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688章 徐秋娘
  (全文阅读)

  在没有完全看清那四个绝世强者是谁之前,方笑武本以为四人里面必定有三个人是他认识的,也就是天目四郎、乔北冥和于六指,至于第四个人,不是天音寺的第一高手,应该就是天音寺的方丈。

  不料,待方笑武看清了那四个绝世强者的样子以后,禁不住呆了一呆,甚是意外。

  那四个绝世强者对于方笑武来说,简直可以说是陌生的不能再陌生,在此之前从未见过一面。

  “这四个绝世强者是什么人?为什么而来?难道是为了天门楼?”方笑武疑心重重。

  那四个绝世强者并非一伙人,但他们都有共同目的,那就是为了抢夺天门楼。

  位于东方的那个绝世强者是一位身材矮小的紫袍老叟,长着一张略显平凡的面孔,但眼睛却炯炯有神,似能穿透人身,达到人的五脏六腑,给人一种犀利的感觉。

  站在北方那位身躯颇高,绝不低于六尺三寸,看年纪并不是很大,介于四十到五十之间,腰间随意挂着一把宝剑,剑柄上有七颗星,锦袍宽带,神采飞扬,似是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

  西边那位比较特殊,却是一个女子,只看面貌的话,也就中年而已,但实际上,她的真实年纪远比表面上的年纪大得多,身穿红衣,左手无名指上戴着一颗硕大的钻戒,闪闪发光,亮人眼球。

  至于最后一位,也就是位于南方的那个绝世强者,一身白衣,飘然出尘,是四个人里面年纪最轻的,望之也就三十出头,而实际年纪虽已过百,但绝不会超过一百三十岁。

  四人出现之后,都没有说话。

  是故,刚才那声“慢着”究竟是谁说的,方笑武和玄深老僧都不知道,不过他们可以将红衣女修排除,因为那个声音听上去分明就是男子之声,而不是女人可以发出来的。

  巨石上沉静片刻之后,那红衣女修突然双目滴溜溜一转,发出类似少女一般的娇笑声,说道:“三位是什么人,对天门楼也有兴趣么?”

  “哼!”

  有人冷笑一声,却是北方那个锦袍修士,说道:“你又是什么人?”

  方笑武听了锦袍修士的声音,就知道此人正是刚才喊“慢着”的那个人,便不觉多看了此人两眼。

  奇怪的是,那锦袍修士对方笑武像是非常仇视似的,目中竟带着一抹杀气。

  突听“咯咯”一声,那红衣女俢笑的花枝乱颤,说道:“我原以为你们都认识我,没想到你们一点眼力见儿都没有……”

  “你很有名吗?”说话的人是南方那个白衣修士。

  红衣女修笑道:“难道你们没有听说过徐秋娘这个名字?”

  此话一出,东方那个紫袍老叟面色微微一变,沉声问道:“你就是徐秋娘?”

  红衣女修点了点头,说道:“如假包换。”

  紫袍老叟左右看了一下,面露警惕之色,说道:“百闻不如一见,没想到你们夫妻也来到了京城,莫非也是为了参加武道大会?尊夫呢?既然来了,何不现身相见?”

  闻言,徐秋娘又是咯咯一笑,声如黄莺说道:“你这个人既然听说过我们夫妻的大名,就该知道我们夫妻的脾气。我相公待会就到,你还是趁早走吧,免得我相公来了,见你直勾勾的看着我,打翻醋坛子,赏你几颗烈火神弹……”

  话音未落,只见那锦袍修士面露不耐烦之色,说道:“你们三个既然不动手,那我就动手了。”

  说完,伸手落在了腰间的七星剑柄之上,冷冷地望着方笑武,喝道:“方笑武,你今天遇到我,那是你的不幸,在我没有动手之前,你最好是自尽而亡,我若动手,定叫你神魂俱灭!”

  方笑武不认识这个家伙,心想这厮如果只是单纯为了天门楼而来,找的人应该是玄深大师才对,怎么会找到我的头上,难道他不是为了天门楼而来,与我有仇不成?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让我自尽?你不是为了天门楼来的么?”方笑武说出了心中的疑问。

  “哼,天门楼我当然想要,不过在得到天门楼之前,我要先杀了你,至于我为什么要杀你,你心里明白,如果你至死都不明白,那只能说你愚蠢之极。从现在起,我数六声,六声过后,你要是不自尽,我会一剑斩断你的脖子,然后……”

  “阿弥陀佛。”玄深老僧终于开口,合十道:“这位施主,老衲不知道你与方公子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不过你想找他报仇的话,需要多等一些时辰。”

  “老和尚!”锦袍修士冷声道:“你不要多管闲事,你若插手,我连你也一块儿宰了!”

  听了这话,徐秋娘突然笑了起来,像是听到了什么大笑话似的。

  “徐秋娘,你笑什么?”锦袍修士怒道。

  “我笑你这个人的眼力见儿也太低了,我徐秋娘虽然不认识这位大师,但这位大师既然是天音寺的高僧,实力之强,又岂是你能比肩的?你要杀他,那不是自找苦吃吗?”

  “找死!”

  锦袍修士自认修为高深,且又来自于大势力,目高一切惯了,从未被人如此讥笑过,当即面泛杀气,左掌隔空一劈,发出一道无形剑气,元力足足有五千亿之多!

  咣一声,当隐藏着五千亿元力的剑气逼近徐秋娘只剩下不到一尺之际,束在徐秋娘腰间的红色衣带陡然飘动起来,一道三色光芒从腰间投射出来,竟在一尺之内形成一种罡气,硬生生将剑气挡下。

  方笑武见了,虽然不知道徐秋娘用的是什么宝物,但知道那件宝物就藏在腰间的衣带中,不由心想:“这件宝物如此厉害,级别之高,恐怕绝不低于天级上品。”

  另一边,那锦袍修士没能奈何徐秋娘,面色一红,喝道:“徐秋娘,你当真要和我过不去!”

  徐秋娘伸手撩了撩头发,笑道:“话不能这么说,是你先动手的。我要是没有看错的话,你腰间的那把宝剑,应该就是天权神剑吧。”

  方笑武见了,虽然不知道徐秋娘用的是什么宝物,但知道那件宝物就藏在腰间的衣带中,不由心想:“这件宝物如此厉害,级别之高,恐怕绝不低于天级上品。”

  另一边,那锦袍修士没能奈何徐秋娘,面色一红,喝道:“徐秋娘,你当真要和我过不去!”

  徐秋娘伸手撩了撩头发,澳门赌博网站:笑道:“话不能这么说,是你先动手的。我要是没有看错的话,你腰间的那把宝剑,应该就是天权神剑吧。”