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698章 罗汉竹符
  涅生眼见方笑武祭出一座颇具神光的门楼,不觉呆了一呆。

  旋即,涅生朗声大笑,其声虽然不大,但自有一股神威,若用来对敌,定能起到绝大效果。

  笑罢之后,涅生缓缓说道:“天门楼与方公子果然有缘,那个将天门楼拿走的人有朝一日倘若发现自己拿到的天门楼是一个废品,不知他是该哭还是该笑。”

  说完,他便站了起来,道:“我之前原本以为方公子失去了天门楼,没办法解除即将到来的困境,但现在,方公子既然可以使用天门楼的力量,那就没有什么可担忧的了。”

  方笑武将天门楼收起,跟着站了起来,满脸愕然之色,说道:“大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不错,我是可以使用天门楼的力量,但我对天门楼的使用非常微小,真要用它来对付那些要对我不利的僧人的话,只怕还远远不够。”

  “只要你能使用就足够了。”涅生顿了一顿,含笑问道:“方公子,我问你,罗汉简是不是已经融进你身?”

  “是。”方笑武点头道。

  “那好,你且随意发挥,待会我再与你研究研究。”涅生道。

  方笑武虽不明白涅生为什么要让自己使用罗汉简,但涅生既然这么说,他也就这么做了。

  于是,方笑武展开身形,迅速选定了一处广阔的空地,方便用来施展罗汉简。而此时,涅生也去到了一座山峰顶上,居高临下,遥望空地上的方笑武。

  方笑武脚下不丁不八站立,稍微冥想了小会,突然屈指一弹,便有一道竹符破空射出,咝咝作响,而不等这道竹符去远,方笑武又弹出了第二道,同样也能发出咝咝声。

  咝咝咝咝……

  犹如春蚕吐丝一般,方笑武出手越来越快,竹符一道道的飞出去,密布四周,俨然蛛网。

  就在此时,站在山巅之上的涅生看准时机,陡然将手一指,咻的一声,一股指气降落,砰地一下,打在了一片竹符上,牵一发而动全身,瞬息便将所有竹符打得无影无踪。

  “方公子,你来攻我。”

  不知何时,涅生已经从山顶上来带空地上,距离方笑武不过二十余丈,朝方笑武招了招手,意思是叫方笑武进攻使用罗汉简来攻击他,用不着手下留情。

  方笑武见了,也不客气,因为他知道自己就算尽了全力,也远远不是涅生的对手。

  只见方笑武随手一指点出,一道竹符破空射出,快到极点,化作一道符光打向涅生。

  然而,涅生修为高达合一境巅峰,又怎么可能会被竹符打中,仅仅只是将身一晃,便在竹符打中自己之前从容闪开,毫不费劲。

  咝咝咝咝……

  方笑武明知道自己不可能用竹符打中涅生,还是不停的出手,一口气发出上前道竹符,似乎永远发不完,但无论他出手的速度有多快,都没有办法打中涅生。

  突听“砰”的一响,涅生在方笑武朝自己发出超过两千道竹符以后,想试一试竹符的力道,便故意让竹符击中。

  这一瞬间,涅生就算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但被竹符击中身子后,还是吓了一跳,饶他修为通玄,也觉得似有什么东西进入自己体内,根本就来不及抵挡,急忙运气化解,总算再也没有感觉。

  “大师,你怎么样?”

  方笑武不清楚涅生情况如何,面色关心的问道。

  只见涅生沉思了一会,突然发出一声惊叹,说道:“罗汉简果然厉害,方公子只是掌握了初步的技法,就具备了这等威力,日后若能完全领悟罗汉简的精髓,纵然是我中了罗汉简的竹符,恐怕也不能化解它的力量,只能硬抗。”

  方笑武自从得到了罗汉简之后,从未用竹符施加在人身上,此刻听到涅生把罗汉简说得那么厉害,心知涅生不会无缘无故说这种话,好不高兴,简直比得到了天门楼更激动。

  接下来,两人一起研究了半天,在涅生的指点下,方笑武总算明白了罗汉简的可怕之处。

  此物根本就是一种极品暗器,一旦打中人物,哪怕是修为到了合一境巅峰的绝世强者,也没办法抵挡,只能等竹符进入体内后,运气化解掉,堪称无物不破。

  只不过,以方笑武现在的修为和出手速度,一旦遇到了绝世强者,对方只要不是太大意,都能躲避,所以罗汉简的竹符对于绝世强者来说,起到的威胁作用并不大。

  但这不是问题,因为涅生有解决的办法,那就是利用天门楼的力量来催动竹符的速度。

  当天晚上,方笑武花了整整三个时辰,才学会了怎么用天门楼来催动竹符,速度确实快了许多,且因竹符是用天门楼的力量来催动的,所以威力更强。

  次日,方笑武利用上午的时间来修炼怎样才能更快的发出竹符。

  而下午,方笑武就盘膝打坐,将神识投入罗汉简之内,从中领悟到了一些罗汉简的使用之法和如何破解。

  只因明日就是约定之期,加上方笑武也不知道高铁柱四人情况怎样,就打算先回客栈看一看。

  方笑武与涅生约好了明早相会之地,便一个人施展乘风飞行术,从大山里出来。

  一个时辰后,方笑武终于回到了客栈。

  方笑武本以为高铁柱四人早已回到客栈,哪里想到,他问了伙计,却被告知高铁柱四人一直没有回来。

  方笑武等了大半夜,仍是不见高铁柱四人回转,便开始怀疑高铁柱四人被天目四郎制住了,而天目四郎之所以要这么做,多半是想利用高铁柱四人作为筹谋,以后和他做交易。

  方笑武一夜未睡,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才打坐养神一个时辰,之后便赶往与涅生说好的相会之地。

  反正天目四郎要和他做交易,就算真的制住了高铁柱等人,将他们藏在某处,但应该不会伤害他们,而他自己,却要和涅生一起去天音寺,把事情处理好。

  等他解决了天音寺的事之后,再找天目四郎也不算晚。制住了,而天目四郎之所以要这么做,多半是想利用高铁柱四人作为筹谋,以后和他做交易。

  方笑武一夜未睡,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才打坐养神一个时辰,之后便赶往与涅生说好的相会之地。

  反正天目四郎要和他做交易,就算真的制住了高铁柱等人,将他们藏在某处,但应该不会伤害他们,而他自己,却要和涅生一起去天音寺,把事情处理好。

  等他解决了天音寺的事之后,再找天目四郎也不算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