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704章 血布衣
  (全文阅读)

  而今,金钟异一出手放出嗜血金花,以雷霆之势让嗜血金花咬中布衣修士,当然是将布衣修士恨之入骨,视为大敌,哪怕事后再麻烦,也要让布衣修士死在嗜血金花的口中。

  而金钟异自己,也算准了布衣修士实力再强,一旦被嗜血金花咬中了要害部位,布衣修士也必死无疑。至于布衣修士什么时候死,也只是时间的早晚而已。

  方笑武从白婵给的那本《万物奇观》中,知道嗜血金花的厉害,就算是一万条三尺黄金,也未必能比得上一条嗜血金花。

  所以,当他看到嗜血金花真的咬中了布衣修士的咽喉之后,心头不禁咯噔跳了一下。

  “奶奶的,这家伙好大的胆子,竟敢让嗜血金花咬中自己的咽喉,他以为他是谁,可以化解嗜血金花的剧毒?以嗜血金花的毒性,加上咬中的又是咽喉,纵然是天人境的绝世强者,也能见血封喉,瞬间毙命。

  这家伙修为再高,实力再强,也不可能达到武道巅峰之境,根本就没有办法化解,只能硬抗,而只要嗜血金花的剧毒还在他的体内,他以后就别想提升修为,甚至是修为倒退,活不过三年。”

  方笑武心中暗暗忖道。

  就在此时,忽见短衣老者往左走了十多步,脸上竟是露出了幸灾乐祸之色,说道:“老布,别说我没有警告你,嗜血金花的可怕就在于它的毒,万一你被它毒死了,到了阎王殿前可不要胡乱告状,说什么嗜血金花偷袭你之类的话。”

  布衣修士说不出话,只是用鼻孔微微哼了一声,对自己好像很有信心似的,可以搞定嗜血金花。

  之后,全场都没有出声,全都又惊又奇的望着布衣修士,看他如何破解嗜血金花的毒性。

  这种难得的场面,涅生和方笑武当然都不会放过,本来可以走的,现在却要等出了一个结果之后再离开。

  一盏茶过后,布衣修士的面色开始变红起来,而这正是毒性发作的迹象。

  金钟异见了,嘴角不禁泛出一丝冷笑,说道:“一个时辰内,你若不死,澳门赌博网站:老夫以后就不叫蛇怪!”

  又过了一会,布衣修士的面色越来越红,几乎要渗出血来。

  而更恐怖的是,布衣修士的头发,甚至是他身上穿的布衣,都开始变红起来,既诡异又令人恐惧。

  再过一会,布衣修士的头顶,突然砰的一声,冲起一道血雾,犹如血花一般,一片片的落下,尔后凝聚在布衣修士的四周。

  “咦,这是什么功法?竟然如此厉害。”方笑武暗想。

  “呀!”布衣修士口中陡然崩出一声,全身喷血,而喷出来的血并没有落地,只是不断的环绕着布衣修士,发出咕咕咕的声音,犹如红色熔浆,触目惊心。

  片刻后,狠狠咬中布衣修士咽喉的嗜血金花,像是预感到某种不妙,拼命的挣扎起来,想要松嘴飞逃。

  但是,布衣修士已然发动了功法,嗜血金花本事再大,也办法松口,只觉体内的血液正一点点的往布衣修士的体内流动过去。

  一直以来,都是嗜血金花吸食人的血,而今天,命运倒转,它的血竟然会被人吸食。

  布衣修士到底有多可怕,由此可见一斑。

  看到这里,短衣老者突然神色飞扬起来,叮铃铃,将手一拍,赞道:“老布,真有你的!普天之下,除了武道巅峰级的高手外,恐怕也只有你敢这么做了。”

  另一边,金钟异却是又惊又怒。

  他很想上去阻止布衣修士吸食嗜血金花的血,但此时此刻,他焉能不知道布衣修士的本事在他之上,况且边上还有一个短衣老者,他真要上去的话,岂不是找死?

  仅仅只是过了小会儿,嗜血金花的鲜血被布衣修士完全吸干,变成了一条死蛇。

  血雾散去,布衣修士伸手一抓,将嗜血金花抓住,然后卷作一团,放进了腰间的布囊里。

  那布囊不是凡物,却是一个顶级储物袋,别说一条嗜血金花,即便是一千条嗜血金花,也能装得下。

  布衣修士伸手一抹,将咽喉上的牙印抹去,拍了拍腰间的储物袋,笑道:“金钟异,多谢你送给我一条嗜血金花,我喝了它的血,觉得力气大了许多,今天就不杀你了。”

  “你……”金钟异又恼又恨又怕。

  “你到底是谁!”那褐衣修士此时沉声问道。

  “我啊……”布衣修士淡淡一笑,说道:“名叫血布衣,认识我的人,也叫我血魔。”

  血魔!

  方笑武心头大震。

  他虽然是第一次听说血魔这个名字,但他一下子就猜到了血布衣的身份,

  除了魔教的人之外,又有什么人会用魔字作为称号?

  而血布衣的本事那么大,可以反吸嗜血金花的血,将之杀死,除了有着自身传承的古魔之外,魔教里面,又有几个在这方面能与他相比?

  “原来是魔教的人!”褐衣修士面色阴沉。

  “不错,我们正是魔教的人。”那短衣老者走回血布衣身边,笑着说道。

  “你又是哪一位?”褐衣修士问道。

  “我嘛,不告诉你。”短衣老者说到这里,伸手一指苏红袖,笑嘻嘻的道:“本教教主要见这个小丫头,无论是谁,都不要阻拦我们,否则一律杀无赦。”

  “休想!”

  褐衣修士腾空跃起,犹如一只大鸟飞过半空,双掌当头拍落,电击短衣老者。

  短衣老者站在原地不动,只是将双手往上一挡,叮铃铃几声过后,快如闪电般的与褐衣修士交手数十招,无论褐衣修士的手法多么精妙,均是没办法破掉短衣老者的双手。

  如果说褐衣修士的攻势是一柄长矛,那短衣老者的守势犹如一面盾牌,长矛再怎么尖锐,也不可能刺穿盾牌。

  嘭!

  短衣老者守了数十招后,突然改变打法,以守为攻,守中带攻,终于和褐衣修士对接了一掌。

  刹那间,褐衣修士被震飞出去,面色比之前更苍白,却是输了。

  他本来就有伤在身,之前还与宋东来斗了好几个时辰,又怎么还能是短衣老者的对手,不输才怪呢。手往上一挡,叮铃铃几声过后,快如闪电般的与褐衣修士交手数十招,无论褐衣修士的手法多么精妙,均是没办法破掉短衣老者的双手。

  如果说褐衣修士的攻势是一柄长矛,那短衣老者的守势犹如一面盾牌,长矛再怎么尖锐,也不可能刺穿盾牌。

  嘭!

  短衣老者守了数十招后,突然改变打法,以守为攻,守中带攻,终于和褐衣修士对接了一掌。

  刹那间,褐衣修士被震飞出去,面色比之前更苍白,却是输了。

  他本来就有伤在身,之前还与宋东来斗了好几个时辰,又怎么还能是短衣老者的对手,不输才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