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701章 瞬制武圣
  (全文阅读)

  唉~

  一声长叹突然响起,澳门赌博网站:正是来自方笑武身边的涅生。

  与此同时,许多人都看向了方笑武和涅生。

  “方笑武!”有人叫道。

  “不错,正是我。”方笑武道。

  “你来干什么?”那人大声问道。

  “真是好笑,这南山又不是你们天音寺的,你们来得,为什么我就来不得?”

  “放肆!”

  一条人影突然向方笑武扑了过来,随手一翻,掌力浑厚,劈向方笑武的脑袋。

  方笑武屈指一弹,咝的一声,一道罗汉竹符射出,险些将这个人射中,但也逼得此人急忙落地,如临大敌。

  “罗汉简!”有人失声惊呼。

  电光石火间,人影晃动,数十个天音寺的僧人将方笑武和涅生团团围住,虎视眈眈。

  方笑武环视四周,发现这几十个僧人里面,修为最低的也是归真境前期,而最高的两个,已经达到了天人境前期。

  “怎么?你们想以多欺少不成?”方笑武道。

  “快罗汉简交出来!”一个修为高达入圣境后期的僧人怒叱道。

  “罗汉简就在我身上,有本事的话,尽管上来拿,就怕你不敢。”方笑武仍是一脸笑吟吟的道。

  那僧人闻言,面上挂不住,一指点出,咻的一声,一道指光射向方笑武。

  方笑武发出一道竹符,叮的一声,便将指光破掉,尔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中了那个僧人。

  那僧人没想到方笑武发出的竹符会那么快,竟然没能闪开,而被竹符击中后,他就想运功将竹符化掉。

  不料,罗汉简的威力远远在他想象之外,他刚一运功,便觉得一股气息在体内倒流起来,刺疼无比,就算他是个高级武圣,也不可能禁受得起。

  瞬息间,他的元魂仿若被禁锢了一般,体内元气就好像不是自己的,胡乱窜动,其痛苦远胜刚才,哪里还能站的住脚,翻倒在地,发出嘶声裂肺一般的惨叫。

  方笑武虽是有了心理准备,但也没有想到竹符给人的痛苦会这么剧烈,简直就是让人痛不欲生,当即呆了一呆。

  下一瞬,围在四周的几十个僧人全都向后退了几步,连那两个天人境前期的僧人也不例外,面色又惊又奇。

  蓦地,有人陡然出现在那个痛得死去活来的僧人身边,举起手中的一根禅杖,噗的一声,打中了那个僧人的脑门,顿时脑袋粉碎,元魂被灭,全身一阵萎缩后,就变成了一具干尸。

  那僧人乃天音寺第五殿的一个长老,修为极高,却这么死掉了,而杀他的凶手,面上一点也不觉得可惜。

  “中了罗汉竹符的人,除非修为高达天人境,否则必死无疑。方笑武,你好大的狗胆,竟敢杀我天音寺的长老,老衲今天若不杀你,就不是天音寺的掌院,受死!”

  杀掉那个僧人的人正是天音寺的掌院。

  此僧法号渡灭,乃天音寺第三高手,修为也是合一境后期,因为与正广方丈的师父(天音寺上一代掌门)同师,正广方丈接掌天音寺后,就把他封为掌院,与掌座平起平坐。

  渡灭用禅杖打死那个僧人,还说那僧人中了罗汉竹符必死无疑,无非是想找一个借口杀掉方笑武,说完之后,他便提着禅杖,朝方笑武一步步的走了上去,满脸全是杀气。

  其他僧人都知道渡灭修为绝高,加上又忌惮方笑武的罗汉竹符,所以谁也没动,倒想看看渡灭怎么对付方笑武。

  “渡灭!”涅生终于睁开了双眼,大喝一声。

  骤闻喝声,渡灭不禁心神一凛,脚下顿住,上下打量了一眼涅生,沉声问道:“你这少年是什么人?”

  涅生伸手摘下头上的斗笠,露出光头,说道:“渡灭,你身为天音寺的掌院,不爱护天音寺弟子罢了,竟然还出手打死他,我实在看不过去,要代令师教训教训你。”

  渡灭狂笑一声,说道:“从哪里跑来的小和尚,竟敢口出狂言,你师父是谁?你与方笑武又是什么关系?”

  涅生不答,仅仅只是向前走出两步,浑身透出一股气势,便牢牢地锁定渡灭。

  渡灭略微运功挣了一下,没能摆脱涅生的气势,这才知道自己遇到的不是一个小和尚,而是一个绝顶高手。

  嘭!

  渡灭全力运功之下,虽然摆脱了涅生对自己的锁定,但脚下摇摇晃晃,犹如喝醉了一般,连退十多步,面色涨的通红。

  “定!”

  渡灭不甘心被涅生震退,手中禅杖凭空舞动,洒出一片杖影之后,猛然向着涅生一指,将一种天级上品杖法使出来,呼一声,杖内陡然飞出一物,似一个圆形气球。

  涅生本以为渡灭被自己打退后,会老实许多。

  没想到的是,渡灭不但没有受到教训,反而越发凶悍,要和自己硬拼到底,不觉动怒。

  他左手一翻,元气暗藏,潜力无限,待圆形气球来到后,猛然一掌拍出,正中中心。

  啵的一声,圆形气球并没有被涅生的掌力拍掉,而是倒转回去。

  渡灭大吃一惊,想要躲时,已来不及,只能运功硬抗。

  轰!

  渡灭挨了圆形气球一击之后,嘴角流血,分明就是受了内伤,但他毕竟是合一境后期的绝世强者,无论受了多重的内伤,都没有哼出一声。

  就在此时,忽见一人缓缓站起,身披紫金袈裟,赫然是天音寺的掌门正广方丈。

  原来,他之前与人过招,被对手打伤,服食了几颗疗伤丹药,调元了一个多时辰,现在才好。

  “住手!”正广方丈大声叫道。

  下一瞬,他晃身出现在渡灭身边,问道:“师叔,你怎么样?”

  渡灭咳嗽了一声,说道:“多谢掌门关心,老衲还好。”

  正广方丈望向涅生,双眉轻轻一皱,道:“你是何人?为何要与我天音寺过不去。”

  涅生不吭声,只是深深地盯了正广方丈一眼,然后将右手中的斗笠朝正广方丈扔了过去。

  正广方丈伸手一接,看似没用多少力道,实则暗藏玄机,顿时就将斗笠稳稳接住,但与此同时,正广方丈也被斗笠上传来的一股佛力震得双肩微微晃动,显然也敌不过涅生。打伤,服食了几颗疗伤丹药,调元了一个多时辰,现在才好。

  “住手!”正广方丈大声叫道。

  下一瞬,他晃身出现在渡灭身边,问道:“师叔,你怎么样?”

  渡灭咳嗽了一声,说道:“多谢掌门关心,老衲还好。”

  正广方丈望向涅生,双眉轻轻一皱,道:“你是何人?为何要与我天音寺过不去。”

  涅生不吭声,只是深深地盯了正广方丈一眼,然后将右手中的斗笠朝正广方丈扔了过去。

  正广方丈伸手一接,看似没用多少力道,实则暗藏玄机,顿时就将斗笠稳稳接住,但与此同时,正广方丈也被斗笠上传来的一股佛力震得双肩微微晃动,显然也敌不过涅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