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695章 划破长空
  (全文阅读)

  差不多就在同时,金钟异脚下突然一顿,目光注视着青蛇令,面色显得十分凝重。

  方笑武见了,暗暗叫奇,心想这家伙刚才明明什么都不怕,怎么见到青蛇令之后,就突然改变了态度,连步子也不敢迈出一步了,难道青蛇令的恐惧还要在青蛇剑之上?

  方笑武不知道“青蛇郎君”夏元卓是谁,当然也就不知道“青蛇令”的威慑力。

  三百多年前,大武王朝曾经出现过一个绝世高手,名叫夏元卓。

  此人资质纵横,气运强盛,年纪不到三十岁的时候,就已经把修为修炼到了合一境巅峰。

  凡是与夏元卓交手的人,从来没有人可以挡得住七剑。

  只因此人风度翩翩,长相俊美,乃当时的一大美男子,所以就被人称为“青蛇郎君”。

  夏元卓有一样信物,叫做“青蛇令”。

  传说,此令一出,所到之处,但凡有人不听号令者,三月之内,必遭横死。

  许多人都不相信,结果不相信的人全都死了。

  是故,青蛇令在绝大多数人的心目中,就好比是阎王帖,宁愿听令,也不敢尝试一下不听话的后果。

  金钟异虽未见过青蛇令,但青蛇令的大名他是听说过的,此刻见到青蛇令,无论青蛇令是真是假,反正都已经被震住了。

  “敢问施主与青蛇郎君夏元卓是什么关系?”玄湛老僧不相信那枚青蛇令是真的,至少不是夏元卓亲手所发,但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想先问清楚天目四郎的来历再说。

  天目四郎微微一笑,说道:“玄湛大师,如果我说我与夏元卓没有任何关系,你是不是要出手对付我?”

  玄湛老僧闻言,心头不禁一动,暗道:“他既然直呼夏元卓的大名,显然不是夏元卓的徒子徒孙,不过他有青蛇剑,还有青蛇令,来历之大,也非同小可,不得不防。”

  略微一想,当即答道:“这要看施主怎么做了,如果施主定要和本寺作对,老衲就只好领教施主的高招了。”

  天目四郎笑道:“玄湛大师,你乃天音寺第一高手,修为在我之上,真要打起来,我未必是你的对手。”

  “那你为何还要……”

  “大师先别着急,我的话没有说完。我既然祭出了青蛇令,澳门赌博网站:就不会动手,选择在于你们。”说到这里,天目四郎扬声道:“方笑武,你只要点个头,就算答应我们的交易了,怎样?”

  “我若不点头呢?”方笑武道。

  “你若不点头,那件事我就不管了,我只能将青蛇令和青蛇剑收起。”天目四郎道。

  方笑武想了想,摇摇头,说道:“你能帮我,我很感激,但你附加的条件太大,我不能答应。再者说,我只要将天门楼交还给玄湛大师,就可安然无恙,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非要和做你交易呢?与其和你做交易,倒不如……”

  话没有说完,陡听半空中响起一声长啸,其声犹如一道天雷,划破长空,震动苍穹,使得风云变化,天地为之变色。

  众人听闻,无不为之大骇。

  即便是修为到了合一境巅峰的玄湛老僧,也禁不住面色突变,知道来人实力强悍,自己恐怕也不是来人的对手。

  电光石火间,一道白影从天而降,方笑武压根儿就没看清对方的长相,就被此人一把拿走了天门楼。

  “阿弥陀佛!”

  场中唯一看清那个人的就是玄湛老僧,但他也只是惊鸿一瞥而已,察觉对方要走之后,急忙朝对方发出了一道掌力,虽未集聚所有元力,但也用了九成之多。

  不料,那人反手一掌拍出,看似轻描淡写,实则蕴含无上神威,瞬间就将玄湛老僧发出的掌力化解了。

  玄湛老僧不免骇然,没等他再次出手,忽听“轰”的一声,金钟异身形电起,与那人对了一招。

  “嘭”一声,那人一脚踢出,金钟异完全抵挡不住,被踢落下来。

  而因为此人踢腿的姿势很奇怪,用的是一个反踢腿,所以金钟异也没能看到此人的面目。

  轰!

  那人正要离去的一瞬间,一个高高瘦瘦,目透玄光的褐衣修士陡然出现,挡住了此人去路,双方单掌相抵,内气爆发之下,形成漫天气浪,犹如海浪卷过半空,势不可挡。

  霎时间,那人冲天而起,竟是从褐衣修士头顶飞了过去,而等褐衣修士转身过去时,那人已经飞鸿渺渺,不知所踪。

  轰隆一声巨响,那褐衣修士因为没能拦住抢走天门楼的人,气得面色一沉,甩手一掌轰出,登时将把一座山峰夷为平地,尔后二话不说,朝着某个方向如飞而去,转眼不见。

  方笑武被抢人抢走了天门楼之后,面上貌似一片震惊,实则心里欢喜不已:“哈哈,天门楼的精华早已被老子拿到了,你再怎么逆天,拿到的也只是一个躯壳。这下好了,以后没人会为了天门楼找我的麻烦了。”

  因为不能被玄湛老僧等人看出破绽,方笑武仍旧面露吃惊之色,说道:“这……这……”

  “你这小子真是个大笨蛋,连天门楼都拿不住,该死!”金钟异破口大骂。

  方笑武原以为这家伙会上来找自己的麻烦,没想到的是,金钟异骂完之后,便转身而去。

  至于那四个跟随金钟异一起来的修士,也都走了,只剩下玄湛老僧。

  “玄湛大师,天门楼……”方笑武道。

  “阿弥陀佛,方公子不必介怀,那人的实力比起老衲来,只高不低,他有心要抢天门楼,方公子再怎么小心,也会被他拿走……”说到这里,玄湛老僧话锋一转,道:“不过这件事颇为麻烦,还请方公子跟随老衲去一趟天音寺,与本寺掌门解释一下。”

  闻言,方笑武的心情就像是从云端掉到了地上,暗道:“奶奶的,你以为我傻啊,真要去了你们天音寺,就算你们不杀我,也会关着我。难怪玄深大师会让我以后对天音寺的僧人网开一面,手下留情,原来他早已料到天音寺的某些和尚不会放过我,非要让我归还罗汉简不可。”起老衲来,只高不低,他有心要抢天门楼,方公子再怎么小心,也会被他拿走……”说到这里,玄湛老僧话锋一转,道:“不过这件事颇为麻烦,还请方公子跟随老衲去一趟天音寺,与本寺掌门解释一下。”

  闻言,方笑武的心情就像是从云端掉到了地上,暗道:“奶奶的,你以为我傻啊,真要去了你们天音寺,就算你们不杀我,也会关着我。难怪玄深大师会让我以后对天音寺的僧人网开一面,手下留情,原来他早已料到天音寺的某些和尚不会放过我,非要让我归还罗汉简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