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689章 莫非无缘?
  (全文阅读)

  闻言,澳门赌博网站:那锦袍修士傲然一笑,说道:“徐秋娘,你既然已经看出我腰间的这把宝剑就是天权神剑,那就不要随便招惹我。”

  徐秋娘盈盈一笑,说道:“这里不是你们北斗世家的地盘,乃天子脚下,你们北斗世家再怎么势大,也不可能胡来,就算我招惹了你,你又能将我奈何?”

  那锦袍修士原以为徐秋娘知道自己是北斗世家的人以后,会十分忌惮,没想到的是,徐秋娘竟然还能如此调侃他,没怎么把他放在眼中,一时之间,竟为之语塞。

  “原来这个家伙是北斗世家的人,难怪他一见我,就要杀我。”此时,方笑武心中暗自想道:“照这么看来,北斗世家的人已经到了京城,不知道除了这个锦袍修士之外,是否还有其他高手。”

  突听那白衣修士出声说道:“我这次是为了天门楼而来,其他的事一概不管。老和尚,你是不是负责保管天门楼的僧人?”

  “是。”玄深老僧道。

  “既然是的话,那我要闯关,你当如何?”白衣修士道。

  “阿弥陀佛,施主来得不巧,方公子已经闯关成功,依照规矩,先得等方公子试过天门楼之后,老衲才能看情况让施主闯关。”

  “什么叫看情况?”

  “如果方公子与天门楼有缘,能令天门楼发光,从今以后,天门楼就归他所有,老衲到时候就只能对施主说一声抱歉。”

  白衣修士想了想,伸手一指方笑武,说道:“他要是拿到了天门楼,大师不会出手帮他吧?”

  玄深老僧道:“当然不会。”

  白衣修士点头道:“好,那我就多等等。”

  “哼,你能等,我不能等,也不会等!”

  随着话声,锦袍修士缓缓抽出腰间宝剑。

  霎时间,剑光闪耀,剑气勃发,剑意直逼方笑武。

  别说方笑武的修为只有入圣境中期,哪怕方笑武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天人境中期,一不小心,也会被剑意震伤心脉,元魂魄灭。

  “意剑术!”

  紫袍老叟面色微变,大声叫道。

  嘭!

  就在方笑武觉得呼吸一紧,似被什么东西锁住的时候,玄深老僧袍袖一挥,泛出一道佛光,登时便将锦袍修士发出的“意剑术”挡下来了。

  蹬一声,锦袍修士向后退了一步,面带吃惊之色。

  意剑术乃北斗世家的一门绝世剑术,能够修炼此剑术的人少之又少,而能将这么剑术发挥到极致之境的人,修为都是合一境巅峰。

  且有另一点,这种剑术需要配合神兵利器使用,若是没有神兵利器在手的话,意剑术的威力就会大打折扣。

  不过,只要人的修为达到了武道巅峰境界,就算没有神兵利器在手,也一样可以将意剑术发挥到极致。

  但是真正能将修为修炼到武道巅峰的人又能有多少?北斗世家虽然人才济济,高手众多,但近千年来,也才出了两个而已,最近几百年,更是不曾出现一位。

  锦袍修士出手之前,就已经预料到玄深老僧会插手,但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他在手握天权神剑的情况下,发动的意剑术竟然被玄深老僧挡住了,这老和尚的修为明明和他一样,怎么可能具备这样的实力?

  锦袍修士又惊又奇,本来想再发动一次意剑术,但他却是不敢了。

  因为意剑术实在太强,一个月之内,若是利用神兵利器发动意剑术,不能超过三次,一旦超过三次,必定会元气大伤,即便是修为高达合一境后期,半年内也休想恢复。

  锦袍修士已经使用一次,如果再用一次,倘若还是被玄深老僧挡下,那就只剩下一次了。

  而最后一次乃是锦袍修士的保命之术,万一在这个时候遇到了强敌,甚至是比自己实力高的人,那就大大不妙了。

  所以,锦袍修士再怎么狂妄,也不敢拿这件事开玩笑。

  徐秋娘、紫袍老叟、白衣修士三人眼见玄深老僧只是将袖子一挥,就挡下了锦袍修士发出的意剑术,也都暗暗吃惊,因为换成是他们的话,绝不可能做的这么轻松。

  他们五人的修为都是合一境后期,但要论实力,玄深老僧应当排在第一,而看玄深老僧之前的表现,即便是一个人对付他们四人中的两个,似是也可以办到。

  一时之间,四个绝世强者都不吭声了。

  而另一头,玄深老僧看似十分轻松的将意剑术挡下,可暗地里,玄深老僧知道自己的情况有多严重,要不是他修炼的功法极为特殊,让人看不出他的虚实,他现在已经坚持不住了。

  “方公子,给。”玄深老僧不再迟疑,直接将天门楼交到了方笑武手中。

  徐秋娘等人或多或少都是为了天门楼而来,看到天门楼已经落在方笑武手中,此时要抢的话,以他们的实力,也就一瞬间的事,但他们却不敢贸然出手。

  因为他们已经知道玄深老僧的厉害,真要敢出手抢夺,玄深老僧一定会全力阻挡。

  方笑武只有一炷香的时间来研究天门楼,如果他不能在一炷香时间内令天门楼发光,那么,玄深老僧就会将天门楼收回去,而到时候,玄深老僧也不会再保护他了。

  是故,方笑武一点也不敢大意,当即席地而坐,双手拿着天门楼,打算利用紫府的力量来破开天门楼,从而让天门楼发光。

  然而,他打开了紫府之后,施展全力之下,天门楼就犹如一个死物似的,毫无动静。

  而时间不等人,一炷香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一半。

  玄深老僧对方笑武原本很看好,以为方笑武既然可以收服罗汉简,应该也能让天门楼发光,岂料他观察了一会,见天门楼一直没有发光,不禁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过了小半会,旁观的徐秋娘突然咯咯一笑,说道:“小兄弟,你还想活命的话,现在就把天门楼还给这位大师,赶快离开此地,跑得越远越好,一旦时间到了,你就算长了四条腿,也跑不过北斗世家的人。”

  而时间不等人,一炷香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一半。

  玄深老僧对方笑武原本很看好,以为方笑武既然可以收服罗汉简,应该也能让天门楼发光,岂料他观察了一会,见天门楼一直没有发光,不禁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过了小半会,旁观的徐秋娘突然咯咯一笑,说道:“小兄弟,你还想活命的话,现在就把天门楼还给这位大师,赶快离开此地,跑得越远越好,一旦时间到了,你就算长了四条腿,也跑不过北斗世家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