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691章 绝世强者云集
  (全文阅读)

  另一边,大山之内,锦袍修士以瞬移**跑了之后,徐秋娘、紫袍老叟、白衣修士三人均是向内一合,但因为来人太过强势,他们也不敢考得太近,以免这人对自己出手,无法抵挡。

  来人是一个面色看似慈祥的老僧,身披袈裟,戴着一串佛珠。

  只见老僧落地之后,目光一转,合十说道:“阿弥陀佛,三位既然都来了,就请现身吧。”

  话音刚落,只见三道人影骤然现身,正是天目四郎、乔北冥、于六指三人。

  乔北冥与于六指站在一起,一看就知道是一伙,而天目四郎并没有去到方笑武身边,感觉他与方笑武并不认识,方笑武想要他帮忙的话,得看他的心情怎么样。

  “方公子,你好大的气运,竟然可以让天门楼发光,恭喜,恭喜。”那老僧笑道。

  方笑武虽是第一次见这个老僧,但他已经猜到了这个老僧就是天音寺的第一高手,也不知道对方说的是真话还是反话。

  他只能报以微笑,说道:“大师过奖了,晚辈侥幸而已。”心中却开始暗自琢磨起来。

  “玄湛师弟,你突然来到,所为何事?”玄深老僧问道。

  “玄深师兄,你我均是天音寺玄字辈的僧人,相识数百年,交情匪浅,何为要用这种口气对我说话?”玄湛老僧笑道。

  “玄湛师弟,你乃本寺第一高手,修为高达合一境巅峰,平时不会轻易离开洛伽山半步,而今突然来到此处,定然有大事,还请玄湛师弟说个明白。”

  玄深老僧虽然是玄湛老僧的师兄,且有掌座之称,但玄湛老僧乃天音寺第一高手,光是这个头衔,便能震住天音寺上下,所以玄深老僧尽管不理解玄湛老僧的所作所为,但还是用了一个“请”字。

  “玄湛师弟法眼如电,果然一看即透,实不相瞒,我这次过来,是想请玄深师兄回寺,同时也想请方公子去天音寺作客,祝他破解了天门楼之谜。”玄湛老僧笑意盎然的说道。

  闻言,玄深老僧面色当即一变,说道:“玄湛师弟,你我身为天音寺的弟子,就该谨守天音寺的门规,方公子闯关成功,且能让天门楼发光,说明他与天门楼有缘,我们不能……”

  话没有说完,突见玄湛老僧将手一挥,一物飞了出去,铛的一声,落在地上,赫然是一枚令牌,正是掌门人持有的至高信物。

  玄深老僧神色大变,叫道:“玄湛师弟,你!”

  “玄深。”玄湛老僧不再称呼师兄,面色也显得十分严肃,说道:“如果你还是天音寺的弟子,就把掌门信物捡起来,回寺跟掌门请罪,倘若你还执迷不悟,一定要帮外人来破坏本寺的门规,我少不得要代掌门对你执行门规,将你带回去交给掌门处置了!”

  方笑武看到这里,不想看到玄深老僧为难,反正他心中已然打定主意,便说道:“玄湛大师,你既然是为了天门楼而来,我可以将天门楼交给你,希望你不要为难玄深大师。”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意想不到。

  乔北冥叫道:“乖乖,方笑武,你好不容易得到了天门楼,为什么要把它交给玄湛?”

  方笑武叹道:“天音寺高手众多,我就算拿到了天门楼,但一时之间,又怎么可能参悟到天门楼的玄机?为了活命,我只能将天门楼交给玄湛大师……”

  于六指哼了一声,说道:“你这么做,岂不是为其他人作嫁衣裳?”

  不等方笑武开口,玄湛老僧突然笑道:“于施主,你的意思是说老衲想从中渔利?”

  于六指道:“难道不是?”

  玄湛老僧笑道:“当然不是,天门楼乃本寺镇山之宝,关系本寺命途,老衲将它收回,是为了本寺基业着想,绝不是为了私心。于施主乃世外高人,怎么连这点道理都不明白?”

  于六指闻言,禁不住勃然变色,六指齐张,大有即将动手之意。

  乔北冥与玄湛老僧交过手,知道玄湛老僧的厉害,本来想劝于六指几句,但一想到于六指真要动怒的话,他也劝不住,所以只能顺其自然,如果真要动手的话,必要的时候,他会抛开身份,与于六指联手。

  没等于六指发作,就在此时,忽见五道人影从远处一闪而至,阵型是一前四后。

  为首那人身材高大,不在玄深老僧之下,赤足蓬发,面如黑炭,腰间用来束袍的竟是一条毒蛇。

  此蛇名叫嗜血金花,乃大武王朝境内最厉害的毒蛇,堪称毒蛇之王,一旦咬中人身,连天人境修为的绝世强者也没法抵挡,轻则难以聚气,重则丧命。

  那赤足之人来近之后,口发狂笑声,震得群山回响。

  “乔北冥,澳门赌博网站:好久不见,还认得老夫吗?”赤足之人笑过之后,声如霹雳一般说道。

  乔北冥一看到此人,面色就开始显得凝重起来。

  他与这个人交过手,虽然只是三招,也未分出胜负,但在他看来,此人的难缠已经到了令人寝食难安的程度。

  “蛇怪金钟异!”

  紫袍老叟低声叫了一句。

  那赤足之人听到后,咧嘴一笑,突然伸手向紫袍老叟隔空一抓,袍袖里蠢蠢欲动。

  这一瞬间,紫袍老叟禁不住向后退了半步,如临大敌。

  “哈哈哈……”

  金钟异大笑一声,说道:“你这厮的修为明明和老夫一样,胆子却如此小,走吧,别在这里丢人现眼里了。”

  紫袍老叟闻言,面色显得十分阴沉。

  可是,他一看到跟在金钟异身后的那四个人都不是等闲之辈以后,又感觉到金钟异与玄湛老僧是认识的,心知自己本事再大,也不可能染指天门楼,只得瞪了一眼金钟异,身形一起,化作一道电光远去。

  “乔北冥,你怎么不说话?当真不认识老夫了吗?”金钟异怪笑着道。

  “金钟异,你开什么玩笑,你我都是七怪中的人物,几十年前又见过面,我怎么会不认识你?”乔北冥道。

  “既然认得,那就好办了。”金钟异目光一转,突然落在徐秋娘身上,虽不至于色迷心窍,却也面露贪婪之色,啧啧说道:“你这婆娘是什么人,倒有几分姿色。”沉。

  可是,他一看到跟在金钟异身后的那四个人都不是等闲之辈以后,又感觉到金钟异与玄湛老僧是认识的,心知自己本事再大,也不可能染指天门楼,只得瞪了一眼金钟异,身形一起,化作一道电光远去。

  “乔北冥,你怎么不说话?当真不认识老夫了吗?”金钟异怪笑着道。

  “金钟异,你开什么玩笑,你我都是七怪中的人物,几十年前又见过面,我怎么会不认识你?”乔北冥道。

  “既然认得,那就好办了。”金钟异目光一转,突然落在徐秋娘身上,虽不至于色迷心窍,却也面露贪婪之色,啧啧说道:“你这婆娘是什么人,倒有几分姿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