微微一变。

  “难道贵院院长对指环门的至宝万象指环也有兴趣?”短衣老者问。

  史朝义急忙摇摇头,说道:“两位误会了,在下这次过来,是想跟这位姑娘说几句话。”

  “好,你说。”短衣老者道。

  方笑武看到这里,突然来了兴趣,就没有走,而他没有走,涅生自然也没有走,就在一边看着。

  “姑娘,你可是名叫苏红袖?”史朝义道。

  “我是叫苏红袖,你有什么事吗?”苏红袖道。

  “十三年前,指环门的门主曾经写过一封信给本院院长,信中提到要把苏姑娘送到武道学院习武修行,只是当时苏姑娘年纪还小,所以最后未能实现,苏姑娘现在已经长大,人也到了京城,不知可有兴趣进入武道学院修行。”史朝义道。

  听了这话,苏红袖不禁大喜过望。

  她不知道自己的师父是不是给武道学院的院长写过信,因为她师父虽然是一派之尊,但与武道学院的院长比起来,地位悬殊,根本就没办法相比,但是,她知道自己有救了。

  只要进入了武道学院,无论是什么势力,都不可能会闯入武道学院对她不利,而她只要在武道学院呆着,除非是武道学院被人攻破了,否则就等于是有了一道护身符。

  不过,她惊喜是惊喜,但也不会相信任何人。

  指环门已经毁了,过万弟子只剩她一个,她不能让人将万象指环抢走或者骗走,万象指环是她将来唯一可以报仇的希望,别人对她再怎么好,她也不会完全信之。

  史朝义见苏红袖沉默不语,早已猜到苏红袖的顾忌,淡淡一笑,说道:“苏姑娘,别的我就不多说了,你要是点个头,从今以后,你就是武道学院的一员,将来说不定还会拜在本院的某个高人门下,机会只有一次,请你早做决定。”

  苏红袖沉默了一下,突然问道:“萧伯伯,我可以吗?”

  萧别离道:“我只能这么说,路是你自己选的,如果选了,就不要后悔。”

  “宋前辈呢?”苏红袖问宋东来。

  宋东来大笑一声,说道:“我与李大同见过一次,他的为人我信得过,你去武道学院,对你有百利而无一害,不过正如义弟所说,路是你自己选的,无论对错,将来不要后悔就是了。”

  “好。”苏红袖终于下了决心,说道:“我去武道学院。”

  不等血布衣和短衣老者开口,史朝义突然将手一挥,一道金光射出,却是一枚圆形之物,一面刻着一把金剑,一面刻着一个“同”字。

  此物名叫“大同令”,乃武道学院的院长李大同亲手研究的信物。

  此物有两个用途,一个用途就是当做信物,拥有之人便等于是李大同的朋友,另一个用途就是发给武道学院的学生。

  当然,能够得到一枚“大同令”的武道学院学生,无一不是天之骄子,十分稀少。

  自从李大同当上院长以来,也不过发了二十多枚而已。

  苏红袖的资质不是太高,能够得到一枚“大同令”,实在是罕见。

  “三日之内,请苏姑娘到武道学院报道,告辞。”

  史朝义将手一拱,如飞而去。

  另一边,血布衣和短衣老者眼见史朝义给了一枚大同令给苏红袖,就知道李大同要保苏红袖,他们真要将苏红袖抢走,势必会引发魔教与武道学院的争斗。

  武道学院神秘莫测,与朝廷又有一些关系,与武道学院作对,无疑是和朝廷为敌。

  是故,血布衣和短衣老者低声商议了一会,决定先离开。

  而等血布衣和短衣老者走了以后,宋东来才突然坐下,噗的一声,喷了一口鲜血。

  萧别离与苏红袖见了,急忙上去搀扶。

  至于那七个受了重伤的修士,却是围着三人,像是担心方笑武和涅生会突然动手似的。

  方笑武刚来的时候,就觉得这七个修士有些古怪,此刻见他们如此紧张,就猜到了他们是萧家的人。

  方笑武想了想,对涅生道:“大师,我们走吧。”

  “先别走。”说话的人是萧别离,让苏红袖一个人照看宋东来,澳门赌博网站:独自一人走出,道:“方笑武,你怎么一点礼数都没有?”短衣老者低声商议了一会,决定先离开。

  而等血布衣和短衣老者走了以后,宋东来才突然坐下,噗的一声,喷了一口鲜血。

  萧别离与苏红袖见了,急忙上去搀扶。

  至于那七个受了重伤的修士,却是围着三人,像是担心方笑武和涅生会突然动手似的。

  方笑武刚来的时候,就觉得这七个修士有些古怪,此刻见他们如此紧张,就猜到了他们是萧家的人。

  方笑武想了想,对涅生道:“大师,我们走吧。”

  “先别走。”说话的人是萧别离,让苏红袖一个人照看宋东来,独自一人走出,道:“方笑武,你怎么一点礼数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