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692章 火孩儿
  (全文阅读)

  徐秋娘咯咯一笑,说道:“金钟异,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吃老娘的豆腐,小心我家老头子把你撕成两半。”

  金钟异愣了愣,问道:“你家老头子是谁?“

  “火孩儿。”徐秋娘笑道。

  “火孩儿?”金钟异微微一怔,问道:“这么说来,你就是徐秋娘?”

  “是咯。”徐秋娘道。

  而一听徐秋娘这般说话,金钟异心痒难耐,禁不住向徐秋娘走了几步,笑道:“徐秋娘,听说你丈夫长得像个小孩儿,所以才有火孩儿之名,他有什么好的?”

  “他的好可多了,比如说这颗钻戒。”徐秋娘说着,将左手一伸,故意亮了一下无名指上的硕大之物。

  “哼,不就是一颗钻戒吗?像这样的东西,老夫多的是。”

  金钟异说完,朝天屈指一弹,十多颗又圆又大的珠宝飞出,每一颗的价值都有几十万,加起来也就是几百万,且这只是他拿出来的一部分,他到底有多少颗珠宝,除了他之外,也没什么人知道。

  看到徐秋娘双目发光,金钟异还以为徐秋娘是个爱宝之人,越来越得寸进尺,笑道:“徐秋娘,只要你让亲老夫一口,老夫将这些珠宝全都送给你,怎样?”

  方笑武看到这里,本以为徐秋娘会动怒。

  没想到的是,徐秋娘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掩嘴大笑,说道:“金钟异,你说话可要算话?”

  “哼,你当老夫是什么人?老夫说过的话,岂会不认账?”金钟异大声道。

  “好,那你过来吧。”徐秋娘眉开眼笑的说道。

  本来徐秋娘的修为也是合一境后期,与金钟异不相伯仲,就算实力差一点,也不可能让金钟异不放在心上,但金钟异不知道是因为鬼迷心窍,还是自忖本事强大,竟然就真的向徐秋娘走了过去。

  玄湛老僧眉头一皱,想要说些什么,但想到金钟异不是寻常之辈,就没有开口。

  眼看金钟异距离徐秋娘越来越近,忽见地面微微耸动,犹如穿山甲似的飞出一物,几乎要碰到了金钟异的左脚。

  而与此同时,金钟异身形闪电般飞起,发出狂笑声,叫道:“火孩儿,你真以为老夫不知道你……”

  轰!

  半空中突然炸开,烈焰熊熊,众人无不变色。

  只见百丈天空之上,两人对峙而立,东边那位是个身材短小的红衣修士,长得就跟小孩儿一样,左手揣着一颗铁蛋似的珠子,面色十分生气,只因有着一张孩儿面孔,再怎么生气,都显得颇为可笑。

  西边那位正是金钟异。

  此时的金钟异,面色亦是极为震怒。

  他虽未受伤,但因为头发蓬乱,就在刚才那一声爆炸之后,少了十几根头发,乃从未有过之事。

  “金钟异!”火孩儿怒骂道:“你这个不要脸的老东西,竟敢欺负我老婆,信不信我把你炸得形神俱灭!”

  金钟异袍袖一抖,咻咻咻,一共七条毒蛇,闪电一般的向火孩儿飞窜过去。

  轰一声,火孩儿随手一甩,一颗烈火神弹飞出,瞬间将七条毒蛇炸得粉碎,威力之强,骇人至极。

  金钟异连续吃瘪,怒不可遏,仰天发出一声怪啸。

  只见束在金钟异腰间的那条嗜血金环蠢蠢移动,周身发出道道金光,随时会从金钟异的腰间飞出去,对人展开进攻。

  火孩儿虽然不怕嗜血金环,但他也听说过金钟异的大名,知道金钟异一旦动用嗜血金环,就说明金钟异要发狂了,不敢再小看金钟异,右手翻动,一面红色令牌出现在手中,犹如阎王令似的。

  玄湛老僧完全可以感受到场上的气氛十分紧张,若是其他时候,金钟异与火孩儿斗得天翻地覆,你死我活,他也不会多管,但现在,他不能任由事态继续这样发展下去。

  正当玄湛老僧就欲开口之际,徐秋娘突然咯咯一笑,说道:“老头子,我肚子饿了,这里没有吃的,我们到别处找吃的去。”说完,凭空倒飞出去,瞬间已在百丈之外。

  “不行!这老东西恬不知耻,竟敢欺到我火孩儿的头上来,我非得炸了他不可。”

  火孩儿摆出一副要与金钟异决一死战的气势,战意浓浓,然而就在下一刻,徐秋娘已经去了千丈之后,火孩儿不禁慌了,叫道:“喂,老婆,别走那么快,等等我。”

  话音未落,已经追了上去。

  金钟异始终怒目而视,并没有真的动用嗜血金环,因为他知道火孩儿与徐秋娘是一对夫妻,真要打起来的话,他孤掌难鸣,一个人绝对不是人家夫妻两人的对手。

  徐秋娘之所以会跑,除了忌惮跟他一起来的那四个人之外,还有玄湛老僧。

  如果这里只有他们三个人,相信徐秋娘不会轻易走掉,一定会与火孩儿联手对付他。

  片刻之后,金钟异从半空中落下,说道:“乔北冥,天门楼乃天音寺之物,你少管闲事,如果你手痒的话,尽管找老夫就是。”

  其实,乔北冥早已猜到了金钟异为什么会来,只是他没想到玄湛老僧会与金钟异有所关联。今日发生的事似乎均在玄湛老僧的计算之下,他乔北冥对天门楼本来就没有染指之心,反正方笑武刚才已经“认输”,倒不如就此离开。

  “老于,我们走。”

  乔北冥转头就走,没有回头。

  等二人去得远了之后,乔北冥的声音突然传来道:“玄湛大师,你乃天音寺第一高手,修为与佛法俱都到了无上之境,当不会欺压一个后辈,是不是?”

  玄湛老僧笑道:“只要方公子肯把天门楼归还本寺,老衲又怎么会为难方公子?乔施主有心了。”

  “那就好。”

  说话之间,乔北冥与于六指已然消失无踪,不知去向。

  此时,不等玄湛老僧对那个白衣修士开口,那白衣修士便自动离开,显然是退出了这场角逐。

  “玄湛师弟,你当真要逼使方公子交出天门楼吗?”玄深老僧语气凝重的道。

  “玄深,事到如今,你还执迷不悟吗?”玄湛老僧沉声道。

  “既然玄湛师弟与我意见相左,那我只好向玄湛师弟请教了。”玄深老僧双手合十,面上一片宝相。无上之境,当不会欺压一个后辈,是不是?”

  玄湛老僧笑道:“只要方公子肯把天门楼归还本寺,老衲又怎么会为难方公子?乔施主有心了。”

  “那就好。”

  说话之间,乔北冥与于六指已然消失无踪,不知去向。

  此时,不等玄湛老僧对那个白衣修士开口,那白衣修士便自动离开,显然是退出了这场角逐。

  “玄湛师弟,你当真要逼使方公子交出天门楼吗?”玄深老僧语气凝重的道。

  “玄深,事到如今,你还执迷不悟吗?”玄湛老僧沉声道。

  “既然玄湛师弟与我意见相左,那我只好向玄湛师弟请教了。”玄深老僧双手合十,面上一片宝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