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690章 貌似禅定
  (全文阅读)

  事实上,方笑武不是没有想过徐秋娘跟他说的问题。

  他现在要是放弃的话,还剩下一点时间,那锦袍修士真要杀他,玄深老僧不会不管,一定会阻止,他就有机会跑。

  但话说回来,他已经走到了这个地步,不可能就此放弃,就算时间只剩下一个呼吸的时间,他也要想办法令天门楼发光。

  “哼,你这小子真是不知好歹,竟然妄想拥有天门楼,简直就是痴人说梦!”那紫袍老叟看到方笑武不听徐秋娘的话,不满不屑的说道。

  此时,方笑武不再采用紫府的力量,而是陷入了冥想之中。

  从外表看去,他就像是一个入定的僧人,一动不动,连呼吸似乎也已经静止了,进入龟息之状。

  片刻之后,一炷香的时限到了。

  玄深老僧没有看到天门楼发亮,面上禁不住露出了失望之色,叹道:“方公子,时辰已到,请把天门楼还给老衲。”

  方笑武纹丝不动,貌似坐枯禅。

  “方笑武,快把天门楼还给他!”

  锦袍修士厉声喝道,想对方笑武动手,但因为天门楼还在方笑武手中,他忌惮玄深老僧,所以并未采取行动。

  如此过了十个呼吸的时间,方笑武依旧是坐着不动,表情似笑非笑,谁也猜不透他到底在干什么。

  “老和尚。”锦袍修士大吼一声,叫道:“这算什么?你不出手,我可要出手了!”

  玄深老僧也不清楚方笑武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乃佛门高僧,自然不会任由方笑武这样下去,对其他人不公平,于是只好走上几步,略一弯腰,伸手拍向方笑武的肩膀。

  “方公子,醒来吧。”

  玄深老僧的手掌落在方笑武肩上之后,声音好似暮鼓城钟一般的在方笑武耳畔响起,却是施展玄功,要将方笑武唤醒。

  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是,方笑武依然如故。

  如此一来,玄深老僧甚为吃惊。

  他刚才用的虽然不是佛门狮子吼,但也具有无上神妙,而以他合一境后期的修为,即便是和他同级的绝世强者,骤然听到他的喊声,也会为之震动,绝不可能做到充耳不闻。

  方笑武的修为只是入圣境中期,却能做到不为所动,这只能说明三个问题。

  第一,方笑武已经断气了。第二,方笑武的修为比玄深老僧要高。第三,方笑武现在进入了一种诡异的境况中。

  玄深老僧略一沉思,面色不觉大变,心道:“这……这怎么可能。”

  原来他虽然不知道方笑武此刻的情况,但他精通禅定之术,将方笑武现在的情况与禅定之术对比之下,得出了一个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结论。

  禅定之术共有六大境,从低到高,分别是入静、至静、寂静、身空、心空、虚空,而虚空之境就叫法境,已经算是具有佛法之威,别说凡人,连修佛的仙人也未必能达到。

  玄深老僧五岁开始修炼禅定之术,至今已有七百多年,境界已经达到了寂静之境,自忖已经到了尽头,就算再修炼万年,若无大的机缘,也不可能进入身空之境。

  而现在,方笑武所表现出来的状态,类似于禅定之术,就算没有达到身空之境,但真要对比的话,在“寂静”的道路上却要比玄深老僧更进一层,所以玄深老僧也没能唤醒方笑武。

  玄深老僧的想法怎么样,徐秋娘等人当然不知道,他们也不清楚,因为他们不是佛门弟子。

  他们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方笑武貌似在故意拖延时间。

  徐秋娘眉头一皱,说道:“小兄弟,你这么做就不对了,我们……”

  话没有说完,突听蹬蹬蹬三声,站在方笑武边上,一脸惊诧的玄深老僧被一股怪力震得向后退了三步,而那股怪力不足以用元力来形容,看似不强,却能令绝世强者骇然。

  没等众人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一道佛光陡然从方笑武手中的天门楼中投射出来,别说大地,连天空也被渲染得佛气蔚然,波及范围之广,已在瞬间远至山外。

  “意剑术!”

  锦袍修士虽然不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人,但他却是第一个出手的人,而他之所以喊出意剑术三个字,就是想给其他三个人施加压力。

  刹那间,一股连同级高手也没办法抵挡的剑意从锦袍修士身上透出,徐秋娘、紫袍老叟、白衣修士完全能够感受到那种威势的恐怖,不敢与锦袍修士对抗,而是同时向后倒飞出去。

  轰!

  巨石霍然变成齑粉,剑意以雷霆万钧之势击中一人,但不是方笑武,而是玄深老僧。

  见状,锦袍修士不由呆了呆。

  下一瞬,玄深老僧周身佛光暴涨,被剑意击中的身躯竟然没有受到任何损伤,而他的精神,却比之前旺盛。

  本来就已经年轻十多岁的面貌突然又年轻了十多岁,看上去就像是回到了壮年之时。

  锦袍修士身上的剑意还在,且还能持续半盏茶时间,但他已经完全被玄深老僧的功法震住了。

  这是什么功法?

  竟然可以挡下他的第二次剑意。

  要知道他这次发出的剑意差不多等于是拼命,连徐秋娘三人都不敢和他为敌,选择避让。

  玄深老僧凭什么可以挡下?!

  “玄深师兄,为了你一个外人,你又何必如此?”

  陡听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瞬息之间,一条人影凭空出现,一掌拍出,手印飞出,犹如磨盘。

  咣一声,手印打在锦袍修士身上之后,虽未伤到锦袍修士,但也震散了锦袍修士身上的剑意。

  锦袍修士倒吸一口冷气,知道自己遇到了修为比自己高的绝世强者,而他已经发动了两次意剑术,如果来人再向他出手,他无论出不出意剑术,结果都是受伤。

  电光石火间,他选择了逃走。

  身形一晃,锦袍修士不惜耗费元气,施展惊人的瞬移**,从大山之中挪到了千里之外。

  锦袍修士面色略显苍白,望着自己瞬移过来的天边,目中射出了强烈的怒芒,冷声道:“方笑武,你等着,一个月之后,我一定会找到你,将你一剑斩灭!”  咣一声,手印打在锦袍修士身上之后,虽未伤到锦袍修士,但也震散了锦袍修士身上的剑意。

  锦袍修士倒吸一口冷气,知道自己遇到了修为比自己高的绝世强者,而他已经发动了两次意剑术,如果来人再向他出手,他无论出不出意剑术,结果都是受伤。

  电光石火间,他选择了逃走。

  身形一晃,锦袍修士不惜耗费元气,施展惊人的瞬移**,从大山之中挪到了千里之外。

  锦袍修士面色略显苍白,望着自己瞬移过来的天边,目中射出了强烈的怒芒,冷声道:“方笑武,你等着,一个月之后,我一定会找到你,将你一剑斩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